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孙李

野生网络作家。主要写散文随笔和文艺评论,偶尔写小说。

木野狐(五)

有一天下午我去棋社,见到一位亚洲青年正在「多面打」,一个人和五个人同时对奕,旁边有二十来号人围观。跟他下棋的这五个人都算是棋社里的高手了,包括吉约姆在内。我好奇这是哪里来的高人,这么大的阵仗。旁边的人告诉我这人叫「胡志明」,以前是韩国棋院的院生。

胡志明?这个名字也太胡扯了吧!我暂且把心中疑问放在一边,观察这几盘棋。五盘棋明显都是让子棋,我数了数棋盘上黑白子,最多的一盘让六子,最少的是吉约姆这盘让三子。韩国青年气定神闲,走到每盘棋前只随便看两眼就飞速落子。桌子对面的五个人则眉头紧皱,冥思苦想。我虽然水平有限,也能看出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了。不到半个小时,这五个人陆续投子认负了。

五盘棋下完,原本安静的棋社一下子沸腾起来了,七嘴八舌讨论起来。韩国青年不太会讲法语,用英语点评了这几盘棋。他夸对手们其实下得不错,只是某几处下错了。随后他邀请有兴趣的棋手再下一轮让子棋,要让几子都可以。棋社里自然有不少人跃跃欲试,很快又凑齐了五个人。这几个人水平更不济,不出意外全部脆败。之后吉约姆又上场两次,先被让四子,后面又被让到五子,两盘棋都输了。这时大家早就明白了韩国青年的实力,和他下棋等于是免费的指导棋,输了也不丢人。但是吉约姆遇到这样的惨败,免不了有些情绪上的起伏,下到最后激动到涨红了脸,晚上聚餐也没一起去。

下完四轮棋已经是晚上了。出了棋社步行十来分钟就有家韩国餐厅,七八个人陪同韩国青年一起去那里吃了石锅拌饭。饭桌上闲聊,我问起韩国青年他的名字汉字怎么写,他借了支笔在餐巾纸上规规整整地写下「吴智旻」三个字,这才解除了我的疑惑。我对韩国职业围棋体制所知甚少,就询问起他的经历来。他似乎很想抒发心中苦闷,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

韩国很流行下围棋。从曹薰铉到李昌镐再到李世石,韩国顶尖棋手连续三代称霸世界棋坛,直到最近几年中国才逐渐有了反超之势,而日本已经在三国中垫底好多年了。社会文化的熏陶,再加上「下围棋会让小孩便聪明」的想法,让韩国出现了一大批棋童,吴智旻正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五岁开始学棋,很早就表现出了围棋上的才气,十岁就拿了地区比赛冠军。父母对他给予厚望,不惜费用把他送进了首尔著名的围棋道场。几年后他通过院生选拔赛,考进了韩国棋院。韩国棋院有一百多名院生,这些院生是职业棋手候选人,每年只有个位数的院生能通过定段赛成为职业棋手,竞争非常激烈。他连续三年没考上职业棋手,最后黯然放弃。

吴智旻提起定段赛的失意,好像当年的心酸又回来了。从小被家人当成神童的他,一路顺风顺水,却无奈通不过最后一关,每次都只差一点败下阵来。他当初身边的朋友已经成了职业棋手,是韩国体育新闻的焦点人物,朋友的耀眼更加剧了他的挫折感。曾经的伙伴跃过龙门成了天上的飞龙,而他只是「蟠螭」,是成不了龙的蛇怪。

院生毕业后他面临非常艰难的处境。他的整个青春都投入到围棋上了,围棋之外一无所有,没有学历也没有工作经验,不知道前途在哪里。幸亏家里送他到法国留学,有了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他住在邻市,这次是和朋友一起过来玩,路过棋社就一时技痒,露了一手本事。他考虑过能不能在法国教围棋,可惜法国的围棋环境不好,他的法语也不熟练,将来还要回国服兵役,思前想后还是作罢。

听完吴智旻的故事,我明白他在围棋上赌过人生。虽然最终失败了,可他的围棋境界是我们这些普通业余棋手永远无法触碰到的。

木野狐(五)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