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或至我的個人網站: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e-mail:[email protected]

富人的視角,沒有意外的人性——《魷魚遊戲》

(edited)

說穿了,《魷魚遊戲》就是災難電影中人性中邪惡和光明集大成的電視劇,差別就在於這場災難中沒有「富有的人」,也就沒有那種:富有的人終於明白「不是有錢就有鬼能幫你推磨」的戲碼!更沒有那種:人性總是可以戰勝利誘選擇往正義那方站去的橋段。

有的多半是富人的視角,看著手上的籌碼要走到哪一個關卡?操弄著「沒有錢」的人性,揣想著所有「窮酸」的極致,表現著旁觀他人的窮苦,代替他們向世界呼喊著「有錢,人生就可以改變」,再將所有能夠彰顯但卻了無新意的人性在遊戲裡展現,以為這樣就能完整這個為了搶奪生存權的遊戲。

關於搶奪生存權的情節不論在故事中還是在現實裡,總是不出意外的有那幾項:為了活下去無所不用其極,讓出那個機會給機率大的人活著,中途臨陣脫逃直接放棄不求生的,永恆死不了而一直戰鬥的,若是英雄故事可能就出現一個英雄讓所有可以留下的人全部留下⋯⋯

《魷魚遊戲》沒有英雄,也只有最後那個勝利者才能獲得活下去的機會,這個條件設定讓參賽者都可能面臨自己活下去還是另一個跟自己友好的人繼續活著的抉擇!而這個遊戲背後富人的賭注,成為這個故事最可惜不該出現的視角。

假如沒有那些富人的賭注,這個遊戲精采絕倫,即使那些人性的邪惡和光明都如此的陳腔濫調,都不致於讓這個對人性抽絲剝繭的劇情讓人感到做作;直到富人的視角從旁切入後,整部劇集便流於旁觀他人窮苦的戲謔,好像所有的窮困都真的能倚賴金錢解決,那些藏在「求生」背後的金錢賭注,卻實實在在呈現富人的訕笑。

在一場是災難又不是災難的疫情中觀看這部劇集,更深刻的突顯了許多不會被編寫進故事的人性:或許沒有太多人是能有效地成功對抗什麼,不論家財萬貫或是貧窮困苦,人好像還是會被種種的現實推向前去;更可能的是大部分人無法思考「如何生存」,而更多時候思考「如何活著」。

看到末了,怎麼也無法像風潮般的著迷這部劇集。

更像是看著打著遊戲機的玩家,在一場game裡,選了哪些角色、配給了哪些資源,開啟了遊戲中遊戲的按扭,再硬生生地看著手中的籌碼,一一在槍響後死去,或是在分配組合時沒算準而落敗。有些玩家覺得血淋淋而刪除了遊戲,而有些玩家沉迷便玩到最後。

遊戲中的錢不是錢、命也不是真的命,只要一再地重新組織,總能過關斬將。至於那些在劇 中看似現實裡的貧與富、爭奪與禮讓,以及那些沒有意外的人性,都粗糙地掩進這個精緻的戲劇製作中。

好萊塢擅長創造英雄及美好的故事情節,韓國的電影電視要不就走好萊塢的路線,在某些人性的轉角綻放了人性的光輝,或者一貫用韓國毫不掩飾激情、痛苦、瘋狂、殺戮⋯⋯展現著「有些事不需要撇過頭去」的必須直視。

而《魷魚遊戲》,若從「真的會發生」的真實角度看去,是富人的戲謔,若以「遊戲」看待,那便是一部「沉迷遊戲」的玩家的一場遊戲一場夢!在放下手中的操控鍵時,也許才能發現「人性」並不那麼單薄地對金錢趨之若鶩,或是真的對求生都那麼強烈的追求,更有可能的是即便大把鈔票放在那些為錢辛勞一世的人眼前,依然沒有求生的意念!

《魷魚遊戲》(오징어 게임)/2021

導演/編劇:黃東赫

主演:李政宰、朴海秀、吳永洙、魏嘏雋、鄭好娟、許成泰、金姝怜、阿努潘·崔帕西、劉星柱、李瑜美

圖片來源:Netfilx《魷魚遊戲》頁面截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魷魚遊戲 (Squid Game)

鱿鱼游戏观后感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