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士代代子
吉士代代子

青年女诗人,同人文作者,非洲文学博士。假装喜欢索马里诗,其实喜欢跳韩团舞。部分同人文英译版发表在ao3: jsddz mastodon: [email protected]

첫사랑 初恋 08

“粤语一般不说我爱你。”“那说什么?”“我好鍾意你。”


08. 


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仿佛是我的整个学生生涯中最漫长的。即便是后来的高三,比起来都不及十五岁的那个春天辛苦。复习、月考、模拟考其实都不算什么,学习本来就是我长久受训之下最擅长的事。比试卷更恐怖的噩梦,是为了体育成绩不得不跑的800米。

我原本就不喜欢体育,对于球类运动一窍不通,运动会也从来轮不到我站到跑道上。我对赛跑有着超出寻常的恐惧,我恐惧发令枪、恐惧被赶超、恐惧冲刺、恐惧终点的遥远、恐惧跑不动了还必须坚持……即便是我痛恨的数学,我也总能在解出会解的题时找到些许成就感,但是赛跑这件事,没有一星半点儿是我不讨厌的。然而为了无法逃避的体育考试,我只好每个黄昏都到操场上掐着表练习。

我在某个这样苦闷又疲惫的黄昏跟田柾国分了手。原因说来好笑,是因为他跑步跑得太快了。跑步这件事对他来说,显得太轻松,跑在我前面明明是给我加油,教我如何调整呼吸,在我看来却讨厌又多余。于是我开始不再叫他陪我跑步,后来逐渐厌烦他那副无忧无虑的天真面孔。分手时我用了“中考压力太大”这种最烂也最有用的理由,摆出一副学姐的谱,跟他说“你不懂”。疲于应付我的喜怒无常的田柾国也只好接受了我对他的不公平。

我就这样结束了人生中第二场恋爱。分手之后再跑在跑道上,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大概是因为摆脱了另一双眼睛,才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心里念着闵玧其的名字冲向终点。这听起来固然幼稚,可我的确就是靠着这样幼稚的意志坚持下来,最后跑到了班级第二名。而除了跑步时一遍遍念他的名字之外,我在那个春天,直至盛夏过去,都没再跟他联系。我对初中最后的记忆大概也就停留在了这里。

在经历过一场突如其来的分别之后,再迎接意料之中的分别,我也就平静了许多。高中时,我跟玧智和泰亨,三个人去了三所不同的学校。如果算上闵玧其的话,那就是我们四个人去了四所不同的高中。回想起小学三年级家长会那天,我们四个一起在公园里蹬脚踏船的情景,如今我们各自登上了自己的小船,不免让人感慨时光荏苒。

玧智和泰亨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异地”这件事也没有太让他们二人感到烦恼,似乎都算不上是他们恋爱中的挑战。用玧智的话说,“再帅的一张脸,天天看也会烦”。

“如果你们学校有更帅的怎么办?你会移情别恋吗?”开学前那天,我问玧智。

“比金泰亨还帅的人,”玧智托起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存在吗?”

“怎么没有?鸣人就比金泰亨帅啊。”我那时沉迷《火影》,还拉着玧智跟我一起看了好几集,整个人都处于一个跟三次元比较脱节的状态。男主角漩涡鸣人在我心中就是世界上最帅的人。

玧智并没有指出我把动漫人物跟金泰亨一起比较长相的荒唐,反倒接过我的话茬。“但是鸣人已经有雏田了啊!”

“错!鸣人跟佐助才是一对!”我整个嗓门都高了八度,恨不得立刻把玧智拉进新世界的大门。

“啊?同性恋吗?”那时的玧智显然还不懂得看动漫的终极奥义。

“他们俩初吻都是给的对方!你懂吗?”我激动得两手在空中攥成拳头乱挥,“你想想佐助那么高冷,只有在鸣人面前毒舌话多。如果这都不算爱!”

