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8 articlesIn total 27515 words

2019年度問卷——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大量甜品

1.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我絕對沒想到的一件事是香港的事情。我今年下半年的大部分時間和關注都傾注在此。新的習慣是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和睡前最後一件事是關注那邊最新的新聞。

詩027|10月22日晚的夢

大量甜品

雲集結成手 伸進窗內的植物 無法關合的窗 天空好近 彷彿拉扯就會塌下 櫥櫃上的灰 在幾天之內堆積成年 是什麼讓它如此快速地朽化 當真實在別處 可憐這件傀儡的身體 總是陷入失重的噩夢 想關上窗 剪掉冒犯的枝葉 子彈射穿天空 使炙熱的陽光流下來 照見人們身上堆積成年的灰 有人...

詩026|氣球

大量甜品

乘著風飛離 被打濕在海中 被水撫摸、吞沒 暴動的水滴卻無一能抓住它 它光潤如海上升起的月 決絕地離開是為了 保留其中最後一口氣息 許許多多的無聲攥緊 勒住脖子,彼此間摩擦流血 火愈來愈烈 如果沒有掙斷繩子 即便爆炸不過是增添一塊柴火 它不知道隨後的飄流常常使它洩氣 其實它都有...

詩025|鬆鬆散散地遲鈍

大量甜品

1. 兩個人的生活好似溪水流過 清澈的真 溶化原先擰結着的許多層 愛讓兩件原先懸浮的整體融在一起 而總有些石頭是化不開的 它們沈在水底 越來越遲鈍 在那些陷下去的辰光里 鬆鬆散散地自慰 也會阻擋水的奔與留 有時想撿出變得愈發遲鈍的石頭 在溪水中蕩一蕩 敲出永恆的沈默 沈默只在...

留德小記2|我確信這是我想要的生活

大量甜品

一、就在七個多月前,也就是我這次剛來德國的那個月,我寫道,“每到晚上,独自在房间的时候,浑身都是黏稠的悲伤。” 彼時面臨巨大的學業和生活適應之壓力,整個人一直處於仿佛被困在蜘蛛網之中的狀態。被憂傷纏繞著,同時又毫無安全感,黑夜與絕望襲來時,網又是那樣的脆弱,根本無法托住我。

留德一年小記1|我在德國經歷疫情的歷史記憶

大量甜品

留學德國累計近一年,想記下一些真實的想法和經歷。

詩024|救護車

大量甜品

在我遭遇性冒犯後 窗說,我們都陪著你 如果你想聊聊,我們隨時歡迎 朋友是可以相互依賴的 在我一個人於德國深夜哭泣的時候 小張說,多和我們說說話吧 幸虧還有圖書館 在異國他鄉唯一可以安頓我的地方 我常常坐車過去喘口氣

詩023|把行李箱從北京拖走

大量甜品

2021年的我與詩

德国悲伤

大量甜品

每到晚上,独自在房间的时候,浑身都是黏稠的悲伤。我一直尝试寻找出口,寻找排空的机会,但是就像是刻进生物钟里似的,悲伤成为我来德国三周后生活的一部分。游泳课或者爵士舞课,这些几乎没有亚洲人会参与的体育课上,我是其中唯一的亚洲人或者唯一的男生。

詩019|沒有船

大量甜品

我絕不想用嫉妒和佔有來充斥 你我的愛河 我知道你駛向更遠的地平線 是為了觸手於更宏大的璀璨光輝 在那裡,只剩下你和被照亮得澄澈的心 真誠在此種下 你望不見我 而我已在你遠航的船上放下種子 我已卸下你的錨 無謂的駐留非我所願 我已鋸下你的帆 有時自私的風會將你吹離航道 2021.6.30

詩022|上游撫到下游

大量甜品

誰能撫摸一條河

詩021|紫花泡桐

大量甜品

紀念一次約會。

詩020|向日葵的背面

大量甜品

配圖是我參加的一個身體攝影項目,自2020以來我一直希望能夠以參加裸體攝影來打破我對身體的恥感。此詩亦是記錄我如何看待我的身體。

詩018|在什剎海公園散步

大量甜品

和窗走在戒備森嚴的街道 我們被盯來盯去 掃描和分析 直到我們不敢在樹下尖叫 安檢儀不會考察人心 因為它明白 它在人的心中是可摧毀的 地鐵車廂門關閉 我們被運走,彼此孤立,維持著狹小的界線 網絡成了個人的包裝袋,使眼神都會沈默下來 在此之前,一件一件通過檢視 正如我們把包放上傳送...

整理|2020的我與詩

大量甜品

2020一整年共寫作了7首詩,現作重新整理和修改,將不同的詩按時間和主題分為“自述”、“凝視”與“愛與慾”三個板塊。“自述”部分的詩是基於我於上半年疫情中的觀察與抒發而作,收錄了港仁之死(2.21)、阿寬在夜晚化身貓(2.27)、從一月到四月的貓(3.31); ”凝視“部分的詩是...

詩017|六點五十八分的火車

大量甜品

六點五十八分的火車 窗外無垠的霧 新的法令規定 非必要不外出 可我的熱烈 是必要的熱烈 必須將這無窮無盡的網 熊熊地燒開 好讓那禁止的自由 在六點五十八分的火車上飄蕩 我與你之間一點五米的距離 越過便是這個時代最危險的...

