孙李

@sunli

木野狐(六)

与吴智旻的巧遇影响了我对围棋的看法,从那以后我开始关注职业围棋。喜欢一项活动,继而关注其职业赛事,这似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喜欢足球的人当然会看世界杯,喜欢篮球的人当然会看NBA,喜欢星际争霸、英雄联盟的玩家也热衷于电子竞技直播。然而围棋就不同了。

木野狐(五)

有一天下午我去棋社,见到一位亚洲青年正在「多面打」,一个人和五个人同时对奕,旁边有二十来号人围观。跟他下棋的这五个人都算是棋社里的高手了,包括吉约姆在内。我好奇这是哪里来的高人,这么大的阵仗。旁边的人告诉我这人叫「胡志明」,以前是韩国棋院的院生。

木野狐(四)

在吉约姆的帮助下,我的棋力逐步上升。和吉约姆下棋,从一开始的让九子,到后面减到让四子。这期间我参加了三次锦标赛,一次在本地,两次在外地。法国下围棋的人太少,单个城市组织不起成规模的比赛,每次锦标赛都会邀请全国各地的棋手。加上本地棋社还要分出人手去负责赛场工作,所以比赛中外地棋手总是占多数。

木野狐(三)

我很快就成了棋社的常客。每一种活动都会吸引特定的人群;围棋在法国是非常小众的游戏,棋手尤其具有显著特点。围棋古老,抽象,来自遥远的异国文化,每一样属性都会令主流人群望而却步,也会对一小部分人产生强烈的吸引力。我在棋社遇到的人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策略游戏爱好者,喜欢动脑,基本都下...

木野狐(二)

我自知不懂围棋,并没有真的想去棋社。不过这次经历还是让我对围棋产生了一些兴趣,重新学起了围棋。我安装好围棋软件,注册了最低等级的新手帐号,在网络服务器下棋。一开始遇到的都是一窍不通的纯新手,轻松地赢了几盘。随着赢棋等级上升,我三脚猫的功夫就应付不过来了,接连惨败。

木野狐(一)

新年新连载,请多多支持

业余书评人的自白

对于爱读书的人,书评几乎是一种必需品。这世上的书早已多到无穷无尽,每年又有海量新书,即使是万分之一也够读几辈子了。为了不浪费时间、捡选出合适的书来读,自然需要参考别人的意见。而且人又往往有社交的需求,读完了一本书,也想听听别人怎么评价。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我过上了「大门不出,...

思想实验报告:读格雷格·伊根的《祈祷之海》

格雷格·伊根是澳大利亚著名科幻作家,他在2019年出了一本自选短篇集,囊括了三十年间的代表作品。由于篇幅太长,这套书在国内分成三册出版,《祈祷之海》是第一册,包括八个短篇。这本书是标准的硬科幻,题材包括数学、物理、生物、医疗、人工智能等等。

观鸟奇遇记:读乔纳森·斯拉特的《远东冰原上的猫头鹰》

乔纳森·斯拉特是一位鸟类学家,作为博士学位课题,他从2006到2010年在俄罗斯从事毛腿渔鸮研究项目,这本书是他的研究记录。虽然归类为科普书籍,这本书更像是冒险游记,包含了引人入胜的荒野探险、描绘自然风光的优美散文,还有数不胜数、妙趣横生的奇闻异事,是一本不可错过的好书。

大龄棋童

我在快要三十岁的时候,身处异国他乡,突然学起围棋来了。不下棋的朋友可能对这个年龄没什么概念,我稍微解释几句。围棋和乐器戏曲一样讲究幼功,四五岁起步,等到十岁就算晚了。棋手的职业生涯从十几岁开始,到了三十岁基本离开一线,准备退役了。也就是说在别人告别棋坛的年纪,我刚开始摸棋子。

日内瓦湖之旅

这次去参观日内瓦湖,是我第一次说走就走的出国旅行,事前没做什么规划,出门时甚至忘了带护照,半路上折回家里去取。因为从里昂到日内瓦不过一百多公里、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实在没有出国的感觉。而且日内瓦湖南北分属法瑞两国,较起真来只算是半场出国旅行。

