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7 articlesIn total 17712 words

花朵的声音

莫里奥

《花朵的声音》 这个春季多风常降温 天气反复如秋冬 可是草儿,依然 把孕育花朵的身材长成 纵是躲在阴暗里的冰雪 也冻不住亟待绽放的蕊心 即便莫名恐怖突然降临 也无法阻止彩色的行程 雨伞如花,花如雨伞 盛开在烟雾迷朦的街头 勇武者啊,你必后继有人 就是砍删掉所有的头颅 也要捍卫...

《google》

莫里奥

杜鹃你不去村庄 到城市来做甚?这个早晨,窗外清明 你google google不停 是找人还是给人报信 你也许会说 城市里没有农田但有农民 她是你老熟人 田头地尾的那一枚身影 但是,牛和犁都死了 你追到城市 google个甚?2021.03.18八卦岭

苴子译注《诗经》五首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五首】 《诗经•小雅•鹿鸣》译注 【题旨】这首诗歌唱宴会时主宾间的融洽关系。【原文】 【译文】 呦呦鹿鸣, 鹿儿呼伴呦呦鸣, 食野之苹。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常棣》译注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常棣》译注 【题旨】这是古代兄弟宴会时歌唱手足亲情的诗。“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是一篇主旨。【原文】 【译文】 常棣之华, 常棣枝头花朵新, 鄂不韡韡。光鲜萼跗相连生。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皇皇者华》译注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皇皇者华》译注 【题旨】这是一首反映使臣出差进行调研的诗作,其本人自信满满。【原文】 【译文】 皇皇者华, 花儿们,多美丽, 于彼原隰。开遍原野高到低。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四牡》译注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四牡》译注 【题旨】这是一首节日佳令时出差官吏在路途中思家思归的诗。【原文】 【译文】 四牡騑騑, 四匹公马已奔疲, 周道倭迟。大路悠远又迂回。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伐木》译注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伐木》译注 【题旨】这首诗讲述一个男子一边伐木一边想象如何招待亲朋。【原文】 【译文】 伐木丁丁, 伐木响丁丁, 鸟鸣嘤嘤。鸟鸣和嘤嘤。出自幽谷, 它出自深谷, 迁于乔木。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鹿鸣》译注

莫里奥

苴子译注《诗经》《诗经•小雅•鹿鸣》译注 【题旨】这首诗歌唱宴会时主宾间的融洽关系。【原文】 【译文】 呦呦鹿鸣, 鹿儿呼伴呦呦鸣, 食野之苹。在那原野吃草苹。我有嘉宾, 我这里来了嘉宾, 鼓瑟吹笙。

赶公交车的美女

莫里奥

《赶公交车的美女》 一阵香水风 馨得人要晕 飘来美女卷发长 掠我耳根过 偷睨她的大长腿 穿的超短裙 吊带的上衣 杯罩很清晰 肩背的肤色很白很细 真想正面看美丽 但此刻只能望项背 举头蓝天叹口气 满眼都是她妩媚 仿佛蝴蝶落在花朵里 她落在公交车站里 我也不主张她打的 近期报道说 ...

喇叭花带尿桃花带雨

莫里奥

《喇叭花带尿桃花带雨》 对着喇叭花撒尿 痛快淋漓 花碗被扫荡 柱头撕心裂肺 花粉的秩序 不堪一击 粉红的碗舌 紫红的碗壁 凌利的碗沿 挂满了 浑黄的点点滴滴 桃花带雨 喇叭花带尿 一个小男孩 缩起屁股 一股风一般飞去 2011年08月12日

找公厕

莫里奥

《找公厕》 光影晃荡 晨风爽利 解放路的道砖闹崎岖 行道树的枝桠垂太低 撩到我头皮 我心里急 脚步更是急 我憋得慌 我构思小说《找公厕》 为的是转移注意力 我是主人公 她是谁 两位老人 一男一女 两个马扎 一高一低 两张垫背 靠倚花坛的栏壁 两张合不拢的嘴 仿佛在呼吸 两双茫...

挂在树上

莫里奥

《挂在树上》 我从梦中惊醒 迷糊的双眼 看到自己挂在树上 绿叶之中 青鸟在歌唱 放眼远望 但见崚嶒的峰林 老柏树斜立峭壁 下临万千风云 把露珠搓成绳 把自己拴稳 倚着树干睡醒 这样蜕变让人惊恐 树下有风,有冰 有枯草,还有石洞 微笑的猴群款款而来 我说它们的语言 它们赠我一把...

印象张家界

莫里奥

《印象张家界》 1. 山谷幽深而静媚 溪水流来清澈见底 树缝里的太阳 晃眼又凌厉 水流汩汩 天然晨曲 沙沙枯叶蜷缩在脚底 溪流的曲线婉转而去 低矮岩崖把它们摔碎 散成一挂挂晶莹小瀑布 沐浴身心 脚板沾满花瓣与青泥 草地温软 痒在心里 2.

诗四首之四被风讽:尿裤子啦

莫里奥

《诗四首之四被风讽:尿裤子啦》 躺在五月 与大地平行 与同人的肉身交错纵横 虽咫尺之隔 却彼此陌生 萧瑟风 脊背冷 广场夜未央 远眺但见黑咚咚 绿棉大衣 最能驱散寒气 但天快亮时更冷 搓摸我的胡子长了 眨巴我的眼睛红了 抿拢我的嘴唇裂了 举头望天 月亮已逃走 只有星星那就数星...

