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甜品
大量甜品

故土沒法跟隨我意願,異國沒法消除我睏倦。|愛寫詩、喜歡香港的大陸學生

留德小記2|我確信這是我想要的生活

一、

就在七個多月前,也就是我這次剛來德國的那個月,我寫道,“每到晚上,独自在房间的时候,浑身都是黏稠的悲伤。” 彼時面臨巨大的學業和生活適應之壓力,整個人一直處於仿佛被困在蜘蛛網之中的狀態。被憂傷纏繞著,同時又毫無安全感,黑夜與絕望襲來時,網又是那樣的脆弱,根本無法托住我。

現時的我自然對目前在德國的生活與學習充滿得意與自信。回望過去,一節節枯澀的生命車廂,裝滿艱辛和痛苦。是什麼支撐我度過它們,抵達今天的境地?伴隨著這個問題的,是不斷的反省和追溯,它甚至可以追溯至20年來德交換時即產生的信念。

我是在德國因疫情而最衰敗的時刻來的,見證了這片土地是如何重新披上光輝,並使每一寸絕望的陰影都明亮起來。20年,商場幾乎全部歇業,政府實行宵禁,疫苗尚未上市,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與連結在當時面臨著健康和法律上的風險而變得非常困難,我走在城市中,除了採購生活物資其實是無處可去的,沒有一家博物館和藝術館允許我的進入。我有次報名了當地一家青少年機構舉辦的歷史講座,但當我到那邊後,工作人員很驚訝我的到來,實際上當時疫情已經越來越嚴重,講座和活動不得不全部取消。

坐在火車上,我最喜歡欣賞沿途的森林和曠野,記下他們所在的位置,不停拍照記錄。這種心曠神怡之境,是我從未體驗過的。和朋友們去國家森林公園爬過幾次山,走在遊人稀少的森林中,諦聽樹運動時發出的聲音。那時人類社會一片死氣,但在自然中,我和樹都一樣,在運動,在活著,有一種湧動的力量抵禦枯朽。

正是這些我親眼所見到的事與物,構成了我對德國的「確信」。我深信疫情(給德國社會帶來的影響)會有一天走向終結,一切都會在那之後恢復,那些無數次路過的博物館會再次開放,那些報名後又被取消的文化活動會再次被提上議程,那些彼此冒著感染病毒風險見過的人,還會再次見面,我深信我還會再來山裡,聽樹的運動。我對德國充滿信心。我知道它會好起來,同時我也能想像到它會是什麼樣的。這個「確信」直接促成了我做出回國後中斷並放棄國內的學業,選擇來德國求學這一改變人生方向的決定。

即使是在最落魄的時候,我都沒有懷疑和改變這一「確信」。

現在我完全自信地做到,「確信」這一「確信」。我當年所設想的留德生活,目前全部實現了,它完完全全是我想要的。我願意把它當作我第二個家。

德國的魅力在於,它的社會構建根基如此之深,即使遭遇危機被蒙上一層土,它也會有朝一日重新冒芽。我深信來德國能夠自由自在地閱讀,直接說出我的想法而免於恐懼和審查;我深信在這邊我能夠探索更多自身的可能性且不會羞於做自己;我深信在德國我能學到一種面向歷史的態度和責任;我也深信德國將向我展示它那真實的,人類社會能夠達到的一種良善狀態——一種彼此互助團結、關愛弱勢的成熟公民社會。

疫情永遠也不會結束,新冠病毒永遠也不會再消失,將來或許也會有其他的危機出現。但它所帶來的影響終有一日會終結,而一個社會最核心的「火種」需要被好好保護,在風暴過後,它會被重新點燃,我們正是靠這火種以不斷延續我們的生活。此之謂「確信」二字。


二、

過去的許多痛苦來源於自己語言不如德國同學,上課的反應也沒有他們迅速。但我慢慢意識到這不是我的問題,也非我能在短時間內解決的事情,關於上課時的反應,也因我在國內所受之教育不同,才產生這樣的差異。隨著時間推移,我的口語與聽力越來越好,上課也能夠參與到小組討論之中,順暢地表達出我的想法。這學期目前已經完成了兩次報告講演,我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滿意,是建立在我與過去的自己之比較,我能看到自己的進步,哪怕是在課堂上多講了一句話,多聽懂了一個百分點的內容,我都會為自己感到高興,久而久之,我的自信便如此建立起來。

這個學期的研討課,我意識到教授讓我們做報告講演的目的是在有意識培養我們的批判性思維,報告不光是介紹一些基礎理論和研究,它還需要我們指出研究的不足之處,對它的局限性進行批判,並找出最新的研究發展來討論。在小組討論時老師也會給出很多與現代生活相關的議題,讓同學從日常生活中反思理論的應用或其可能發生的改變。這些討論的內容和框架正在系統性地培養我的批判性思維,而這是我在中國接受的教育中非常稀缺的精神。

德國同學在課堂上常常表現出「不懂就問」,哪裏沒聽懂就立馬舉手提問,老師則會耐心再解釋,對提問也非常歡迎。德國的大學是面向學生的服務機構,各個部門的職責都在於向學生提供服務(Angebot),學生的發展和需求是第一位的,每個老師和其他教職員也設有專門的諮詢時間(Sprechstunde),為學生提供答疑或者解決問題的渠道。中國的高校,官僚機構更傾向於「管理」師生,其凌駕於師生之上,權力非常大。這是非常顯著的兩者教育體系與教育理念之差異。

基於這種「服務」觀念,我也是如此看待政府機構的職能。面對外管局(外國人事務局)漫長而又低效的工作,我幾個月都遲遲沒有收到新的居留許可證明。學校為學生提供免費的兼職中介平台,我在上面看中了一些兼職,但由於簽證已經到期,外管局幾個月都不給我任何回覆,不把我的居留許可證明發給我,我無法申請任何兼職。儘管很多人勸我說再等等,沒有消息,沒有回覆就只能等,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但是我的一等再等並沒有換來任何實質性進展,在發了很多次郵件,打了很多次電話始終無法接通之後,我決定直接前往外管局要個說法。在外管局門口我看到了一些態度不好的工作人員是如何對待和輕視一些德語不好的外國人。我自己一開始也被一個工作人員怠慢,他對我的訴求無動於衷,告訴我只能等。但我不願意再等下去,因為兼職機會不等人,錯過了就是沒有了。我當時就決心一定要討到一個說法,哪怕是讓他們給我任何一個確定的信息都行。

在第一位接待我的工作人員對我的訴說不感興趣,不想作為後,我轉向第二位工作人員,繼續不斷訴說我的訴求和困難,他聽完後決定幫我去問上級。

第二天我便收到了郵件,裡面是一張電子版居留許可。通過這張許可我當天就在學校兼職平台上成功註冊,目前通過這個平台已經找到了一份小學英文輔導的兼職,並且將開始第二份城市人口普查的工作。

這是我在德國第一次維權成功,這件事情也讓我堅信,無論什麼時候,自己的權利都需要去努力爭取,不應該默認因為它是很常見的,所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