历史的趣味:读吕思勉的《三国史话》

得益于《三国演义》的流行,人们对三国时代最熟悉不过。即便是「不知汉祖唐宗是哪一朝皇帝」的人,说起三国来也不至于荒谬绝伦,最起码总知道刘关张、诸葛亮,听说过桃园结义、三顾茅庐。但是《三国演义》七实三虚,倒底哪里实,哪里虚,恐怕并非所有人都能搞清楚。

在布鲁日

第一次听说布鲁日,还是因为电影《杀手没有假期》。这是一部很好玩的黑色幽默电影,一个年轻杀手在任务中误杀儿童,深陷内疚,杀手组织头目安排他到布鲁日「度假」,闹出一连串笑话。十多年后,我终于来到了布鲁日。布鲁日是一座水城,号称北方的威尼斯。外围环绕着护城河,城内运河交错。

在西方的凝视下:读王向远的《东方文学史通论》

说来惭愧,身为亚洲人,我对中日以外的亚洲文学认知相当肤浅。你要问我伊朗、哈萨克斯坦、蒙古有哪些文学家,我完全答不上来。与此同时,欧洲文学我倒读了不少。姑且不说英法德俄这些大国,挪威、捷克、波兰的小说我也都读过几本。仔细反思一下,这莫不是欧洲中心主义作祟?

同事猝死,工作照旧

周一早上人事紧急通知全公司开会,我当时就猜测有坏消息,没想到是一个小组的同事去世了。他周末参加长跑,中途心脏骤停,急救无效。他跟我年龄相仿,来公司三年了,人缘很好,工作非常努力,经常出差四处奔波,年初刚升职。当天大家都表示哀悼,说了正确的场面话。

文人意淫:读刘鹗的《老残游记》

《老残游记》这本书,读过的人未必很多,可是大家一般都听说过。这一是因为鲁迅将其归类为晚清谴责小说的代表,与《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和《孽海花》并称为「四大谴责小说」;二是因为国内中学语文课本从中节选了一段王小玉说书,所以都有印象。

懒人的旅行哲学

我曾经很不喜欢旅行,最主要的原因是:懒。听说梁朝伟会心血来潮飞到伦敦,只为了在广场上喂鸽子。如此潇洒的旅行,我们这些凡人只有羡慕的份。普通人的旅行是辛苦的,精打细算的:提前几个月订好便宜的机票和旅馆,把每天的行程安排满,要玩的要买的一项项列好,一个小时也舍不得浪费;在异国他乡暴走几天,搞得身心俱疲,比上班还累。

谈美剧:流媒体时代,冷门老剧

出国之后,生活变得忙碌起来。加上之前看的太多,我对美剧的兴趣逐渐变淡。从客观的角度来讲,说现在是美剧的黄金时代也不为过。Netflix崛起,展开新的一波原创剧热潮。凯文·史派西、马修·麦康纳这样的好莱坞顶级巨星居然也开始演起电视剧来。可是真正能激起我兴趣的剧集却越来越少。

谈美剧:HBO,Showtime,AMC

吐槽完了《迷失》,接着谈我大学时的追剧经历。如果要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就是有线台。虽然我也有看《傲骨贤妻》《生活大爆炸》《摩登家庭》《欢乐合唱团》这些公共台节目,但我看的最多、评价最高的几乎都是有线台自制的电视剧。美国的有线电视台,比如HBO、Showtime、AMC等等,都是收费观看的,靠优质节目吸引观众订阅。

谈美剧:越狱,超能英雄,老友记,迷失

好莱坞电影已经占领全球好久了,而美剧在世界范围广泛流行恐怕只是最近十来年的事,起码在中国是这样的。没有人会不偏好自己熟悉的文化,尤其是影视这种通俗文化,喜欢国产是很自然的事。美国电影那么成功,主要还是靠技术的领先,硬生生把各国本地电影打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