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小說|負號 (我想變成xxx一天 )

我在夢裡面,遠遠的,總感覺眼前有個好大的十字,在發光,但我怎麼跑,怎麼跑,它還是離我好遠。

我在夢裡面,遠遠的,總感覺眼前有個好大的十字,在發光,但我怎麼跑,怎麼跑,它還是離我好遠。


眼皮赫然睜開,窗外仍一片漆黑,是第幾次作這個夢了?我把手伸到我跟天花板之間,想要記起夢裡十字與我的距離。


「Eva, 老闆叫妳!」

我轉動著辦公椅,戰戰兢兢的走進老闆的辦公室。

「Eva, 這一季考績不理想喔,妳自己要看著辦,認真一點,多看多聽多學,妳也不是菜鳥了,不需要我多講吧!」

對著電腦不斷的工作,我揉著發疼的太陽穴,一邊接著不斷湧進的電話。六點一到,將未作完的報表塞進包包,三步併兩步的衝去發動老舊的機車,要在20分鐘內到幼兒園才行,我心想。

「媽媽,今天孩子吃飯吃很慢,飯都不吞下去。吃到其他孩子都要午睡了還沒完,妳在家也要多訓練她喔!」

傍晚載著孩子回到家中,是另一個開端。柴米油鹽,揮汗如雨下,一邊手機開著擴音,婆婆耳提面命的關心:孩子好瘦啊!都沒有肉,有沒有正常吃飯?姐姐有沒有考100分?

炒菜太鹹太淡,太油太乾,好不容易結束了家庭場景,又必須開啟筆電,完成未完的工作。姐姐數學課本裡的減法符號,一個一個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想起了,我在夢裡,看見那個大大的十字,是加法,是正號,是肯定。


夜裡,我又做夢了。

夢裡我什麼都做的很好。


「__ __,這季妳很努力喔!繼續保持!」

「__ __,我兒子娶到妳真的是他的福氣,孩子都顧的很好,還能幫忙老公的事業——」

「孩子今天很棒喔!媽媽在家教的好!」


什麼?是誰?我叫什麼名字?是我嗎?還是別人?

是別人吧?這不是我的人生啊!


夢裡我努力想聽清自己的名字,但聲音總是模糊,但我沉醉在夢裡的肯定,我多想得到一個肯定的聲音。


這是別人啊,這不是我。


我在綿延不絕的樓梯,不停不停的往上爬,終於到了頂樓。我又看見那個發光的十字,好美,好大,離我好近。我爬上圍欄,想要伸手去摸,我只要一個就好,一點點就好,我也希望我的人生像那個發光的十字。


我不小心腳滑了一下,從圍欄往下墜落。發光的十字又離我越來越遠,搭配城市的霓虹和夜晚的月光,彷彿整個城市都在看著我,為我歌唱。



「碰!」我的視線越來越暗,暗紅色的血液染滿了柏油地。







原來這不是夢。這是我的人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我想變成xxx一天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