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wa

人到中年

2014-03-01 17:12:02


入夜,总想写点什么,但是写下了开头却又写不出什么,这就是矛盾,需求与实力的矛盾。


记得小时候,想要的很多,能拿到的很少。最简单的就是写作文时,总嫌写字写的太慢,脑中已经下笔千言,滔滔不绝草稿都打了十几遍了,结果笔下才写了寥寥几行,于是越写越急,越写越急。最后速度倒是没怎么提高,写的字倒是越来越草了。但是,那时候什么都是这样子急切却又井井有条,热闹却又安静的长大。长大以后,遇见了至今为止可以称得上是我半个老婆的电脑,开始在网路上写字,从一开始的左右两只食指对敲,到后来的不看键盘,直接连各种标点符号数字都可以不看键盘的盲打出来。我可以下笔千言了,开会的时候记笔记都觉得打字比手写快多了。但是现在写文章的时候,总是不断的快速敲下一行又一行,然后再更快速的删除掉重写。长大了,打字打的快过了脑子,总是按部就班的敲下一行又一行,等脑子跟上来之后又大段大段的删掉。但是总结起来,还是那句话,想要的太多,自己却提供不了。这也是矛盾,欲望与能力的矛盾。


初学物理那阵子,曾经觉得自己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寻找宇宙真理的地方,就算全世界都跟我作对,只要我能证明,我就是对的。偏执,钻牛角尖,一切一切可以包容我孩子气的不想长大的欲望,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庇护。于是便自顾自的走了下去,选了理科,上了理工科的大学,直到现在。那时候,虽然无知,但是却充满着无畏无知的野心,总觉得只要愿意,世界也可以踩在我脚下。虽然用现在的眼光看来,那时连什么叫数都不懂的年纪,又怎么能那么的有希冀。现在每天上课的时候可以花大把大把的时候来求波函数的解,分离变量,变换坐标系,系统的特征值,特征方程,做着傅立叶变换。但是,内心其实我知道,还是老了,每天在绝望的仰望着一望无际的前方,我只是在努力的争取走在别人前面罢了,再也没有儿时虽然跟在大把大把的人屁股后面,但是依然乐观的在计划着到达了终点能有多少乐趣。获得了无限的生命,也同时知道了人生没有所谓的终点,竟然就这样的无趣起来。这,还是矛盾,当前的自我与从前的理想的矛盾。


其实道理总共也就那么多,说来说去,自己都觉得是在无病呻吟。可是便像是拉屎一样,尽管这么多年来还是老套路,老样子,不这么做却又憋得难受,会中毒。小时候曾经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而迷茫,后来发现还是先要搞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比较重要,到了后来艰难的时候变成了为自己怎样才能活下去而苦恼,如今,是为自己究竟能干什么而失落。这,是矛盾。迷茫与迷茫的矛盾。


感觉自己已经步入中年了,老的真快啊,明明还没怎么年轻过呢,就这么渐渐的老去了,随波逐流了,真不甘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