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

作者

《韮菜成長日記》第一章第一節

《韮菜成長日記》 韮菜,一種挺直軀幹,努力生存成長的植物,卻無奈落得不斷長高、不斷被割,無間循環的命運。大學畢業的王太宙,最大的願望本來只是做個自給自足的成年人,但卻誤打誤撞闖進了貪婪的財金圈子,在這個圈子中,真的只有「割與被割」的兩極嗎?人生只有在面對選擇,才會認識真正的自己,而真相可能並不如你想像。

第一章:初入職場

七月盛暑的下午,王太宙從大學圖書館步出室外,迎面而來是一陣蒸籠一樣的熱風。其實太宙並不特別喜歡閱讀,但考完畢業試,寄出了海量求職信和求職電郵仍未找到工作,百無聊賴的日子,花一程地鐵車票的價錢返校園走走,一來可以讓他把學生的身份延長多一會兒,更務實的原因是,家裏負責賬單的母親蓮姐表明,他一個人賦閒在家的時間不可以開冷氣,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下,圖書館自然是避暑的不二之選。

這一屆的畢業生連畢業禮也未舉行,並不是每個同學也像王太宙般,這麼心急想找到一份長工,不過望着櫃員機戶口只剩不到一千港元,他擔心下個月再沒有收入,難道要伸手向蓮姐討零用錢嗎?

本來太宙靠着補習的收入,加上每年政府的學生貸款,四年大學生涯已達到自給自足的境界。先不理 grant loan在畢業後便踏入還款期,眼前的困局反而是手頭上三個初中補習學生,早陣子竟然同一時間退學離港!其中一個連期末考試也放棄,急急和父母遠赴英國,還有兩個算是有始有終,考完試才退學,令太宙可以苟延殘喘多一兩個月。這些家長以前連暑假也會安排子女每周補習兩天,現在他們倒是灑脫得很,說走就走。

可能窮小子特別多憂慮,無拘無束的自由人身份才不過三個月,但太宙既不知怎樣在精打細算的情況下揮霍青春,也沒有門路做slash 一族,就算都市傳說送外賣月入可達兩萬,可惜他連電單車牌也沒有,這方面真是連外賣仔也不如。

在圖書館「閱讀」了半天,一到兩點半下午茶時段,太宙即往Canteen方向走,想不到在Canteen外的草坪竟被Isaac截住。

「喂,Adrain,幹嗎畢業了還回來?」迎面而來的 Isaac,家裏經營小生意,一畢業就搞start-up實現夢想,還申請了大學的研究貸款。大學撥了一個數百呎的地方供他免費用作研究及辦公基地,所以他整天在大學留連倒是大條道理。

太宙被他一問,老實答道:「夏日炎炎,我又未找到工作,純粹回來圖書館嘆冷氣,再吃個下午茶打發時間。」 

「電機系雖然不是神科,也未致於這麼難搵工吧?同屆同系那個Philip,成績比你差,天生一副大叔樣,剛剛都收到offer了。」Isaac是朋友當中的交際達人,太宙挺喜歡跟他吹水解悶,順手收集一下同學們的就業情報。

「美資銀行management trainee 那份工,我已經進入第三輪 final round,結果最後又是落空,我懷疑銀行都喜歡請女孩子,貪他們賣基金、賣債券之類比較得心應手。」

「才不是,銀行最多隱形富婆存戶,君不見那些騙徒,隨隨便便在半山都可以釣到身家數十億的富婆嗎?『阿姨我不想努力』的路線應該大有前途!但話說回來,你完全沒有財經底子,工餘又不看股票新聞,final round 評分輸給別人也很合理。」

Isaac 分析得好像頭頭是道,他繼續說:「銀行HR 招人實在太表面,財經知識不會比物理、數學難掌握,以我們理科人聰穎的資質,看幾本財經書,樓宇按揭、ibond息率的算術還怕學不懂嗎?反而你這種『貌似誠懇,暗地劏人』的特質,才是難求的人才呀!」

「怎會呢,我明明裏裏外外都是一個郭靖型的男孩。」太宙呷一口凍好立克,並努力保護碟上所剩無幾的薯條。

「暗地劏人是成功特質呀,好像做補習,明明大家收開$400一個鐘,唯獨你說愈貴家長愈有信心,他見你夠膽收$600,見面時你再吹噓其他特長,家長先入為主,$200 premium 袋袋平安。」

「這些小聰明在專業HR 面前無用武之地吧。」

「有什麼分別?家長、HR、富婆都是客,是客就有所求,有弱點。呀,夠鐘,我們一同看直播!」Isaac 話鋒一轉,忽然打開手提電腦,開啟YouTube頁面,更體貼地將一邊耳筒遞給太宙。

