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line
Sunline

換日線。台灣高雄人。二十歲後流浪到台北工作七年後回高雄定居至今。從事接案工作十餘年。大多數時間從事的事都跟書和出版社有關。更多內容請看置頂關於我,或至我的個人網站:https://www.sunlinedesign.com.tw/,e-mail:[email protected]

與父母像朋友一樣相處?就會無所不談?

不要勉強想跟長輩成為朋友或無所不談!那需要彼此都要能夠先把對方放在對等的位置上。而我想,我與母親在我十歲那年一夜長大後,我就與她平起平坐了吧!

我的父親不在了,即使在,他也不在我身邊,所以我無法知道後來的我會用什麼形態與他相處。倒是母親,有回剪頭髮時,年紀小我十來歲的髮型設計師聽我與她閒聊我與母親的對話,她驚訝地問:「你都這樣跟你媽媽說話喔!我不敢!」

忘記是說什麼事了,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不是每個孩子會那樣與母親對話。

當有人提起:好好喔,我也想像你一樣跟媽媽/爸爸像朋友一樣無所不談。

我第一個念頭是:「朋友」應該是什麼樣的方式相處(其實我沒什麼朋友,沒什麼實體的朋友,我也懶得交,其實。)我也很少跟朋友無所不談!(能遇到無所不談的朋友很少耶!)再者我也沒有跟母親無所不談,應該是只談雙方想說而對方也願意聽的那些內容,絕大多數除了「用寫的」我很少開口跟別人談論我自己的事,頂多在年紀尚小時,會跟同學抱怨學校、父母(也許連說嘴同學都不會,我討厭進入小圈圈,也討厭為了人際關係傷神。)

也許是「文字」的關係,可以寫出與家人之間如何的感情良好,或寫得讓人覺得我連番抱怨且不長進地總是覺得家人不好,而讓人誤以為我與母親無所不談,或讓人時時刻刻覺得我是媽寶(人滿有趣的,正面看待他人與家人的關係好,有些人覺得「你跟你媽感情真好」,而有些則是會用那種「你都幾歲了還媽媽長媽媽短」的方式鄙視!)

但的確,我與母親確實不像媽媽與孩子,卻並非因為父親在我十歲離家,所以我扮演起父親、兄長、處理家中許多沒人要處理的事,而讓我成為一個不像孩子的孩子,而能與母親像朋友般的平起平坐。

說起「與長輩混在一起」在我的生命經驗裡一直都不是奇怪的事,或者跟我從小融入不了同齡同學/朋友的世界有關,特別是我不太能一窩蜂的從眾,同學喜歡什麼就跟著喜歡、朋友討厭什麼就一起圍剿、誰有什麼我就一定要有什麼⋯⋯我特別奇怪地玩別人不玩的東西、聽別人不聽的音樂、關心沒有人關心的社會事件(十歲聽天安門上發生什麼事應該算怪人吧!)我總是會問出連大人都沒有辦法回答我或直接腦羞成怒的為什麼!

但意外幸運的是:跟大多數人想像的不一樣!可能因為我真的都問出了那種連大人心裡都想知道「為什麼」的問題(我也不太害怕被笑或是被罵)所以大部分的時候,我與比我年長的許多的長輩(我的父母輩)相處得還不錯,這應該是讓我從小就很清楚「長輩」只是「比自己年紀大一點的人」的原因,也可能是造成我後來沒有「長幼有序」的觀念吧!

