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ftevo

swiftevo

《後綴》採訪寫作營 (C組)|DAO,可道,非常DAO

發布於
Shift︰「米高你好。你對Web3.0,區塊鏈有甚麼看法?」 米高︰「我對區塊鏈是樂觀的,但對區塊鏈社群營運是悲觀的。」

《後綴》採訪寫作營(C組):@Swiftevo採訪@米高與小狗ThankYou

DAO,可道,非常DAO
Mint,可名,非常Mint

2002年米高踏入遊戲行業,經歷不同年代的遊戲製作,直至2014年將資訊科技融入社會服務,與太太成立社會企業,培訓一班自閉症人士製作益智德育遊戲及電腦動畫,並且全球發行,使得弱勢社群也可以藉著資訊科技自給自足。 

2018年他踏足區塊鏈領域,與朋友創建STEEM-CN華人社區,以身傳言教的培育新手方式,在區塊鏈話題上解惑,傳道,共學。


Shift︰米高你好。你對Web3.0、區塊鏈有甚麼看法? 
米高︰我對區塊鏈是樂觀的,但對區塊鏈社群營運是悲觀的。
香港ViuTV 厡創劇 – IT狗 劇照

許多人嘗試以股票的概念去了解加密貨幣和區塊鏈,追逐token升漲帶來的經濟紅利;以此去理解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就如買櫝還珠一般,忽視了區塊鏈本身帶來的影響和內在價值。越聰明的人往往在進入Web3.0時,越容易依靠以往的規則去理解新事物,導致帶來了迷失。 

LikeCoin發起人高重建在《區塊鏈社會學》裡,也是跟讀者討論著「區塊鏈的核心價值」,這遠遠超於了它的幣價。 

在過去以及未來的時間,只需要持之以恒的將努力投入在區塊鏈的發展和共學當中,這是一定能有金錢上的回報的,但切勿以賺快錢的心態進入區塊鏈,你將錯過許多絕美的風景。 

Shift︰對區塊鏈社群營運失望的同時,你沒有把你在Web2.0 Facebook page超過二十萬的followers引入Web3.0的世界;但你同時卻在2018年成立STEEM-CN,為華人提供了一個區塊鏈的學習小組。Web2.0與Web3.0當中的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們應該怎樣去理解呢? 

米高︰ 

Facebook以每個人不同的特徵去構成此人的profile。因為Facebook page的受眾願意投放的時間,每人擁有的知識水平有所不同;社交平台吸引注意力的演算法,很容易導致內容變得偏頗,失真,受眾在未能真正學習到Web3.0前而被引入區塊鏈當中,很容易有所損失,最直觀的就是財富上的損失。 

熊太先森 - 「Web3.0的缺點,來自於Web2.0對使用者的寵壞


STEEM-CN 新手村計劃

STEEM-CN新手村計劃是我在2018年與朋友一同創立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新加入STEEM-CN區塊鏈的華人朋友建立友誼、認識STEEM-CN及成為與世界各語言社區的橋樑,薪火相傳。當中,85%的有因為賺錢的速度太慢,賺錢的方法太複雜以及其他的種種原因離開,但當中的15%選擇留下來,繼續以共學互享的方式,以身傳教。

當中,我們也在STEEM-CN完成超過一百個人物專訪,以A訪問B,鼓勵B訪問C,這種做法很值得堅持做下去,因為這樣可以讓社群的投入感越來越高。 請情可在延伸閱讀了解更多。

DYOR – Do Your Own Research 

我自己所主張的,其實是被動式教授的「一帶一栽培」。Web3.0將權力下放至個人,意味著每個人要承擔起自己學習,自己去了解,自己做好保安工作,而不是變成了「伸手黨」,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我自己也有一個大概30-40人的長輩WhatsApp作為區塊鏈學習小組,以小眾的教導方式解答關於區塊鏈的疑問。

回到問題的最初,求學,是求助者帶有好學的心,去尋求答案;傳道者,以解惑為主。相對於由上而下的權威灌水式教育,由Matters提倡的共學,反而是更適合的互動模式。所以Web2.0從單一發放者傳送資料,引領追隨者的方式,與Web3.0共學和求問有本質上的分別,這亦所謂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不同。


Matters Web3 線上學習會

Matters Lab 有每星期五上午的共學AMA, 歡迎大家加入了解更多。


Shift︰現在香港也有發展不同的NFT和DAO,杜文澤先生創辦的「喱DAO」,「試當真」的「Next Trial Run(NTR)」,甚至於MC仁的「玩謝九龍皇帝NFT」,高重建先生的「DHK dao」。這裡的做法,好像是以Web3.0的口號去做Web2.0的事,你是怎樣去看呢? 