太宙把耳筒塞進左耳,幾秒鐘後,直播開始,畫面特寫鮮艷欲滴的紅唇,唇的上方還有細細的汗珠,「吖~~~」

鏡頭拉遠,太宙認得紅唇的主人是他們的大學同學Mika。

Mika是他們那屆數一數二的美人,Instagram粉絲人數有二十多萬,YouTube訂戶突破三十萬,還未畢業已經是全職KOL。

Mika這天的直播內容是台灣即食麻辣鴨血大比併,她選了四款即食麻辣鴨血,逐一試食,逐一品評,並即時排出冠亞季殿的名次。

Isaac看得極專心,「Good girl!」「Baby,you’re hot! 」「Yes,come on!」「I love you! 」一邊看,一邊忙着在直播留言板上留言。

太宙看著Isaac興奮的樣子,以為自己明白了一點什麼。

十五分鐘直播結束,太宙看到Isaac 髮際也有點點汗珠,雙頰泛紅,像自己也吃了麻辣鴨血一樣。

太宙指指屏幕,「你⋯⋯你對她餘情未了?」

「什麼?」

「你跟Mika⋯⋯不是曾經⋯⋯」

大二的時侯,Mika跟Isaac 曾交往過半年左右,人所共知,不是什麼秘密。六個月後,Isaac被飛,也不是什麼秘密。

「太宙,如果你關心我多一點,你應該知道Mika已經是我的前前前度。一般來說,我對前度也只會有少許禮儀上的思念,再之前的,我對她們的感覺可能跟我對你的感覺差不多,就是普通朋友。」

「那你為什麼那麼著緊要看她的直播,還看得那麼興奮?」

「你看不出來嗎?她現在是我最寶貴的工作伙伴呀!」

「她是KOL,你不是在搞你的start-up嗎?難道你又想做KOL?」

「KOL就是我的合作伙伴!」

「不明白。」

「剛才那個直播在賣什麼,你說來看看。」

「賣麻辣鴨血。」

「還有呢?」

「還有?」太宙狠狠再想了想,「我記得Mika一邊吃一邊在喝什麼清涼茶。」

「清涼茶倒是自費的,你想想,還有呢?」

「還有?」

「吃辣的東西最重要有什麼?」

「我怎麼知道?吃辣就是吃辣,還要什麼?」

「紙巾!剛剛她吃了四款麻辣鴨血,用了整包紙巾抹汗和擦嘴,都是同一個品牌的。那個紙巾品牌是這段片其中一個付錢最多的客戶。」

「嘩!」

「記不記得剛剛Mika用什麼方法將麻辣鴨血加熱?」

「她說因為時間關係,兩包倒出來用微波爐加熱,另外兩包就放在電磁爐上煮。」

「哼,時間關係,那是因為客戶關係。我們先接了微波爐這個客,及後電磁爐又來找我們,所以有這個安排。」

「嘩嘩嘩⋯⋯」

「你又記不記得全條片,Mika第一句說什麼?」

「第一句 ,Hello大家好。」

「『Hello大家好,又係我Mika。今日我要同大家試食麻辣鴨血,夏天食辣嘢,第一件事梗係開大個冷氣啦!』然後她就去了開冷氣,之後她更有提到這款新型號冷氣開兩分鐘成間屋就涼哂。那款冷氣機正是我們的客戶。」

「嘩嘩嘩嘩嘩⋯⋯」

「其實還有很多的,例如Mika穿的小背心,她用的手機,不過這些是她原有的客戶,我就放她一馬,不抽她佣金。」

「啊,我明白了,你現在做KOL經理人!」

「我在搞高科技,不是任何人的經理人。」

「你說你會抽佣,還不是經理人?」

「太宙,拜託你的思考宏觀一點,有大志一點好不好?我現在搞這個大數據平台,是要將客戶跟媒體上的KOL配對。我們運用大數據分析哪些KOL適合帶哪款貨品,貨品在影片中出現的時間長短、出現的方式、特寫品牌標徽與否如何影響最終的銷售量。還有如何讓KOL更有效地帶貨?如一條片中出現多過一樣貨品,如何可以最公平地由客戶攤分贊助費用?這些都是最尖端的大數據分析,是高科技,不是什麼KOL經理人。」

「那麼你現時跟香港哪些KOL合作?」

「暫時有兩個,Mika和Beau。」Beau也是他們的大學同學,是健身界KOL,YouTube訂戶約十二萬。

「就只有他們兩個?」

「暫時是,但我很有信心生意會越做越大。其實像Mika這類lifestyle KOL,市面上有很多,不難找。我最想合作的反而是投資界的KOL,教人炒股炒外匯炒虛擬幣那些。你認識這類人嗎?」

這類人,太宙倒真認識一兩個,不過此刻他選擇保持緘默。

「不跟你說了,我要回office,準備zoom meeting。」語畢,Isaac 闔上電腦,轉身離開。

找兩個同學合作就可以申請到大學的研究撥款,又可以廉租辦公室,這次太宙好像真的明白了一點什麼。   (待續)

https://youtu.be/E8b4xYbEugo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