詩016|斷木的嫁接

大量甜品

一、 我在森林中靜止地走 溪流在臉上劃開口 楓葉飄至雙手 爍爍地爛掉 橫亙於天的斷木 重新長出那些沈澱的消失 無人問津的湖泊處 森林裡失敗的嫁接在喘息 這些自我懷疑都落成了我 森林的無垠於我之中穿行 僅僅折射出幾星光點,那些曾經跳躍著的火 ――現在這空心的焰,也能安放下朽爛掉的熱了。

新詩|正義

大量甜品

正義 猩紅的月光粼粼 手枕於臂彎 平和在這裡緩緩定錨 詭譎之雲潺潺流線 稀釋星夜的濕潤 吻的濕潤 宇宙在草坪的氤氳中鋪展 盡收眼底似大地的眼眦 正義於深邃的注視中升起 圍繞在天地蕩開的靜謐 胸腔澎湃 世界在我的平面上泛起漣漪 俯視下絕對的靜止 唯一唯一的正義 性是生命的基石 一切由此生發 宛如雲推動月 徒勞了幾多億年。

新詩|啟程 致王小妮

大量甜品

致王小妮。我匍匐於 枝叢的渺茫 所有的蝸牛 都有它們的方向 被牽引 被提線 身上的殼在途中加負。至終點時,只剩下破碎。它們無數次經過我 殺蟲劑撞下 我無可遁形 蝸牛會安然無恙 都有它們的方向 被牽引 被提線 滂沱的唾沫 有時將我淹沒 我看見我的朋友 在藍空中自由地飛過 那亙古...

疫症回顧壹|消失的真相

大量甜品

matters的各位朋友相信在這幾個月當中研讀了許多書籍或者是文章,也看到有朋友做了自己的分享。我受此啟發也打算做我個人的回顧性整理。在上學期期末結束放假回家的第二天(1.17)我就收到了在武漢的朋友發來的關於他就當時的情況所看到的一些聊天截圖(這件事有機會我會具體寫一篇文章來講...

詩|從一月到四月的貓

大量甜品

漂流的時候 從未被溫柔對待 光透進開放的樓層 連同命運倏地撞下 我的生命 在影與明的邊界 踽踽於每一面牆頂的玻璃碎片 到處是牆 在影與明的邊界 夜半時分 我正舔舐爪上的傷口 昨日被驅逐時 幾個小型生命對我尖叫 慌逃中失聰於渣片刺進肉墊的爆裂 他們在白日抓狂 每一張面孔 ...

詩|七樓的直視

大量甜品

寶石

“必须要有人”

大量甜品

懦夫们倒不是怕几位医生,他们怕的是知道真相的人民,怕的是传播真相的你我。所以当有人说出“老子到处说”时,他们开动审查机器拼了命地屏蔽。“老子到处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假的,全都是假的”这样的话语从普通人的口中传递出来,占据舆论。

疫情紀錄|阿寬在夜晚化身貓

大量甜品

阿寬是一隻夜貓,他熬夜到好晚,有時三四點睡,到中午才醒來。他帶著不安和焦慮入睡,並在疲憊的輕鬆中醒來。他知道許多信息會在黎明到來後隨同這個時代的色彩一同消逝,他得趕在深夜的遮蔽下,同窗外嗷叫的貓一起,在黑暗中尋覓。他得晚過審查員休息,飛快地把那些接近凌晨才發布的文章、午夜後流轉出...

疫情創作|詩:港仁之死

大量甜品

港仁之死 港仁未想過會拜訪屠肆 霍刀下是血漬的力竭聲嘶 廣播裡一遍遍播報 你可否理解生死 港仁知 某個喝下午茶的午後 他會在這裡 用身體感受屠刀的溫度 而非劊子手分離他的血肉 帶走我身上的,切得方方正正的那些肉,這是他們唯一能刈下的形狀 聞之,那裡裹著子宮的血腥、消毒水的嗆...

悼念李文亮醫生

大量甜品

今天凌晨創建了一份公開協作式的石墨文檔,謹以此表達對李先生離世的哀悼,及其終其一生恪守正直之敬仰。在此整理目前搜集到的悼念及協作者對此的想法,以防日後丟失或被刪除。江苏 「八君子」之李文亮医生,愿您一路走好。先生千古。要自由,才能有幸福;要勇敢,才能有自由。

南郵一小時|我聽到的最大的聲音是風聲

大量甜品

僅管還有很多考試要複習,但我還是想儘快寫下這篇文章。沈痛悼念譚同學。相關報導《南郵實驗室身亡研究生:因實驗材料超支被辱罵,每週要給導師幹私活》 https://mp.weixin.qq.com/s/ASrFzSqP00q5OVQ2j96wZA 南京大降溫。

2019年的漩涡

大量甜品

寫於2019年11月3日—12月19日 這是我所見到的2019年漩渦的樣子,我在下沉的時刻盡力描述它的樣子。今年開始失去各種聯結,自此,互聯網,作為最後一塊能夠參與公共領域的自留地被徹底打碎。我成為微博難民,被本土社交軟體驅逐。而其他社交軟體,出於安全考慮,我把它們設為私密帳號,只有信賴的朋友才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