米高︰NFT,可以理解它是一份智能合約,好像是一張現代版的遺囑,而大家看到的圖片 (JPG file),只是這張智能合約的封面而已。而在未來這份合約,可以增加多少功能,完成甚麼的事,和一張JPG file相比,就不可同日而喻了。 

對於藝術創作,我的取向是應該盡快以NFT的形式保護自己的作品及文字創作,現時區塊鏈的儲存技術主要使用IPFS或Arweave (AR),可以將內容儲存一百五十至二百年。 

(註︰「IPFS」星際文件系統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 是一個分佈式的Web點到點超媒體協議。可以讓我們的互聯網速度更快、更加安全,並且更加開放。傳統的互聯網協議HTTP就像向日葵,每次都需要向同一伺服器要求資料;IPFS協議即分散式儲存資料,使得資料長久保存更為可靠,不受單點失效影響。 

Arweave即使用一種名為區塊紡(Blockweave)的新型數據結構,改變了區塊鏈存儲的工作方式。礦工無需存儲整條區塊鏈。在該數據結構中,每個新區塊都只需要連接到兩個先前的區塊。同時,它在架構上亦會獎勵礦工存儲稀有的區塊,使得丟失區塊而失去儲存資料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DAO的全稱為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分散式的自治組織。我對DAO時常懷著好奇心,同時對DAO抱有長遠的期望。與NFT的偶發式買賣模式不同,DAO是一種長遠以三至五年時間才能成形的管理自治小組;

對於「DHK dao」以DAO的方法發展,我是寄於厚望的。詳情可以在 DHK dao︰分散式自治組織走入民間 了解更多。

DHK DAO
高重建 DHK 創辦人 - 「無大台,有共識。」


「喱DAO」以及「試當真」的NTR,其中的細節都可以看到以販賣NFT產生資金流支持平台的概念。我很看好「喱DAO」,因為杜汶澤先生真的用心去認識區塊鏈。大家可以在延伸閱讀當中了解roadmap,從開賣NFT,設計如何讓三種不同區塊鏈上的用家都能參與喱DAO的活動,到最後如何達成放權形式一人一投票的DAO自治式管理。它都有很清楚的時間表以及計劃。

試當真的Next Trial Run宣傳

另一方面「試當真」以會員褔利為重點的NFT會籍介紹,香港的追隨者都很關心它在NTR的發展,希望他們能未來NFT的計劃上有更多細節的講解和介紹。

Shift訪問後記︰ 

NFT和DAO並非萬能藥,它們只是一個新的方法出現。盲目mint NFT追求眼前理解的金流收益,跟風創立DAO追求潮流,忘卻NFT和DAO工具所真正帶來的意義,等於忘掉了兩者的本質,說出口的那刻其實已失去了他們的本相。 

第一步應該是去尋找你內心想追求的是甚麼,譬如社群管理追求的是偶發性?還是細水長流式的管理?需要帶領追隨者嗎?還是一個求問共學的原生圈?這是向每一位讀者的發問,答案只存在於你的心中。這不只是這次訪談的題目,也是每位區塊鏈參與者都需要自己參透的一課。 


DAO,可道;非常DAO 

Mint,可名;非常Mint


延伸閱讀 

玩謝九龍皇帝

試當真官方Facebook page

錢,唔淺! @ 好青年荼毒室

喱DAO

收市閒情|試當真NFT事件懶人包|千頌C


本文是《後綴》採訪寫作營的成果發佈,

受訪者:@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採訪者:@swiftevo
採訪編輯:@花椰菜 Denken @Jeger

有興趣參與《後綴》採訪寫作營,請往《後綴》採訪寫作營:陪你採訪一位市民 了解詳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後綴》採訪寫作營:陪你採訪一位市民

《後綴》採訪寫作營|如何用 Email 來採訪

《後綴》採訪寫作營「報名準備資料」 示範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