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6 articlesIn total 92820 words

我的主义是主义,你的主义什么都不是

Sun

一 今年是《女权主义》Feminism课的第三年,也是三年来这门课第一次可以进行线下授课。课程开始之前,有些期待,毕竟终于结束了两年多的Zoom课。另一方面又稍有担心,因为终于迎来线下课了,要抗议的学生也可以线下来抗议了。因为课程负责人正正是墨大头号坏人Holly Lawford-Smith.

读点什么|《不可逆的伤害》Irreversible Damage

Sun

Abigail Shrier - Irreversible Damage 在介绍这本引起无数争议的书之前,先聊聊一些关于女权的想法。以前讲女权课的时候,会先列出一系列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从外貌到性格到社会分工等等等等。然后,会问同学们,有多少是大家认为女性或男性必然如此的特征,为什么。

Virtue Signaling|我是仅仅在秀正义感的女权男吗?

Sun

单纯秀正义感的女权男,他们在微博上点评性别议题事件,写文章讨论女权主义概念和话题,往往是为了让读者们相信,他们是有别于其他男人的,他们属于正义的一方。对他们来说,女权事业是一场自我营销:我是女权男,我优秀。这样的描述,估计会让我们想起不少人。对我而言,这更明显地让我想起一个人,并让我特别想问他:我是仅仅在秀正义感的女权男吗?

我的2019年度问卷 | 重新出发

Sun

1.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在决定了要去奥克兰大学之后才第一次跟父母讲。从开始申请学校到录取差不多到期了,我都一直没有跟他们说我的这个计划。那时候觉得,在所有都没有确定之前,跟他们谈计划或许只会让他们感...

1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三)

Sun

4. 团结 既然受益者悖论并不成立,据此而排除受益者参与到运动之中的结论也颇有问题,这时我们似乎有必要也反思一下,女性主义运动应该让谁参与的问题。特别是,当面对制度性系统性的性别不平等不断的压迫,女性主义者常常需要动员和争取需要的力量,此时最常见的口号便是女性主义者的团结。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二)

Sun

2. 受益者悖论 暂时不管上述两位女性主义者的观点极端与否,背后的论证合理与否,面对清醒的厌女者,她们的观点和策略正好点出一个更深层的悖论式的问题:当社会上出现系统性不正义或者压迫时,不正义或压迫的受益者如何能够加入旨在改变社会中这些问题的运动呢?

我是清醒的厌女者吗?团结、身份与责任 (一)

Sun

(文章中“女性主义”和“女权主义”是交互使用) 1. 清醒的厌女者 当性别平等的意识开始发展和流行时,当女性开始为女性的权益而奔走努力时,越来越多男性也开始以女性主义者的身份自居。而这些自称女性主义者的男性之中,总有那么一部分,不过是清醒的厌女者(the woke misogynists)。

“我是女权主义者,但……”:第三波女权主义

Sun

“我是女权主义者,但……”:第三波女权主义What Women Want第一章节选,pp.15-17[文]Deborah Rhode [译]刘满新对妇女组织的另一个挑战产生于妇女运动内部,来自所谓“第三波”女权主义的年轻女性。第三波女权主义者用这个新的称呼来区别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

為什麼說「憤怒」是種必要的情緒?

Sun

本文修改版先發於新京報書評週刊 英國牛津大學設有多個常任齊切利教授講席(Chichele Professorships),從最早1859年設立公共國際法律教授講席(Chichele Professor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到最新1944年設立的...

面對分裂的社會,仇恨言論不應該受限制嗎?

Sun

本文首刊於澎湃思想市場 (2017.3) 上週三晚上,美國堪薩斯州發生一起槍擊案。在一個小酒吧里,白人疑犯先對兩名印度移民進行口頭上的辱罵,然後,在其他顧客和工作人員人員將其請出酒吧後不久,持槍重新進入酒吧,大喊一句「滾出我的國家」(「Get out of my country」...

抗議警察性暴力,80年代韓國民主化運動的先鋒

Sun

本文節選自《韓國婦女運動史:在運動中,女性身份浮出地表》,刊於澎湃新聞·思想市場 超過三萬名市民出席8月28日晚的Metoo集會,譴責警方性暴力對待示威者。性別議題也成為了這次放送中運動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在80年代韓國的民主化運動中,抗議警察性暴力也一度成為運動的先鋒議題。

我們對動物的虧欠:從食物到寵物的動物倫理

Sun

本文以标题“你对宠物的爱,实际是自私的欲望?”首刊于新京报书评周刊 動物,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動物是人類生活中的重要夥伴,我們會與貓狗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同樣,我們也會將動物送上餐桌,不管這個方式友好抑或殘暴。甚至遠在草原或者深入雨林的無數不同種類的動物,都與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連。

美国反堕胎法案:女性与胎儿之间的权利竞争?

Sun

本文首刊于澎湃新闻·思想市场 过去几个月,美国数个州议会相继推出了限制女性堕胎的法案,包括上周阿拉巴马州议会通过了法案,几乎禁止所有堕胎,除非怀孕对孕妇产生生命威胁,因强奸或乱伦造成的怀孕也不能例外。密苏里州议会也在周五通过了反堕胎法案,称只要有胎心跳动即不能脱胎。

性别与同性恋:如何定义性取向

Sun

这是长讨论的一部分。讨论的文章包括:《性别、身体、跨性别:到底谁才是女人》(《跨性别女性是不是“女人”,到底什么才能决定?》)h.c的《首先,我们不认为存在生理性别》《澄清与回应:如果不存在sex,那同性恋怎么办?》Aphra的《即使不存在sex,同性恋也没有问题》《在性别中追求...

如何正确地反对代孕商业化?