“也是,他俩的互动比跟女生的互动多多了。”

“对啊,而且佐助根本就不喜欢小樱,他眼里只有鸣人。”

我就是那时一把把玧智拉进了嗑CP的大门,看《火影》我们一起嗑佐鸣,看《银魂》我们嗑土银,后来到了漫威,她嗑锤基,我嗑盾冬。想到小时候我们一起追SHE,讨论MV里面的亲嘴;在初尝到年少爱情的滋味后,我们互相八卦和闵玧其和金泰亨有没有亲嘴;如今上了高中,我们竟然开始一起幻想纸片人亲嘴。真是不可思议。即便在不同的学校我们有着各自的生活轨迹,也交了新的要好的朋友,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是能够牢牢地把我和玧智绑在一起的。

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金泰亨。

当时我跟玧智的学校离家比较近,玧智走读,我住校,每个星期五才回家,星期天又要回学校上晚自习。金泰亨的学校在另一个区,开车要一个多小时,所以也跟我一样,是住宿生。闵玧智和金泰亨这对“异地恋”情侣想要相见,就只能在周末。而我之所以是闵玧智最好的朋友,完全是因为,我家住金泰亨家对门。玧智只需要跟她妈说来我家找我玩,她妈就会亲自开车把她送到我家楼下,也就是金泰亨家楼下。我还从没见过如此车接车送的早恋。

但玧智并不只是拿我当借口,得益于金泰亨住我家对门,我也确实能以五千瓦电灯泡的角色,经常跟玧智见面,并且蹭吃蹭喝。别人异地恋,都把钱花在了往返两个城市的火车票上。金泰亨和闵玧智异校恋,都把钱花在了请我吃饭上。一个学期过去,他们俩爱情甜蜜,我胖了五斤。

“我哥过年的时候会回来。你要见他吗?”

如果不是我问起,玧智很少在我面前提起闵玧其。

我那时正吃着肯德基的吮指原味鸡,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我看向玧智,玧智的视线也正对着我。我又转头看向金泰亨,金泰亨也叼着可乐吸管,一脸无辜地等我回答。

“怎么?他要见我吗?”我故作轻松,其实心跳得飞快。

“你一直没找过他吗?”玧智问。

“他也没找过我啊。”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撕下一块儿鸡肉放进嘴里。

“那他回来,你也不见他吗?”玧智又问。

“他不找我,我怎么见他。”

“他不找你,你就不能找他吗?”金泰亨插了一嘴。

“他不找我,我才不找他。”

当时话是这样说没错,我倔强地坚持着除非闵玧其先跟我说话,我绝不主动找他。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最后还是我先找了他。

那年寒假,多年没见的小学同学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叫了班上十多个人。我偷偷问玧智闵玧其去不去,在听到“他说他有事去不了”的时候,我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

我们那天点了一大桌子菜,还点了啤酒,玩起了酒桌游戏。最寻常的酒桌游戏,数7。输了的人,不仅要罚酒,还要被罚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真心话,无非就是“说出小学时你喜欢过谁”、“如果现在让你跟在场的人谈恋爱你会选谁”之类。大冒险,则要么是摆难看的表情拍照片,要么是给指定的同学捏肩捶腿。

我在前面几轮都完美避过了7的倍数和带有7的数字,直到49轮到我的时候,我在拍手的同时把49也喊了出来,于是被捉。我抗议说“可是我也拍手了”,但是想也知道,抗议没有成功。

愿赌服输。我怕被问到关于闵玧其的问题,于是很干脆地选了大冒险。无论是拍丑照还是捏肩捶腿,我都无所谓。

“叶子输了啊,叶子输了那我们罚她做点儿啥呢?”

“随便罚,让我倒立喝啤酒都行。”我十分痛快地认罚。

“那就倒立喝啤酒吧。”

“别别别,太危险了,换一个换一个。”玧智帮我解围。“要不然……”

“我给你捏肩捶腿?我给你献上一曲?我给你表演胸口碎大石?”我向玧智抛去谄媚的表情,希望她能随便出个简单的,放我一马。

“你给闵玧其打个电话吧!”

包厢里一下子沸腾了。我浑身的血管也沸腾了。

“对对对,把闵玧其叫来!”

“就是,闵玧智都来了,怎么他没来?”

眼看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起哄,我红着脸质问我的好姐妹:“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

“你没错!是闵玧其错了,所以你把他叫来,让他给你道歉。”玧智嬉皮笑脸地说。

“我不用他给我道歉!换一个吧,我求你了!姐!”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管闵玧智叫姐。

“不行不行,就这个!姐已经给你拨通了。”

没有任何防备,玧智直接把她的手机递到了我面前。上面显示的是:“拨号中……”

我想挂掉,手机按键却被玧智挡得死死的。我用眼神狠狠剜她,并朝她骂了一句“你妈”。

你妈,打就打。

“都别说话!”我一声令下,房间里立刻安静了下来。

电话通了。是我熟悉的声音。

“干嘛?”

