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uchi

洋蔥

寫於 2022年7月28日,遷移自 Medium

先是洗和切
選擇一個盈盈一手握大小的,冷水沖淨。
削去頭和尾,使其站穩。豎切四刀,卻不必完全切開。
邊水沖邊去掉外皮和最外一層。

接着是,吃
我喜歡生食,西紅柿或番茄也好,也是我只喜生吃的水果。
日本綜藝節目上,常見到女藝人把生吃整顆洋蔥作爲一項才藝。我是做不到這樣不停下吃完一顆的,傾佩不已。而且,她們咬吃洋蔥的享受的表情,和洋蔥被殺害凌遲而發出的悽慘聲,我卻是覺得好治癒,類似 ASMR 。
這麼不算大的洋蔥,我先是不停地吃了半顆,就必須停止。然後,將剩下的半顆泡在水中,這樣不會失去水分,仍保持新鮮。大概十分鐘後,在慢慢解決剩下的這一半。

當我吃洋蔥時我聯想到什麼
除了上面提到的日本綜藝節目的女藝人,還有就是周星馳。因爲「食神」這部電影最後有“何以淚流”(何以這土地淚在流,不是)“因爲我放了洋蔥”。
周星馳,和李小龍,我喜歡看他們主演而非導演的電影。現在提起周星馳,大話西遊的背影逐漸消失,戴眼鏡的政協委員突然跳出來「Say HELLO」。
另外,洋蔥曾給我和洋車洋火洋盆一樣的印象,似乎來自洋人,屬於進口產品。農村的小孩口中再也沒有洋盆洋車洋火的說法,代之以臉盆自行車和火柴(火柴已經被打火機淘汰,只有一些破舊的小商店)。
哦,「洋氣」這個詞仍然在用,同義詞大概是時尚,反義詞是土。

吃完又有新的發現
對我來說,洋蔥像是好吃的減肥食物。
吃完一顆,味覺被封鎖,舌頭被麻痹。於是,再好吃的食物此刻都失去了吸引力。切掉了進口,內卷中慢慢消耗,經濟(肥肉)自然就降低了。
那出口方面呢,洋蔥呀,就像是腸道的清道夫。不是大街亂噴消毒水,或是撬鎖闖門般粗魯,這屬於拉肚子式排泄,上面不管下面的疼。而是,非強制性的,保持社交距離,不必也不需要一下子全部拉走隔離,類似便祕的感覺。
上面這段可以劃掉。其實,就是吃了洋蔥之後,勻速地將體內多餘的穢物,分批次地排出體外。而且,整個過程不會有肚子疼般的不適。

最後
想要找尋一張洋蔥的相片,無意間搜尋到 Tor ,很好的匿名軟體,原理像是類似 Onion 那樣,多層代理。這,還是編程隨想曾介紹過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