Sun

本文以“支持or反对代孕商业化?女性主义思考范式的困境”为题首刊于澎湃思想市场想象一下,无法生育的一对伴侣向他人求助,希望有人能够帮助代孕。然后出于助人的动机,一位女性自愿提供代孕。当然,前提可能包括比如尽量保证安全等。她可能是个朋友,也可能是个陌生人。再想像一下,这对伴侣向机构求助,机构提供代孕的商业服务,同一位女性提供代孕并且要求一定量的经济补偿或者报酬。两种不同的情况似乎会引起截然不同...

特朗普是在说谎,还是在胡扯?关于谎言的哲学分析

Sun

特朗普上任仅两周,这位新任美国总统与美国主流媒体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仅上任一天,特朗普和他的白宫发言人就开始不顾证据地指责媒体不实报道其就职典礼的人数。接着,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如果不是数以百万计的非法投票,他就会同时赢得选民票(popular...

“我不是女权主义者”:另类的女权宣言?

Sun

在2016年大选期间,仍是保守派电视台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台柱之一的梅根·凯莉(Megyn Kelly)以令人惊讶的姿态成为反性别歧视的支持者之一。在她主持的《凯莉档案》(The Kelly...

牵了你的手,就是恋人?

Sun

并不是每一段恋爱,都从明确的宣告开始。有时候,简单的默许举动,就是恋人关系的确定。想象一下,追求你许久的Ta和你走在夜晚被路灯照得昏黄的小街上,略有心动的你轻轻牵了Ta的手,没有说一句话,仿佛也不需要说任何话。你没有也不需要宣告这是恋爱关系的开始;你没有也更不需要宣告,恋人就是Ta。你深知,牵手带来的就是你们成为恋人的标志。(A)也再想象一下,同样是追求你许久的Ta和你走在那条昏黄的小街,并...

【女性主义科学哲学】科学的描述是完全中立,还是渗透价值?

Sun

科学与女性主义我们今天越来越有意识地去纪念那些曾经被排斥和被遗忘的女科学家。科学界开始承认她们的重要性,流行电影如《隐藏人物》和Google...

哲學家新著:特朗普是法西斯主義者?

Sun

本文以《特朗普政府,法西斯?》首发于新京报书评周刊在當今英美哲學界,傑森·史丹利(Jason...

性侵者的恶魔化与米兔揭示的撕裂

Sun

最近刘瑜老师关于米兔的看法的文章,引起了新一轮关于米兔运动的争论。在文章中,刘瑜老师写了17点对米兔的看法,除了肯定以外,也提出了不少对米兔的批评。不少女权主义者已经撰文对刘瑜老师的文章提出反驳,甚至对17点逐一分析回应。不赘叙这些批评,但有一点似乎并未引起太多的讨论,但觉得颇为重要,所以我着重探讨。刘瑜老师在文章的第十点提到,在她看来现在兴起的米兔运动有一种“不容置疑的‘邪恶有权男人+无辜...

以色列的基布茲:平等主義理想的現實模樣

Sun

打開手機地圖發現已經越來越接近以色列與約旦邊境了。從加利利湖西面的山地往下走,巴士一路行駛在彎彎曲曲的下山路,最後來到湖的南面。路兩旁除了以色列隨處可見的橄欖樹外,種植著一大片椰棗、牛油果、香蕉。在綠色種植場的護送下,巴士終於到達今天的目的地——Sha’ar...

作为反制机制的厌女:Kate Manne论厌女的逻辑

Sun

本文删改版以标题“要求女人‘守本分’,不是爱,是病”首发于新京报书评周刊当我们指出一个人的性别歧视行为时,我们可能需要证明的是此人不公正地对待不同性别,而有效的回应也就应该是表明,此人的对待没有不公正。我们会认为这是有意义的往返讨论。另一方面,当我们指出一个人的行为是厌女行为时,我们似乎要证明的是,此人厌女、憎恨女人;而似乎,有效的回应就是,“不会啊,他很喜欢女人!”于是乎,我们常常可以见到...

回忆2008年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直选

Sun

那一天的中午,似乎和往常一样,在没有课的日子我一个人从宿舍走到春晖园准备吃中饭。稍有不同的是,来到饭堂前我并没有径直走进去,而是走向门前人群。历史系的好朋友晓志是学生会的工作人员,今天刚好负责在春晖园前的投票点。我走过去和他闲聊了几句,发现周围其实人并不多,大概上午有课的同学还没有回到学校东区来。登记过学生号,领了选票,我排队到写票点写完票之后,投下了那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山大学学生会主席直...

性骚扰立法的意义:来自韩国#MeToo运动的启示

Sun

修改版首发于澎湃思想市场热播韩剧《Live》讲述的是首尔一个地方派出所的日常故事,在第九集里面讲到这么一个案件。警察接到女事主报警之后,非常迅速来到现场,当场制止了准备要实施的强奸。这一集让人印象深刻。画面里嫌疑人脚上套着追踪环,女警安慰流血哭泣的女事主,“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知道吗?我们来得特别快。……根据被害人保护法,我们不能向任何人提及此案,不光是家人,我们不能向任何人(未婚夫)泄露此事...

中大一直不是以前的中大

Sun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性骚扰学生的事情让人失望。中大的处理也难以令人满意。于是大家都表示对这所自由的大学感慨,中大不再是以前的中大了。尽管在很多方面,中大这几年真的大不如前,但在性骚扰预防方面,我所了解的中大其实一向如此。十年来我自己就知道好几个教授性骚扰学生,不但学生无投诉途径,教授也有恃无恐。曾经因此罢上某教授的任何课,但他不断升迁,名气日益,获得丰富资源。想想就难受。中大的确一直有自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