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e
sunne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卫报丨TikTok恐慌可能加速我们熟悉的那个互联网的终结

安全和隐私风险看似合理,但多半没有证据。真正的问题关乎信任、贸易和地缘政治。
图源: Dado Ruvić/Reuters
原文截图

TikTok恐慌可能加速我们熟悉的那个互联网的终结

艾米丽·泰勒(Emily Taylor)

在接受国会五小时盘问期间,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发现了一直以来华为原本可以告诉他的事情:被一家中国公司拥有是不利于生意的。

事实上,TikTok引发的恐慌像极了华为和5G故事的再度上演。安全和隐私风险看似合理,但多半没有证据。真正的问题关乎信任、贸易和地缘政治。

就在美国举行这次听证会之际,在最初禁止中央政府官员在工作电话中安装该应用之后,英国将对TikTok 的禁令扩大到了议会大厦。加拿大、欧盟和几个成员国已实施部分禁令。

但政策制定者们没有利用这一机会重新审视何以民主社会允许科技公司进行无所不在的数据收集,也没有审视数据收集准则,而是匆忙通过了一些与自由民主传统格格不入,并可能加速互联网瓦解的禁令。

TikTok 的赚钱方式是,收集用户数据,并向他们准确投送已被简要记录下的他们有响应的内容,包括广告商的商品和服务。每一个免费使用的社交媒体平台,都是这一商业模式,而 TikTok尤其擅长此道。将近70%的美国青少年使用这一应用程序,而只有30%的同龄人使用 Facebook。据某些估计,年轻人一天之内打开该应用多达19次。

关于其收集了多少数据的可怕细节,该公司的五千字隐私政策有详尽阐述: 基本上,那就是一切。就如何利用数据个性化和定制你的订阅内容,完成购买,个性化广告并衡量广告的有效性,那些条款也做了明确。

但这一 TikTok 与其美国竞争对手共享的商业模式,似乎并未困扰政策制定者太多。他们担心的是,数据会被分享给谁。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是一家中国公司,安全方面的关切是真实存在的。中国孱弱的法治,有关维吾尔族穆斯林受到压迫的人权关切,以及利用技术强推的社会和政治一律,都需要考虑。还有对其国家安全方面法律的担忧,这些法律强迫企业与政府共享数据。将包括设备、位置、IP地址、浏览过的内容、使用持续时间和频率、与其他用户的接触在内的数据,与一个威权国家放在一起,你就得到了一个可燃的混合物。

我们还不能忘记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以及更早的英国退欧公投那里吸取的教训,这些教训表明,敌对行为方可以操纵且确实会操纵为广告投放设计的算法,出于政治目的,也可以推翻且确实会推翻它们。在TikTok那里,因其用户群年轻,且容易受剥削和操纵(无论是指向恐怖主义、政治激进化还是有害的身体形象焦虑) ,那些风险是十分严重的。

随着禁令不断增加,TikTok 一直急于实施建设信任的举措。它的倡议在欧盟是三叶草计划(Project Clover),在美国是德克萨斯计划(Project Texas),个中细节看来令人信服。用户数据将保存在欧盟内部或美国国内,数据实践将由可信的第三方(如美国的甲骨文公司)实施审查,并将为年轻人准备默认的60分钟屏幕时间限制。

但与华为一样,这还不够,因为这从来都与细节无关。TikTok首席执行官在国会遭到咄咄逼人的拷问,其间经常被打断,被压制。如这场听证会所清楚表明的那样,美国政策制定者认为他们不需要更多信息。他们希望,在地缘政治和经济紧张局面不断恶化的背景下,表达对中国的不信任。

这对互联网来说是个坏消息。在其早期,共享的物理基础设施和轻量级的可共同操作数字架构被认为是一种共享的公共产品。每个人,不论他们有何等政治分歧,都对上网感兴趣。

今天,从海底电缆到半导体,再到新生的技术标准,地缘政治的触角延伸到技术架构的最深层。中国和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企业,甚至向技术标准机构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将从根本上改变互联网的架构,瓦解其共同结构。

考虑到中国对数据自由流动的态度,这或许并不令人惊讶; 更令人担忧的是,理当支持一个单一的全球性互联网的发达民主国家助长了同样的瓦解趋势。对 TikTok 的禁令将令它的一些美国竞争对手长出一口气,为它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窗口:它们可以借机改进产品,赢得更年轻世代的支持。但在这片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国土上,一项禁令的宪法影响理当令人不安。(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有关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一种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及向政府要求伸冤的权利。”——译注)

随着 TikTok 在年轻人中只会越来越受欢迎,当前这场辩论的高政治(high politics),使得我们这个社会中最脆弱群体对成瘾、社交媒体对心理健康和身体形象影响的真正关切变得无人问津了。(高政治,即与国家生存密切相关的关键事务,例如国家和国际安全等事务。——译注)

先进民主国家有机会就如何在尊重政治分歧、保护言论自由和支持最弱势群体的同时维护全球互联网展开成熟的辩论。相反,对中国经济和政治崛起的轻率无脑、膝跳反射式应对,正在清除我们共享的数字架构带来的难以置信的好处。

(作者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国际安全项目副研究员、牛津信息实验室首席执行官。本文原题“It’s the great TikTok panic – and it could accelerate the end of the internet as we know it”,由英国《卫报》发布于2023年3月28日。听桥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