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或至我的個人網站: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e-mail:[email protected]

內在孤島的隱喻/《無人島的Diva》(무인도의 디바)

《無人島的Diva》的劇本很好:活下去的力氣就是想辦法轉移「活著很無趣」的念頭;對未來很恐懼、害怕就先過好現在;要用盡所有的努力,慢慢就會長出自信;不要問什麼時候會實現自己所期盼,只要你相信就會實現;在需要被愛的時候,要相信自己也能被愛!能愛人的時候,不要害怕因愛而受傷害!

以家暴作為劇的開頭,那兩個跟其他人活在不同世界的孩子,人生沒有夏季,永遠都在冬季裡,也像他們當下的人生,一直都活在沒有溫度的宇宙,徐木河用陽光般的笑容面對、鄭基浩用盡全力的想逃,直到他們發現了對方的祕密,才曉得原來人的內心裡那種不可告人,像待在孤島沒有人懂的心情,卻在世界另一個角落也有跟自己相同心情的人。

起初,看著徐木河和鄭基浩被父親的家暴,應該會歪頭想:「呃!這不是一部看起來應該要很陽光燦爛、勵志的故事嗎?」怎麼會充滿那麼難以下嚥也無法直視的家暴?

「家暴」只是個引子,毫不保留讓兩個父親將自己的軟弱、無力全都以暴力落在自己的孩子上,但好像也真的需要這麼暴力,才能迫使孩子們起身逃跑,徐木河和鄭基浩是即使害怕也要奮力一戰的少年,兩個父親則是中年們(包括尹蘭珠)被現實磨到無法再起身的象徵。

「無人島」是種內心孤單、無助、不知未來茫茫何去從的隱喻,也是讓「未來」的未來產生的恐懼過分壓垮了內在;若從現實面去看這種「怎麼可能」會發生的戲劇化,或許就會把它當成一個「美好的童話故事」來看!若能跟著劇本的節奏走,會慢慢地發現以這是個用無人島形容人在絕望的時候,不斷被擊垮再重新站起來的情境,每一次都可以再撐一下下,用盡身上所有的力氣,再跟那些讓自己感到絕望的事情奮戰下去,雖然不知道「接下來呢!」但總會慢慢走往下一個階段,只要再撐個五分鐘、五小時,再往下撐就可以了!

劇中幾個角色都以徐木河這個從無人島生還回到現實的人為中心互相呼應著。像徐木河這樣待在無人島十五年還能奇蹟獲救,似乎很多事都沒有「不可能」,就像那句浩基的媽媽說的:「迫切地期盼,總有一天會以從未想過的方式實現/간절하게 바라면 언젠가 어떻게든 이뤄진다 생각하지 못한 방식으로」。

劇情從兩個被家暴的孩子開始,這兩個人卻是全劇裡最堅定意志的人,一個不放棄尋找,一個不放棄逐夢,他們似乎擁有了這世界最正向的能量,那也是經過很長很長的時間堅持才會明白的事,像是我們經常被提醒要計劃未來、要能替未來想想⋯⋯卻很少有人鼓勵我們「把現在過好」朝自己所期盼的方式前進,你也許不會知道未來會不會實現什麼,也絕對不會在哪一日偶然地出現美好的結果,而會以自己的付出走向必然的位置,即使是以「從未想過」的方式。

如果生而為人總是會有軟弱或感到絕望的時刻,除了需要不斷不斷在內心替自己留下下一個五分鐘,或懷抱總有一天會實現的迫切期盼之外,最需要的還是像木河與遇學一起吃飯的那種「不讓你落單」的陪伴!

更像尹蘭珠最後說的那段描述徐木河,也像她在對自己說的話:人活在世界上,慢慢能體會到,有些人會因為別人的不幸感到開心,會學到有些人會很嫉妒他人的成功,因為當人生變得不堪的時候,他們並不想承認問題發生在自己身上,所以會責怪他人,想把他們一起拉下水,因為那比較容易;人真的很難全心全意替自己以外的人加油,更難得的是不計較得失,不會感到嫉妒,真心替他人的幸福感到開心!

要說那是徐木河待在無人島十五年後而有的豁達?還是她對尹蘭珠粉絲般死忠的熱愛嗎?都是人很難得的樣貌,更是很難相信「這世界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進而不相信有誰會真心衷心祝福他人的幸福,然後不斷懷疑自己!

《無人島的Diva》的劇本很好:活下去的力氣就是想辦法轉移「活著很無趣」的念頭;對未來很恐懼、害怕就先過好現在;要用盡所有的努力,慢慢就會長出自信;不要問什麼時候會實現自己所期盼,只要你相信就會實現;在需要被愛的時候,要相信自己也能被愛!能愛人的時候,不要害怕因愛而受傷害!

朴恩斌的歌聲也太好!是我少數在還沒有全部更新完就打開來看的劇,剛好趕上最後兩集播完。

《無人島的Diva》(무인도의 디바)/2023
編劇:朴惠蓮
導演:吳忠煥
主演:朴恩斌、金孝珍、蔡鍾協、車學沇、金柱憲、李蕊、文佑鎮

圖片來源:《無人島的Diva》tvN官方網站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