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wa

现实的童话0(心开始的地方和眼睛)

2010-05-02 16:11:03


这是一个老套的开头:在很久很久以前,以至于很久到没的人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也许是在某个蛮力巨人手执疑似传承战斧劈开了某蛋之前,也许是在不久你低头打瞌睡的时候,也许是在未来的哪个时空中,在希尔伯特空间里,一切态都或多或少存在那么一点儿,谁又能说得清呢……


好像说跑题了,回到我们的故事里,一位崭新的新出炉的王子走在了……恩……树林里,为什么是树林里呢,因为这个实在是很不好说,树林里风景不错,又阴凉,作者的生活比较热,主角就不能在冒着满头的大汗你说对不?而且树林里一般有什么被仇家追杀的高手,救了他就可以佛挡杀佛魔挡杀魔,搞不好他快挂了还可以传你百年功力顺便让你找找他失散多年的女儿,再然后就是一段江湖佳话,要是一段积极向上的那就是鲜衣怒马仗剑江湖的假话,要是暗黑系的也可以是一段充满了残肢破骸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喘气,所以我罗嗦了这么多其实也就是无聊了,顺便解释下一个故事发生在树林里德重要性,什么?你要问我为什么无聊,废话……谁不无聊还写故事啊,至此,毋庸多言。