我用眼神示意玧智,让她接话,毕竟闵玧其以为电话这头是她。可是玧智也用眼神示意我接话,毕竟这是对我的游戏惩罚。

“咳,”我清了清嗓,“那个,他们叫你来。”

说完这句之后,时间就凝固了。电话里一片安静,房间里也一片安静,我在心中祈祷着小行星能不能现在立刻马上撞向地球。

闵玧其听出了是我。

“谁们啊?”他开口说。

“就你妹,你妹夫,班长,胖子他们……他们都想让你来。”讲完第二句话,我的心里比刚才轻松了一些。

“那你想让我来吗?”

我不明白他的声音为何如此平静,而与他平静的声音相反的是,我所在的包房,再次沸腾了。

“喔————!” 我的每一个小学同学脸上,都洋溢着最灿烂的笑容。我十分熟悉这种笑容,那是“嗑到了”的笑容。

“我不想,你爱来不来。”我撂下这句,就飞也似地逃离了现场,冲向了饭店卫生间。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吓尿了的感觉。

我在卫生间足足待了五分钟,再回去包房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我红着脸问玧智:“他说他来吗?”

“你不想让他来,他当然不来。”玧智答。

我怀着“他幸好不来”的心情继续玩起了下一轮游戏,只是在玩的时候更加认真,确保自己不会再输。不然就算小行星不撞地球,我也要撞墙了。

又玩过几轮游戏之后,我们喝空了酒。几个同学要先走,剩下的七八个人就去附近的KTV续摊。

到了KTV,那就是闵玧智和金泰亨的撒糖现场。金泰亨唱歌好听,我们就起哄让他唱情歌给玧智听,还要单膝跪地给玧智表白。

我恍惚间想起那年在脚踏船上,我让闵玧其唱《七里香》给我,他说他不会词。然后他给我rap,说他的名字是闵玧其,我的名字是他的唯一。

唯一个屁,我在心里骂他。

同学们一轮一轮地点歌,因为我本身唱歌并不好听,所以能躲就躲着,在一边吃着零食玩骰子。直到Super Star的前奏响了起来。

玧智赶紧递了一个麦克风给我,“快来,快来!我们的人生曲目!”

跟从前一样,我还是开场唱Ella,玧智还是唱Hebe。

就在我们一起合唱“你是电,你是光”的时候,我看见了闵玧其。

可真的是,perfect timing. 他径直走到了我和金泰亨中间的空位坐下,一点儿也不见外地启了一瓶啤酒,跟金泰亨碰杯。

他镇定,我就要比他更镇定。先唱歌再说。

第一段副歌结束后,玧智接着唱Hebe的部分,然后是Selina。

我把麦克递给了闵玧其,如果他不接唱,那就是他输了。

从前说什么都不肯陪我跟玧智一起唱的人,这次竟然真的接着唱了。

你变了,闵玧其。

一首歌唱完时,闵玧其还在隔着金泰亨跟另一边的男同学寒暄。我拉过玧智小声问:“你不是说他不来吗?”

“哦,他说他不来吃饭,但是没说不来唱歌。”

“我干死你,闵玧智!”

“你还是先干死他吧。”玧智用胳膊肘怼了怼我,示意我回头。

回头就直接撞上了该死的闵玧其的视线。

“Long time no see.” 去过香港的人果然了不起,还跟我说起了英语。

“你不是不来吗?”

“那个,闵玧智说你要倒立喝啤酒,我就想来看看。”

“倒立没有,只有啤酒。”我拿起我的酒瓶,示意跟他碰杯。

“都在酒里面了。”碰杯的时候,他说。

喝过一口酒之后,后面的寒暄就随意了起来。我像是问一个老朋友一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待多久,香港怎么样,他有没有学会粤语。我让说两句粤语给我听,他问说什么。

酒精的作用下,我说:“说我爱你。”

“粤语一般不说我爱你。”

“那说什么?”

“我好鍾意你。”他用粤语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첫사랑 初恋 01

첫사랑 初恋 02

첫사랑 初恋 03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