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uchi
suuchi

如何在言語上假裝成台灣人

2023-07-25
月曜から夜ふかし 2022.11.14 【夜ふかし的ハロウィーン仮装大賞2022】

以下完全是本人的偏見,台灣,是喜歡卻還沒有去過的地方。
(標題好像應該改成「我所認爲的台灣人」比較適合吧,那就,不改了吧。)

發音
雖然同樣說着“Chinese”,台灣講的「國語」和中國(大陸)的「普通話」發音還是有所不同的。
國語和臺語/閩南語混用,有些事物的發音慣用台語。
像是電影「哈勇家」或是2022年的影片「阿媽」,聽着閩南語的發音,會發現與普通話相差較多,但是和我的方言倒是有一些共通之處。
這個發現,也讓我改變了對方言的認識。即使普及了普通話,方言也不該成爲愚昧和恥笑的對象。(台灣曾有過強制推行說國語的運動,掛狗牌罰站。。。
普通話用戶,
發音上不要過重的兒化音;
不必抑揚頓挫,舌頭可以稍微“懶惰”些,語氣更自由開心一點;
學習閩南語,這樣子更像是道地的台灣郎;
其他的嘛,隨便啦,就算你不講話也還是可以在這裡好好生活的。

用詞
口語上,
我從林奕含的訪談裡面學會了「和」這個字的發音,同「漢」一樣。(我的耳朵聽來
然後呢,說話不必太過追求“寡言少語故作深意”,尤其不必文謅謅地掉書袋般使用那麼古典的成語。多用「就」「然後」「是不是」,不要尖酸刻薄語帶諷刺。
書面語,
正體字,可不是簡單的簡體字轉化哦。
是多用「裡面」而不是「裏面」,用「視訊」而不是「視頻」,常用中華民國紀年而不是公元。(每次我都要加上一個“孫中山”來計算
這個需要去多聽多看,累積詞彙的數量,「數位」「易科罰金」「鳳梨」「凍蒜」。。。
還有哦,不必爲了躲避潛在的審查而想方設法地換字,或是用拼音字母替換。安啦,怕什麼啦。

粗口
「幹」「看三小」「是怎樣?!」
在言行上,比起日本人更加直率爽朗些,在這一點上面,和韓國人還有點像呢。
這樣講的話,台灣和韓國還有許多相似之處。例如,都曾在二戰時被日本侵略並作爲彼時日本帝國的一部分;都從威權時代抗爭並轉型民主。。。(跑題了
粗口,是學習新的文化/語言,最先掌握的東西。
香港的「DLLM 屌你老母」和中國(大陸)的「NMSL 你媽死了」「操你媽」,都是假裝用生殖器去問候對方的生母。一般不是當着對方的面大聲地說,而是小聲或是微弱地抗議,說給自己聽,說給周圍人聽。好像如此,可以取得心理上的安慰或是勝利。
台灣就直截了當多了,不爽是不是,當面說出來大家解決嘛。不必表面假裝客氣,背後想着報復。
爲何如此不同呢,大概和下面要說的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吧。

政治
相比之下,台灣人的政治熱情/參與度算是満高的。(不同於主動的冷漠和被動的政治恐懼
藍色的中國國民黨,綠色的民進黨,太陽花運動後出來的時代力量,近兩年聚集的柯P周圍的民衆黨,以及台灣基進,親民黨,社會民主黨等等。
「黑金」「酬庸」「立委」「不分區」,這些都是常常聽到的詞彙,對於沒有選票的人來講,需要多做功課了。
我暫時的對台灣政治人物和政黨的喜好是,喜歡民進黨裡面的賴清德和沒有黃國昌的時代力量。(要不要ピコ太郎“PPAP”一下呢,好老的梗了

原住民
台灣的原住民,讓我覺得和日本人有點相像,雖然他們曾刀血相對過。
在我的眼中,他們相比其他地方的人,更能接受/習慣生食。不是水果蔬菜這些,更是動物的內臟這樣子。
還有一點,「執着」,是我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內在的品質。
也是從台灣的轉型正義,對原住民的道歉、和解、尊重,這些事情上我看到選票之下一個政府的擔當,然後是真正對少數和弱勢羣體的尊重。
這種尊重,原住民以外,還有 LGBT ,身心障礙者,街友。。。不是「少數服從多數」,而是避免「多數者的暴政」。

本文目的不在於“假裝成台灣人”,只是稍微整理幾個目前對台灣人的認識。(當然,基於自身恐懼下的自我審查,有些看法並未寫出。。。
如果你喜歡台灣,歡迎來台灣觀光;
如果你討厭台灣,歡迎來台灣觀光。
(模仿最新電影「Barbie」的宣傳片文案)

[20230101][ザ!鉄腕!DASH!!] 0円食堂が初の海外へ!台湾0泊2日の弾丸ロケで小籠包とタピオカ作り&広瀬すず (1)

日本番組裡面出現的台灣人(路人),不同於香港人和中國(大陸)人,她們有着更加直率和爽朗的笑顏。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