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逸
柏逸

我是一個奇怪的少女,目前未滿20歲,隨心更文,佛系作家 大部分文都是用來抒發情緒的,沒有特別去修飾,請斟酌觀賞

夢回歡年:夢中夢

午睡做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夢,於是紀錄了下來,本文以第三人稱描寫,主要內容--在傷心的時候夢到穿越回人生最快樂的時候,後面則突然變玄幻

烈日高照的夏天,沒有蟬鳴沒有鳥叫,只有車水馬龍的聲音和電扇也抵擋不住的熱浪,窗簾隔絕了大部分的光源,只留下一些橘黃色的光,為房間鋪上一層玫瑰金色的薄紗,女孩就在這溫暖的場景,伴隨著眼淚,緩緩的進入夢鄉。

噹噹噹......熟悉的鐘聲響起,嘈雜的聲音頃刻間就消失不見了,女孩坐在自己位置一如往常的向四周望去,坐在窗戶旁邊的人已經把窗簾拉起了,坐在前面的人也把電燈關了,只剩還在盡責工作的電扇雜音還有老師喊讓同學睡覺的聲音,女孩拿出她的熊枕頭趴在上面,嗚......眼皮好重,可來不及思考,就被捲入更深一層的黑色漩渦。

太陽毒辣的侵蝕著皮膚,她站在草皮上,旁邊的紅土跑道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腳印,遠處還有一群矮矮的小孩在玩鬼抓人,還有後面的建築物,這裡不是她現在的教室,而是小學的操場,她說了一句所有穿越女主會講的話,「我這是......穿越了」她沿著操場準備走到以前體育課集合的地方,突然,她看見兩個男孩子聊著天並排向她走來,一個是她的前任,一個是她的至交。

當他們走近的時候,她沒忍住問,「你們什麼時後那麼好的?」,那兩個人用一個奇怪的眼神看她,氣氛逐漸有些尷尬。

「沒事,我只是看你倆比較少聚在一起,所以有些......」女孩吱吱嗚嗚的解釋,心裡暗道,我怎麼忘了這是小學啊,而前面兩個男孩子則有些了然,畢竟他們真的不常聊天。

女孩為了避免再有這樣尷尬的事情發生,推著其中一個男孩說趕緊走,誰知那男孩重心不穩跌倒了,不僅他跌了,還拽著另外一個男孩一起跌,看著兩個男孩子憤恨的眼神,女孩非常的心虛,場面變得更尷尬了,於是她清了清嗓,說道:「抱歉啊,我不是故意的,要不,回教室我幫你們擦藥吧」,兩個男孩答應了,但場面還是很尷尬。

回到教室後,那位小至交臭著臉去教室後面的櫃子拿出醫療箱,給他自己擦藥,貼上ok繃,然後把位置讓給小前任,女孩完全插不上手,這時女孩才想起她升了學才跟那兩位熟的啊,小學基本上連一點交集都沒有,她默默的把視線轉移到其他地方,開始觀察教室,前後兩個黑板有些模糊看不清,同學們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聊天,書包......對!還有書包!她準備去找書包的時候,卻意外發現那兩位幽怨的眼神,「那個......對不起嘛,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個意外,我要去找一下東西,ok?」果然,善解人意的小前任同意了,而那位小至交也點了點頭,她如釋重負的逃回了自己小學的座位。

紫粉色的書包,掛了許多叮叮噹噹的吊墜,就連外面也別了許多可愛少女的徽章,她覺得有點羞恥,但管不了那麼多了,她剛要把最大層的拉鍊打開,她無語了,為什麼上面會有一個鎖啊,她發現除了最小層,其他兩層都上了鎖了,那個鎖是一個塑膠製的怪獸小鎖,做工非常精緻,沒辦法靠蠻力拆,她只能先打開最小層,她在最小層找到了手機錢包跟國中學生證,手機顯示是2021年10月5日,錢包的健保卡上也是小學畢業時拍的證件照,此時她才發現最小層內裡跟她原本學校規定的書包一樣,她拿著這些東西去找班導尋求幫忙。

她把這些拿給班導看的時候,突然時間靜止了,那些聊天聲陡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世界開始變得黑白扭曲,只剩她和班導鮮活的站在原地,事情一下變得曲折離奇,女孩小小的腦袋不停運轉,也思考不出所以然。

「因為在妳午休時的時間線,這裡的空間和你那裡的空間產生重疊,而你的意識剛好在想我們這空間,所以你就過來了」這聲音非常的空靈聖潔,明顯不是班導的聲音,但是女孩沒有管這個,而是問道,「時間線?空間?他們是什麼關系?」

「時間線是一條由空間串成的直線,而時間線不只一條」那個空靈的聲音再次從班導口中吐出,有種說不出來的怪異

女孩低著頭沉思了會,既然是直線為什麼會重疊呢?似乎是看出女孩的疑問,接著說「時間線所在的空間是一個不穩定的大空間,有些地方維度低有些地方維度高,因為受到維度的影響,時間線會扭曲甚至摺疊,摺疊就會產生小空間的重疊,重疊的話,小空間的規則就暫時變成大空間的規則,直到重疊結束」

「大空間的規則?小空間的規則?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女孩還是屢清了前面的話,但是...她還是有所疑問

「小空間的規則是客觀事實決定主觀意識,大空間的規則是主觀意識決定客觀事實,這就是為什麼在小空間自信的人大多都容易成功」

「我明白了,但我要怎麼回去?」女孩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你回不去了」「那那裡的我不就死了」女孩非常焦急

「傻孩子,是過去決定未來,而不是未來決定過去,想來你也累了,先去那樹屋休息會吧」在一片黑暗中,不知何時多了個樹屋,詭異又毫無違和感,女孩走了進去,兩邊有幾個復古的蠟燭台,旁邊有個通往樓上的樓梯,樹屋第一層的陳設非常簡單,只有地毯、小桌子以及幾個櫃子,女孩往二樓走去,一個又白又軟的大床映入眼簾,她毫不猶豫撲上去.....

砰砰砰!女孩醒了,她還在家裡,她沒有去學校,也沒有穿越回小學,一切......只是夢,聽著門外家人的罵聲,她自嘲的笑了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