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孙李

野生网络作家。主要写散文随笔和文艺评论,偶尔写小说。

木野狐(一)

新年新连载,请多多支持

某年春节,当地华人社区举办庆祝活动,我被邀去帮忙。那时我刚搬到新城市,不认识几个朋友,所以对这种邀约来者不拒,立即就答应了。这里的华人不太多,唐人街真的只是几条街而已,开着一些中餐厅和亚洲超市。可想而知,这里并没有资源搞什么大型活动。为了热闹些,面子上过得去,只要是和中国沾边的东西就都尽量安排上。我负责摆一个小摊,教路人下象棋。说句实在的,我不知多少年没碰过象棋了,是个纯粹的臭棋瘘子。工作人员倒是对此一点都不在意,说无论棋下得好坏,应付外国人总该绰绰有余。

我上午十点过去,街道两旁已经摆起了卖小吃、饰品玩具、春联字画的摊位。我找到工作人员,没成想他居然忘了带象棋来。我猜亚洲超市里没准有象棋,可是连问了几家店都没有,只好作罢。我前一晚还为讲解象棋规则特意查了词典,背了一串单词,现在都用不上了。后来工作人员说还有一个围棋摊位,不如去那里帮忙。我想着来都来了,就去那边看看吧。

拐过一个街角,不远处就看到一条长桌,桌上摆着两张折叠式的便携围棋棋盘。一个青年正摆弄着棋子,给路人讲解。他的面相很和善,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上去很年轻。他很有热情,讲起话来滔滔不绝,耐心地解答问题。路人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礼貌道谢后就走开了。

谈起象棋我还能自称臭棋瘘子,至少「棋臭瘾大」沉迷过一段时间;而我的围棋水平还不如臭棋瘘子,小学课外活动时学过一点点就半途而废,只知道规则和「两眼活棋」「金角银边草肚皮」等简单的常识而已,勉强算是会下。真没想到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居然遇到外国人在街边教围棋。我走上前去跟他搭话,简单自我介绍,说明了来意。他告诉我他叫吉约姆,很欢迎我来帮忙。

一开始街上游客比较少,中午时终于热闹起来,我们这个小棋摊也有不少人光顾,我只好硬起头皮来给游客介绍围棋。多数人从没听说过围棋,问我这是不是跟跳棋、黑白棋差不多。偶尔有人在动漫里见过围棋,以为这是起源于日本的游戏,令我苦笑。大部分人看两眼就走了,只有少数人有兴趣学棋。

围棋是一种奇特的游戏,它的基本规则很简单,四五岁的小孩子也能学会,不过是数气、吃子、打劫这几样,黑先白后轮流下子,最后数一数谁围的地盘大谁就赢了。可是由此衍生出来的变化无可计数,有千古无同局的说法。正如记住几条公式不等于学会了数学,只知道规则也不等于会下围棋。如果不下一番功夫,连围棋的乐趣都体会不出来。想在街边花一刻钟学会围棋,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我自己的水平已经很有限,还要教别人,实在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尴尬事。好在也没几个游客跟我较真,简单介绍几句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好奇心。有位满脸胡子的大叔看样子是喝醉了,连规则都没听仔细就非要跟我下棋,我把他的棋子吃光了他还没弄明白输赢。我讲话讲到口干舌燥,难免开始有些不耐烦,而旁边的吉约姆却依然热情满满。

下午春节表演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去看表演了,这份苦差事总算告一段落。街尾有一片空地,搭建了小舞台,供艺人唱歌跳舞。表演水平差强人意,中途还上来一群老太太打太极拳。我从来不知道庆祝春节要打太极,这些外国人倒是看得很开心。

表演一结束,游客就陆陆续续离开了,我也开始帮吉约姆收拾摊位。我们回程是同一个方向,吉约姆非常健谈,一路上说个不停。他在学生时代爱看动画《棋魂》,随后自学围棋,已经有超过十年的棋龄了。他告诉我当地有家围棋社,这次的棋具就是从那里借的。他跟我交换了手机号码,邀请我加入棋社,临别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来。

木野狐(一)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