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wa

该死的保质期

2009-08-18 22:44:07


真是要命啊,东西又坏了,记得有一部电影的台词说:任何东西都是有保质期的,过了保质期的东西要么就扔掉它,要么他就是别的东西了。比如苹果过期了就是一个烂苹果,刀子生锈了就是一把锈刃,生命过期了就是死亡,朋友过期了就是路人,怜悯过期了就是冷漠,人过期了就是另一个自己。


小孩子之所以纯真,就是因为他相信任何东西都是永久的,如同过期的神一论一样,人类原始的美好欲望就是这样深刻的印到了基因里一代一代传下来。小时候固执的认为每一天都是一样的,爸爸妈妈是永远不会老的,猫猫是女的,狗狗是男的,他们在一起又会生下猫和狗,冤家一样的情人,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直到有一天,小孩长大了,知道什么叫幼稚,什么叫可笑,他们就过期了,变成了成人。现在想起来,小孩子的保质期还真是短啊,短到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知不觉的过期了。


现在,知道所谓的绝对是不存在的,世界上永远只存在我们用来安慰的借口罢了:精度,概率,相对......


今天去了初中常去的那个书店,多年后它早已搬了家,二楼的设置也早已变成了三楼,唯一不变的是楼梯上顶的高度,还是刚好垫下脚才刚好能够到的高度,上楼时早已留长的头发擦过了顶,不禁让人回想起无数个下午和两位好友争着垫脚擦顶的画面,时间久定格在小男孩争着比谁先挨到顶那一刻,只是这个过期的书店还有着以前的旧书,按着从前翻过的书折线还可以找到当年的痕迹,只是早已过期的主人公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连那个最喜欢留毛寸,还老挖苦那些留长发的男的脑子短路了的人,现在都留起了长发,已不复当年的固执,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爱的固执呢,老觉得别人是过期了的,其实不知不觉中我也是过期了的啊,只是这一切从别人一如既往的跟我说他还是以前的自己开始,才阵痛般的惊觉原来这世界上不过期的东西是不可能的啊,不管是最信任的别人还是最信任的自己。


在书店里还找了找老朋友,连以前自己做的那些印记都还依稀可见,郑渊洁的系列还有一个书架呢,想起来当年和一个朋友每天“老时间,老地点”的约了两年半,一起以170+的身高毫不在意的在150-的小屁孩中看郑渊洁全集,还嚣张的想看完一书架的全集,之后又狂搜罗伊索寓言,一千零一夜,北欧神话,安徒生全集.....最后傻傻的想一直这么看下去,直到......直到我也不知道的时候,那时的我还是相信永恒的吧,呵呵。


真的是老了,连小王子这样的书都看到了唏嘘不已的程度,当年可是最看的我义愤填膺一本书呢,唏嘘不已和义愤填膺差距好像差距还是蛮大的啊。真的是过期了,放假复习了一遍从前看的书,发现和当初想的全都不见了,最恐怖的是我真的在基督山伯爵里看到了阶级斗争,在毒日头里看到了博弈论,在小孩子的梦中看到了那个一直不敢让我面对的成人的我。这世界上最讽刺的事情恐怕就是自己做了当初自己最不想做的人吧。只是过期的我看没过期的我又何尝不是过期的呢,残忍的时间会轻易的让人背叛的。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分不清梦想与现实,搞不懂虚伪与真诚,只是常常想起我好像有个梦想,虽然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梦了,也是过期了的,只是我还懒得扔了它罢了:读遍全天下的小说。呵呵,挺宏伟的理想了,也很无知啊。不知怎的,每当想起理想,我就会回忆起初中上学时窗外的两棵松树,两棵小松树啊,可能早就被她忘了吧,呵呵,不知有什么关系,只是我的一段一厢情愿罢了,不知还有没有人会想起曾有一个这样的东西,这好像是一个过期的别人过期物品呢,过期后留下的就只有廉价的记忆了。


有一句话还这样说:和那些天天忙碌的人相比,我在这里无聊的看星星是多么的可笑;和天上的星辰比,地球上忙忙碌碌的人类又是多么的可笑啊。这也是一个过期的笑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