又跑题了,这个确实比较尴尬,还是回到我们的王子身上吧,他刚刚从王子联盟里出来,从这一句话里我们其实可以得出很多东西的,比如说他是个王子,他身份比较高贵,至少是他自己得感觉良好,可能你没得啥子感觉,可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王子这玩意儿都是自封的,听着比较扫兴,不过当轮到你自个儿头上的时候,你不也是这样么?要问我什么是王子?切……当他是个象征,自个儿定义去吧。他既然是王子联盟里出来的,我们可以肯定他不是部落的,还是个有组织的,这年头儿有组织的就是不一样,连老子都说了(我可没爆粗口,这可是位先闲):没团伙的叫盗贼,有团伙的叫王上,这可是转职与觉醒的区别啊,这位王子是有组织的,你可不要以为这年头随随便便就可以有个王子公主什么的,没有礼仪训练让他看起来彬彬有礼,没有专业课教育让他混个真文凭,说他是王子谁信啊,我们的这位可是受过九年标准制,三年额外制外加准四年专修的……普通王子,也需要失望了,没办法,这个确实很普通,王子都这样……还有他既然是部落的就说明他不是联盟的,说明了他是人族,至少不是兽族,可以说明他有什么天赋,擅长什么技能,他有着可有可无的良心,卑劣的道德,懦弱的性格,背信弃义的习惯,腐化堕落的生活,貌似善良实则处处算计的生活信条……(某部落语)。总之他是个正常的人类……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我们的豆瓣,是我仇恨的地方,在这片傻b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傻b在织毛衣~~~~”带着长长的尾音,王子结束了他的开场白,很显然这篇小说不怎么高雅,用词也不叫通俗,王子显然也比较亲和,用的都是世界通用语,尤其是刚才高歌时唱出了异界大陆的特有物种,王子很是得意,貌似对刚才的发音很是满意,清了清嗓子准备再来一首“啊~~啊~~”却出乎意料的发出了一句“好丑的树”,这一句却不是歌声,接的却是一句话,前方邪邪的趴着一棵半死不活的树,半尺长的粗细,上面爬满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木疙瘩,完全分不清这棵树是向哪个方向长的,根部的地方倒还勉强能看出是一心向上,再后来却斜长了几尺,再后来又好像知道了有些不对路,纠正了方向却又发现已经来不及了,要接着向上长就要失去重心只能无奈的再返回去斜着长,最后这棵树应该是完全长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一会呈螺旋状一会又回折蜿蜒向上,甚至还向下试过,更多的是完全不知道什么形状的长法,让人见了免不了要惊叹一番仙得法歌大神的创造力,现在这棵树已经是以惊人畸形趴在这里,周围布满了黑蓝色的草和半点蘑菇,看起来到是邪气泠然。这么邪气得树怎么也得做些惊世骇俗的事吧,果不其然,他开口了:“我还以为来的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王子呢,想不到一来就爆粗口实在是令我很失望啊,可惜我上一次看见人类还是五万年前的事了,难道说人类这些年过去了开始变得越来越粗俗了么?”一种没事找事令人听起来就觉得厌烦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要吧,他们只是说这里很凶险,想不到我才来就能见到一棵会说话得树啊,你怎么能说话呢,从生物学上来说你应该没有发声的器官啊,啊,对不起,原来这里有一张嘴,刚才被一堆腐烂的藓类遮住了,不过我真佩服你嘴都烂成这样了还能用,啊,你的枝干还可以动啊,你还挺有礼貌的啊,握手可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礼节哦,哎呀,这是我的腰看,手在这里啦,你搞错了吧,什么这样看起来你不会是想把我缠起来吧,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停顿了几秒,王子发出了“树妖啊,妖怪啊,救命啊………………求求你我的肉不好吃啊”老套而又毫无新意的求饶丝毫没有让树有一丝停顿“还真是迟钝啊,到现在才发现,像你这样的迟早会被妖怪吃掉的,不如让我来做这件事吧,也算是超度你了,算你为我做了些好事吧,见了仙得法歌大神他会奖赏你的,哈哈……”“不要这么决绝啊,至少先让我死个明白啊,你是树才对啊,怎么说都不像是食肉的啊,不要跟我说就因为你形貌特异所以就要做一些不一般的事啊。”“真是啰嗦,你放心,我对你粘糊糊的身体没什么兴趣,里面流动的鲜血也不是我的喜好,我只喜欢每天晒晒太阳,合格的居家翁哦,不过……我只是有个小爱好罢了,我不甘心,这世界太不公平,为什么我生来就没有嘴和眼睛,腿脚我还可以靠自己的修炼来的枝条代替,可是唯独说话的嘴和看东西的眼睛太困难了,为了长出可以动的枝条我就花了数十万年,我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既然这世界本来就这么不公平,我干脆就去抢好了,五万年前我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人类,我花了500年才把他的嘴变成了我的嘴,又等到了现在终于遇见了你,我可以把你的眼睛变成我的眼睛了,哈哈,我真的很高兴”大概是太兴奋了,整个树干都开始颤动起来,“这样啊,虽然说一开始比较意外,不过一旦开始接受了这种设定,好像也觉得没什么了,还挺带感的啊,话说你真是悲哀,长个嘴都这么费劲,不过你费这么大劲长张嘴又有什么用呢,隔了五万年你才又遇见个人类,五万年里没有人类和你说话,长个嘴还不如不长。”“……”“其实你好歹也算是一棵有理想的树,不过你的理想怎么净是这些吃力不太讨好的理想,不如你留着我先,让我陪你说说话,至少现让你的第一个理想实现的有点用处然后咱们在慢慢谈你第二个理想吧”“……”“我知道你会有一些不甘,好歹奋斗这么多年了,等快要实现的时候却要放弃,不过你还不知道长了眼睛其实也没什么用,有了这个器官你会自以为看到了一切,却不知这世上的东西更多的是看不到的,明明就在眼前却一直在忽略,看到的越多反到会让你忘了你真正想看到什么,你以为你看到了世界,其实你什么也没看到,看到的只有你自己的那个角落罢了,真正的看是不应该看得到颜色和形状的,因为这会使你迷失在区分好与坏,美与丑,善与恶,无聊与不无聊之间,这世上有太多的事物,你永远不可能用眼睛看到这一切,所以你看到的越多,没看到的就更多,真正的看应该是一切都是一样的却又知道他不一样,这样才可以看到一切,拥有眼睛只会让你更加盲目而已,自以为善于游泳的人还不如不会游泳人,因为后者至少不会轻易下水去冒险。”“……”“相信我,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应该用眼睛去看的,真正能了解这个世界的只有心。”“不得不说你真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因为我总是说实话”“这就是你为什么被流放到这片森林里德原因么?”“流放?”“没错,这里是被众神所背弃的地方,这里的生物都是为世间所厌烦的生物,比如我的丑陋,没有哪个神灵会来这里的,这里,你不会被谁保佑,也不会被谁庇护,一切就只有你自己的一切。”“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王子似有一些失落,“怎么,你是被人骗进来的?”“不,我还不算是,因为你永远不能肯定别人对你到底怎么想,被众神所遗弃的地方其实也很不错啊,没有神的地方就是自由的地方,去他的仙得法歌大神,我来到这里,我就是我自己的神,我将不被谁安排,也不属于谁,这里才是最快意的地方啊,有了痛苦是自己的感受不必再在意他人,有了快乐也是自己的不会分给别人,不会什么责任和期望,我就是我自己的自由。”“算了,你快疯掉了,想来你眼里的世界也是畸形的,要了你的眼睛恐怕我也会疯掉的,而且你倒是蛮有意思的,好不容易见到个人,干脆……”“就放我走了!”“你就留下来陪我说话吧”“啊……啊……”长久的无语之后:“天啊……”

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