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e
sunne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华尔街日报丨是时候停止有关俄罗斯战败的一厢情愿了

目前的事态对西方领导人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2023年11月4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总统普京在俄罗斯人民团结日庆祝活动上。图源:MIKHAIL METZEL/SPUTNIK/ASSOCIATED PRESS
原文截图

是时候停止有关俄罗斯战败的一厢情愿了

尤金·卢莫尔(Eugene Rumer) 安德鲁·魏斯(Andrew S. Weiss)

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迎来他对乌克兰发动全面进攻两周年纪念日之际,他的自信难以无视。

备受期待的乌克兰反攻没有取得突破,无法为基辅的谈判提供强有力支持。中东的喧哗占据了新闻头条,而在美国,国会的极化和失能颠覆了两党对乌克兰的支持,更不用说还有共和党总统选战领跑人唐纳德·特朗普的亲普京倾向了。

普京有理由相信,时间站在他这一边。在前线,没有迹象表明俄罗斯正在一场已成消耗战的战争中落败。俄罗斯经济受到打击,但并没有崩溃。匪夷所思的是,在叶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今年六月发动的叛乱失败后,普京的掌权得到了强化。民众对乌克兰战争的支持依旧牢不可破,精英对普京的支持也没有四分五裂。

西方官员重振本国国防工业的承诺与官僚主义瓶颈和供应链瓶颈发生了冲突。与此同时,制裁和出口管制对普京战争举动的妨碍远远小于预期。俄罗斯的国防工厂正在提高产出,苏联遗留的工厂在生产炮弹之类亟需物资方面有着优于西方工厂的表现。

负责管理俄罗斯经济的技术官僚证明了他们自己的能屈能伸、审时度势和足智多谋。部分因为与沙特阿拉伯的密切合作,油价攀升,正为国库重新注入资金。相较而言,乌克兰很大程度上依赖西方资金的注入。

2023年9月2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与到访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右)握手。图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普京还可以满意地审视自己的外交政策记录。他在核心关系上的投入已斩获回报。中国和印度增加了俄罗斯石油和其它大宗商品的进口,这为俄罗斯经济提供了重要奥援。普京非但没有担心失去西欧市场或者北京不愿藐视美国和欧盟的制裁,反而认定,在经济领域,短期内成为中国的小伙伴更有利可图。来自中国的商品占到了俄罗斯进口商品的近五成,眼下俄罗斯最大的能源公司迷上了向中国兜售自己的产品。

甚至亚美尼亚、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邻国,也有充分理由担心普京咄咄逼人的战术。它们帮助俄罗斯成功规避了西方的制裁,并充当了俄罗斯用来直接进口商品的中转站,由此获得了丰厚利润。

尽管遭到国际刑事法院的指控,且有大量证据表明俄罗斯在乌克兰犯下了国家支持的战争罪行,但在所谓“全球南方”的形形色色国家,普京依旧受到欢迎。很多国家因为它们所认为的美国和欧洲的双重标准,或者缺乏对它们所关切的一些事务的参与,而怒不可遏,乌克兰战争对它们来说没有太多凸显的意义。

所有这一切都不应令人意外。在二零二二年二月全面入侵乌克兰的六个多月前,普京签发了新的《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for Russia)。该文件的主旨是为该国与西方的长期对抗做准备。今天,普京可以告诉全国,他的战略正在奏效。

普京不曾感受到有任何压力,需要他结束战争,或是担心自己是否有能力或多或少无限期地维持这场战争。随着冬季临近,俄罗斯军队发动了有限的地面进攻,而且肯定会扩大对乌克兰的城市、发电厂、工业基地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的导弹和无人机攻击。最低限度,普京估计美国和欧洲对乌克兰的支持将烟消云散,乌克兰人将厌倦无休无止的惊恐和强加到他们头上的破坏,这两者的结合将使他有能力决定结束战争和宣布胜利的条件。在他看来,假如唐纳德·特朗普在二零二五年一月重返白宫,那么达成那样一项交易的理想人选就是他。

为赢得乌克兰战争,这位俄罗斯领导人已准备好,要将他所能支配的每一样东西都变成武器。眼下,核武器控制和欧洲安全成了俄罗斯坚持要求西方停止支持乌克兰的质押品。冷战时期军备控制框架的残存部分将在二零二六年完全失效,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发生不可预测的三方核武器竞赛的风险日益增加。不论是以色列-加沙战争、粮食安全,抑或气候行动,普京将利用每一桩全球和地区事项,作为赢得针对乌克兰和西方战争的撬杆。

2023年10月20日,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市希伯伦,一场支持加沙巴勒斯坦人的游行中,人们手持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画像。图源:Hazem Bader—AFP/Getty Images