诗四首之三被异类:白色围巾

莫里奥

《诗四首之三被异类:白色的围巾》 还是围上白色的围巾吧 勒住脖子绕上一圈又一圈 这围巾可真长 向上拉向上拉 可以当绞索了 拴在屋顶也能悬梁的 垂下去垂下去 垂到地面尚有余 是可以直通地狱的 但是这风衣 灰色的风衣 裹紧瘦身子的风衣 好像在皮上又贴了一层皮 还是穿黑呢大衣吧 才是...

诗四首之二被清算:九月之痒

莫里奥

《诗四首之二被清算:九月之痒》 潮湿的角落 没有跳蚤、耗子和蟑螂 但皮肤有疥疮—— 可爱的天使 世间的芬芳 奇异的白色小花 绽放在九月 绽放在高墙 汁液硫磺汤一样 在五指间流淌 在脑沟回激荡 恣肆漫延—— 腰身、臀、裆中央 伟大的拓荒者 小小疥虫 九月之痒 歇斯底里,肉体尖叫...

诗四首之一被镇压:最后的辉煌

莫里奥

《诗四首之一被镇压:最后的辉煌》 在消逝于拥挤之前 在重生于荒原之前 在沉沦于升华之前 在卑躬于崇高之前 喧颂你 最后的辉煌 最后的辉煌 黑夜降临前刹那的黯淡 日头没落时返照的光焰 坠落的伟大 最后的辉煌 在灯光下狂热地跳跃 叫喊 跳吧 叫吧 一种符号 一对黑耗 吱吱叫...

团结起来竖给天空

莫里奥

《团结起来竖给天空》 裸体的女人 舒展的姿势 躺在酱红色的石头上 浑身写满一个冤字 那些孩子,家禽 偎依在阳元根底 绘画者与歌唱者 被没收了纸笔和声音 真理死掉,因此 天地一片死寂 只有中指、屌和屌毛才有用 它们团结起来竖给天空 2011年04月06日

标签与靶子

莫里奥

《标签与靶子》 把标签挂在树上 新叶成了靶子 把标签钉在墙上 文字成了靶子 把标签埋在田里 耕牛成了靶子 把标签漂在水上 荷花成了靶子 把标签抛向空中 阳光成了靶子 把标签粘上花瓣 竞放成了靶子 把标签粘在鸟羽 争鸣成了靶子 把标签贴上屁股 一阵酸痛 自由成了靶子...

那些伞,需要帮手

莫里奥

《那些伞,需要帮手》 某年某月某日 天落雨 连绵不断 街上水花如杯 游行者,无法举杯 他们举着黄色伞 雨太大 雨滴砸伤他们的眼 那些伞,需要帮手 它们撑不起天空 黄昏时分的宣判 罪名早被五花大绑 历史死在半夜间 见证者死在大光天 现场和心场 汤水漫漫 路灯闪烁 准时的幽咽和...

恐惧如邻

莫里奥

《恐惧如邻》 魔鬼挥舞着刀子 在深夜砍删 很多熟悉的头像没了 像蚊子起跳 我听见残忍的无声 恐惧遍地 而如今,看到它 就像看到四邻 已是生活的一部分 低头不见抬头见 还恐惧个甚 2011年05月17日 ​​​

莫里奥

《草》 草是柔软渺小的 却有骨节 也有声音 燃烧的爆响就是证明 草是无名无姓的 却有诉求 也有爱情 牵手的姿势挽成心形 草是铺天盖地的 却有秩序 也有章文 头顶的露珠是它的星空 草是一岁一枯荣的 却有扎根 也有后人 与镰刀相比它是永恒 2011年04月03日 ​​​

去,我去

莫里奥

《去,我去》 江南雨在明后洗过 绿只能更绿 那些榆叶桐叶柳叶 仿佛婴儿 嫩嫩如新 一瓣一瓣在枝头 眯眯笑 笑声如飞絮 飘上天空,在倾诉 飘落街道,在涰泣 高槐之上,天际线之外 杜鹃声里,飘来飘去 像是雾里又是梦里 其实并没有雾也没有梦 而是小雨,细雨,毛毛雨 打湿了鞋面,街...

呵呵

莫里奥

《呵呵》 人类不吃粮食之后 土地用来种花 种草,种风 种雪,种月 种云,种雨 种诗,种歌 种感应,种感觉 种万千情绪 种相聚,各路人马 种日子,晴和 太阳是上联 笑靥是下联 一阵风,一横披 一镜头 韭洲大地 收割,收获 饿了餐风 渴了饮露 天仙,山仙 花间,云间 触景生情 ...

十月

莫里奥

《十月》 外科大楼,停车场 张老蓍,遇见十月 湿漉漉的空气与绝望 从邻省的海湾,刮来 台风,台风雨 三天三夜 洗净红尘,荡去琐碎 很多人走了 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比忧伤更加忧伤的十月 有人欢聚,有人分离 我是一棵薛定谔的蓍 不确定,性无常 我是可以预测未来的 但我预测的未来...

小雪次日

莫里奥

《小雪次日》 小雪次日,拿什么 可以证明冬天的残忍 当然是降温,以及死亡 一早上收到六个快递 拆开,把其中的三个 装进另外三个 这是葬礼,作为仪式 应和两条信息,肝癌群 两个二十三岁的女孩走了 我徘徊在斯皮纳龙格岛 和卡拉哈里沙漠的斯库恩黑德之间 它们都不是答案 我想我...

我是一棵能预测未来的蓍

莫里奥

“你的思想冭丰富了!”/艸长目田伴我老/活着即抵抗,苟活为燃灯!/不言说,灯会灭;言说,我被灭。还是灭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