孩子的時候,因為不懂所以會問出成千上萬奇怪的問題,當然我們也會遇到成千上萬的長輩跟你說:「小孩子問題那麼多!聽就好,照我說的去做就好!」我生性是那種需要「邏輯」來說服的孩子,你要規定我,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你要我幹嘛,你必須有合理的解釋!一旦你說服我,我就會乖巧的聽話,但你不能說服我,而我的作法又能完成我應該做的、必須做的,那你就不能要求我「一定要」~~~(年紀大一點之後的我,這樣的性格就變成愛說教了XDDDDD)

這樣在大人眼中看似叛逆的性格,雖也遭來有些老師找麻煩,但多半在沒有過分無禮且「合情合理」的狀態下,其實獲得不少大人的⋯⋯合理對待!甚至是與師長建立起「朋友般」忘年之交的情感!但是在同儕間真的交不到朋友,同學只覺得「你都跟老師比較好,我不要跟你好」或有時常常請你去關說老師XDDDD(服儀不要扣點、寒流可不可以不穿裙子、暑假可不可以穿便服⋯⋯後面兩點我會去講啦,自己的服儀自己顧謝謝!)

我的確跟年長我十來歲、二十來歲的「長輩」比較能夠交談(不說教、不老頑固的那些),我覺得大人的腦子裡,永遠有比我有智慧的那一塊,是某種我想追求的未來!從十來歲在人群裡尋找嚮往自己的二十、三十,到三十幾歲望著當時六、七十歲的忘年老友,或是在職場上遇到從容不迫的前輩,全都是我對自己未來的想像!

*當然,若是遇上那些總是喜歡為你好又說不出個所以然、總是端出自己是長輩而要你卑躬屈膝的人,還是得換回青少年的叛逆與這樣的人辯駁一番!

相較於同齡的同儕,我與大部分人的關係都是疏離的!疏離到我的存在可有可無!在長成中年人之後,可能也更清楚「年齡」或「既定的關係」其實並不阻礙人與人之間的往來!人跟人之間需要的是真誠以待,不預設立場地認為「年紀大一定怎麼樣的頑固難懂」、不先入為主的認為「你年輕你一定不懂!」

不要害怕被看破手腳、不要擔心任何一個世代自己跟不上或不能懂、不要覺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那個覺得活著的時候困擾最多自己是最辛苦的那一代、不要總是把別人隔在心的外面而覺得都是你不懂、不要企圖改變任何人對人生的態度、不要強迫別人理解你的困難、不要立場明明不一樣硬要別人都聽自己的⋯⋯

我與母親,從來不是「朋友關係」也從未「無所不談」,更經常是在某一個瞬間我會是「兄長」的模樣,或是常常「不說也罷」的安靜,安靜的只是我們有一層血緣關係!或有時只是我在書寫的時候,在我心底的那份溫柔,將那樣的關係,書寫得像是有著絕對的緊密!或說是這樣書寫出來的關係讓人感到親密而已!

後來我曾想過,也許是因為與我同齡的人的人生跟我過得都差不多,所以我覺得不是很有趣,所以我有不少朋友都年長我許多(我喜歡探究他們曾經有過的生活)就連談個戀愛或喜歡的人也都是跟年紀比我大的人談戀愛,意外地跟一個比我小十歲的人談完戀愛後,才發現我就是這麼喜歡不一樣世界的人!(沒特別愛同溫層XDDD,一模一樣的思想讓我害怕。)

與長輩或母親像朋友一樣,也許是我某種與生俱來的能力,我很喜歡「人」,我很喜歡「觀察」人。

不要勉強想跟長輩成為朋友或無所不談!那需要彼此都要能夠先把對方放在對等的位置上。而我想,我與母親在我十歲那年一夜長大後,我就與她平起平坐了吧!(但其實,我小學三年級時就跟我當時的導師能夠講很多話了。當然都是她在聽我說話!我天生比較喜歡大人!)

不要癡心妄想跟長輩像朋友一樣無話不談!我跟我的朋友都沒有無話不談,我連交朋友都感到障礙~~~喔,對了,我是過了三十五歲才比較會跟我媽頂嘴XDDDDD,我都說我中年才開始我的叛逆期,而我母親的老年又像個青少年,於是我們常常像兩個青少年一樣鬥嘴!

圖:20200126林後四林平地森林園區,Canon EOSM50!啊好幾年沒陪媽媽回潮州,因為她都要過夜我就不想跟,她也沒強迫我跟~~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