综合来看,目前的事态对西方领导人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延缓乌克兰的崩溃,为其配备先进武器并提供实时情报,制定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华盛顿及其盟友在处置这一问题的最紧迫方面已经极为高效。

但眼下,是时候转向一项强化并维持对克里姆林宫流氓政权压力的长期战略了。不应抱有幻想,认为任何可能的短期措施组合都将足以迫使普京放弃他的战争。

显然,西方领导人没有做的是,向公众坦陈一个胆大妄为、修正主义的俄罗斯所具威胁的持久性。他们总是一厢情愿,沉醉于这样的思路:押注于制裁、乌克兰的成功反击或转让新型武器,以迫使克里姆林宫坐到谈判桌前。或者,他们曾希望见证一场宫廷政变推翻普京。

冷战期间,美国的外交政策思想家们并不押注于克里姆林宫突然改变主意,或者苏联体制一夜之间崩溃。相反,他们寄希望于对抗一个危险政权的长期愿景,和在国防和我们的联盟的军事能力方面进行必要的投入:用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的经典构想来说,这是一项“耐心但坚定而警惕地遏制俄罗斯扩张倾向”的政策。(乔治·凯南,生于1904年,卒于2005年,美国外交官和历史学家。以在二战后提出对苏联的遏制政策而知名。——译注)

今天的遏制政策意味着,西方继续制裁,在外交上孤立俄罗斯,阻止克里姆林宫干涉我们自己的国内政治,以及,包括美欧对我们国防工业基础的持续再投资在内,加强北约的威慑和防御能力。还意味着,减轻普京的乌克兰战争造成的包括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方面损失在内的所有损失。

这不是说,我们理当再度开启冷战。与克里姆林宫展开一场全球竞争,不见得是美国声望或资源的明智投入,而可能让我们陷入一场对抗任何和所有俄罗斯影响之展示的毫无意义的打地鼠游戏中。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完全不具备令苏联在全球形形色色不同国家拥有极大影响力的那种硬实力或意识形态魅力。

此外,今天的情形与苏联的威胁有极大不同。欧洲已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那样的废墟之地了。北约已在欢迎芬兰和瑞典这两个新成员。普京已沦落到了在北京、德黑兰和平壤这样的地方敲门的地步。众所周知,各种力量之间关系变化显然已不利于俄罗斯。

2022年3月31日,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外,乌克兰军队占领一处俄罗斯阵地后,一名乌克兰士兵站在一辆被摧毁的俄罗斯坦克边。图源: Vadim Ghirda / AP Photo

最重要的是,与所有预言相反,乌克兰顶住了俄罗斯的进攻。在不到两年时间里,乌克兰军队将俄罗斯整整十年的军事现代化成果化为乌有。正如拜登总统在十月十九日的讲话中所誓言的那样,确保乌克兰继续作战并为其提供武器弹药并非慈善行为,而是西方战略中最迫切也是最划算的元素。

同样至关重要的是帮助乌克兰克服困境,确立其在欧洲的恰当地位。欧洲没有一个后共产党国家经历过乌克兰眼下所经历的事端。不只对它自己的人民,而且对它的许多朋友、伙伴和盟友来讲,这个国家的重建都将是一项跨越世代的事业。

对大西洋两岸的领导人来说,维持西方盟友之间的凝聚和信念至关重要。克里姆林宫很早就掌握了在美国与其盟友之间挑拨离间的艺术。不幸的是,普京最终退出的前景已经引发了有关向俄罗斯开放的新战略的讨论。这一战略可能以某种方式诱惑莫斯科离开中国的怀抱。

但对那种尽可能善意理解克里姆林宫任何新领导层的取向,我们理当抱持极度谨慎的态度。前总统里根需要很多说服,才觉得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不同于其前任。今天,不论谁有可能接替普京,他都必须结束战争,与基辅进行真诚、严肃的谈判。有鉴于此,挑战是远为艰巨的。

美国及其盟友务必明确这一事业的长期性质。乌克兰战争不论何时结束,都不大可能平息俄罗斯与欧洲其他国家之间的对抗。乌克兰人民及其朋友希望见证一个繁荣、独立、安全并充分融入欧洲大陆政治和经济生活的乌克兰的崛起,这是正当合理的。普京与其继任者则可能认为这是俄罗斯的最终失败。他们会竭尽全力加以阻止。

(本文第一作者曾供职于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现任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俄罗斯与欧亚项目主管。第二作者曾供职于老布什和克林顿政府,现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本文原题“It’s Time to End Magical Thinking About Russia’s Defeat”,由《华尔街日报》网站发布于2023年11月16日。图说与原文不一定一致。译者听桥,不保证准确理解原文。)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