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或至我的個人網站: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e-mail:[email protected]

跟媽媽一起吃早餐

(edited)
回想起來那時與母親徒步在學校附近一起吃早餐的日子,也許不是如當時的我所想,她是讓我不要有任何機會在上學的路上走偏了,可能更是讓自己身邊有個人陪,不論是我陪她或她陪我!

回想起來那時與母親徒步在學校附近一起吃早餐的日子,也許不是如當時的我所想,她是讓我不要有任何機會在上學的路上走偏了,可能更是讓自己身邊有個人陪,不論是我陪她或她陪我!

我像母親,獨來獨往的性格像極了母親,即使與其他人相約出門,都是直接約目的地,甚少先約碰面再一起前往。但比起母親,我必須在更自在的狀態中等我想等的人,或者在沒有催促的壓力中讓別人等待,關於這些等或被等的事,形成我的社交活動匱乏,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幹那些孤獨指數爆表的事。

父親離家後,我有幾段時日與母親獨處。

那是青少年時期,母親總怕我沒有姊姊待在身邊盯著,跟其他孩子成群結黨、胡作非為,而緊盯著我的一舉一動,希望在我踏上岔路前可以即時將我拉回正軌。母親也許要在非常久以後,才發現我怎麼總是一個人?她應該擔心我「沒有社交」這件事,而不該擔心我會有什麼帶我偏離軌道的朋友!

母親總是帶著我出門吃早餐,或者沒有空一起吃早餐的時候,她會帶我到賣早餐的攤車旁讓我挑選我要的飯糰、三明治、小熱狗、饅頭夾蛋⋯⋯加上咖啡牛奶或奶茶,再看著我拎著早餐走進校門,她才會轉身再慢步回家。

若有空或是母親自己想吃什麼,我倆會走去家與學校附近的海產粥、乾麵店,坐下來點一碗粥或麵,有時母親會問我要不要多加什麼?我便會加顆滷蛋、貢丸,或者母親見我平日都不吃青菜,便又加了一些葉菜類,看著我好好把它們吃完。

父親離家後,家庭聯絡簿需要給母親過目,那些需要家長簽名的成績單、通知書,也總是需要經由母親畫押交回學校,有時成績太差或是什麼不想讓母親知道的事,我總是央求姊姊假冒家長幫我簽名。姊姊那會兒住校,有些拿不出手給母親簽名的通知,便在那些一起吃早餐的餐桌上,在母親還保持著和顏悅色的神情中,悄悄地從書包中抽出,在吃完最後一口、母親起身結帳時,將它們拿出書包放到桌上,待母親結完帳再推到她的面前。

母親不罵人,她只要臉色一沉,就能讓我嚇得不知所措,等著時間像靜止一般,心裡想著:「欸妳快點簽一簽啦!快點啦!」我不敢抬頭看她,有時她會用著威嚇、脅迫的語氣回應我快要貼到桌面上的臉。母親的嚴厲或是不知怎麼表達她的期待,總教我感覺世界快要毀滅般的喘不過氣,那些等待的時間凝固在那,直到母親願意提起筆,在那不光采的通知簽上名。

若是遇到「需要繳錢」的通知,母親的臉便會換上另一張表情。我喘不過氣的毀滅,隨即從她臉中浮出,而我得小心翼翼地從她手上接過那些補習費、班費、參考書錢,還有那些學校永遠有名目、全班總是需要一起做同一件事要付的⋯⋯我從母親手中抽走的不只是錢,更是在她身上的經濟缺口再挖出一個洞,而那洞好像永遠都填不滿似的!

除了不喜歡等人相約或因為一起做同一件事而被催促以外,我不特別討厭「旁邊有人」跟著。那個青少年時期「被媽媽跟著一起吃早餐、買早餐」好像特別是同儕裡會拿來玩笑話的捉弄?但我不曾因為我跟在母親後面像個長不大的小孩,或是母親跟在我身後好像我總是會犯錯般,而跟母親說:「我不想跟妳一起吃早餐。」「妳可不可給我錢讓我自己買。」「妳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到我走進去學校!」

被責備時心裡不舒服,我便走得比母親快,將她拋在身後;被責備時心裡委屈,我則走在母親身後,讓她一個人氣噗噗地大步邁前,我低頭跟在她身後。直到母親終於發現「一起吃早餐」再也不是為了她的擔憂,擔憂我走偏、擔憂我錢亂花不吃飯⋯⋯她便沒有日日盯著我出門、吃早餐或買早餐後進校門。

上了高中,姊姊從住校變成了去外地實習,我又有機會與母親一起獨處,那時我也不在離家隔壁的國中上學,換騎單車騎上一段不算遠的路程。

我會在天剛亮的早晨,做很醜沒有賣相的三明治給母親和自己當早餐。但我們沒有在一起吃,而是我做好放在鍋裡保溫。有時我貪吃學校大門對面阿姨賣的便當,便會趕在便當阿姨剛擺攤時,買下一個豐盛的便當當早餐吃(別人的午餐我都第一節下課就吃完XDDD)或有時我跟母親說:「明天沒麵包了,我要去吃學校旁邊的饅頭夾蛋,不幫妳弄了。」

成年以後,慢慢地我們與母親便甚少再一起出門逛街、吃飯,僅只有與母親一起回娘家或剛好親友聚會(我也想去時)偶爾出席。起初母親還是會要求我參與各大「我應該要露臉」的聚會,漸漸地她終於發現「啊!這孩子一個人可能會舒服一點。」才不那麼感到像是被孩子拋在身後的失落。

母親中老年以後,對於「一起出門」這件事,有著莫大難以撼動的可能。我們都習慣用自己的方式過自己的生活,我們天天都在一起,真要一起出門,可能要剛好天時地利人合(XDDDD)我們也不勉強對方,只是哪日突然想起:「欸,要不要一起吃早餐。」母親可能會百般猶豫,先是說了好,但進行到一半又說想回家了。

或者,母親對於「要不要一起」經常的回答都是:「不要。」只有在她想要有人陪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時,你得在她身旁問她:「妳會想要我陪妳嗎?」「我陪妳去好嗎?」

她會露出安心的表情說:「好。」

其實。母愛系列

P.S
標寫媽媽,內文寫母親,也沒有為什麼,就,我開心XDDDD。認真來說如果以這個系列,標應該只會有「早餐」。

搬離家三年至今,親友問我:「你真天天回家吃飯啊!」好像這事多不可思議似的?是啊!我回家吃飯是為了給我媽看我一眼啊!(我也每天回家看她一眼。)

圖:20130427沒有名字的小攤,Canon EOSM。這好像是某日與朋友相約一起吃的早餐,因為朋友們老覺得我早餐吃的奇奇怪怪的。改天是否應該寫個〈我的早餐才不是你的美而美或永和豆漿〉XDDD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無法下班的阿線的下班創作

Sunline

「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其實主旨在一件事:我竭盡所能把我的才能與熱愛變成錢! 講起來銅臭得要命。但每一件「我會」的事,全部都是我全心全意、真心真意的熱愛。我把我的愛變成錢而已。

5159
CC BY-NC-ND 2.0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