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職場定心丸|加班為常態?以及全員到齊的壓力

文長慎入

我之前這篇文章有提到,十年前我有一份穩定但乏味的工作,已經作了三年多,那時我舉棋不定,不知該不該捨棄這種如溫水般的生活,溫暖但吞噬人心。

但同一時間,母親接連的病痛與大手術,及術後長達幾個月的趴躺,讓母親性格大變,幾乎打亂我原本制式般的生活。當時,我和先生正在籌備婚事,一南一北,習俗交通等等細節,都箭在弦上的安排,好不容易,母親漸漸康復,婚禮也算順利,我就這樣搬到了新竹的租屋。

剛開始,我仍維持每天通勤,一早,搭最早的高鐵到板橋,再去騎停在我家的機車,騎去公司上班,下班亦然。我這樣通勤通了三個月,深深覺得通勤費用和時間,實在是太磨損我的精神,也就順水推舟的提了離職,另謀高就。

好不容易找到了新工作,主管也因為我的學經歷,給了我不錯的起薪。我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一心想著好好作,我要在這裡重新開始。


沒想到,這份工作,徹底改變我的人生。


這是一份進出口的工作,大致上流程我都能抓個大概,但產業完全不同,產品知識和進出口要注意的眉角,還是天差皇帝遠。

我的主管,剛好是一個和我同年的年輕女性,剛升上來當主管,臉上有跟我一樣的不服輸,姑且叫她A好了。我的同事都是小我好幾歲的小女生,這我倒不以為意,換個產業重頭學起再正常不過。

這是一家成立大約五年的分公司,國外部門就是要處理海外業務的各種大小事,大至參展,舉辦酒會,客戶酒店接送安排聯繫,還有平時的出口,對帳,繕打訂單,小至泡咖啡(我在那邊習得泡義式咖啡的好手藝),準備開會餐盒,幫業務訂餐廳,點菜,幫客戶訂飯店等等,每天的代辦事項多如牛毛,參展那段期間更是11,12點才下班,但不管怎麼樣,我都撐過來了,撐過三個月的試用期。


協理似乎很滿意新來的熟女面對這些還沒陣亡,將另外一位主管B的工作,轉了一些給我接手。就這樣,我這三個月的小菜鳥,莫名的一會兒當個小螺絲釘跟著轉,一會兒又要製作著只有主管看的懂的報表,我下班時間一天比一天晚。

這些都沒關係,年輕就是本錢,我就是要來賺錢的啊,主管B人很好的手把手帶我看報表,我為了有朝一日能早點上手,很努力的向主管B請教問題,漸漸地我總算能在6點前處理好所有工作,準時下班。

加班是部門常態?

每天下班時間一到,我高高興興的收拾好桌面和包包,和附近同事閒聊幾句,就準備電腦「啪!」的關機,喀喀喀的走出辦公室。但我發現其他年輕美眉,雖沒有在處理公務,也沒有要下班的意思,總是坐在座位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滑著滑鼠,沉浸在幽幽藍光的氛圍中。我詢問她們,是不是有甚麼急件要出貨,倒也沒有,只是回我晚上比較安靜,可以處理一些比較不緊急但很瑣碎,又佔時間的事。

雖然是這樣,但是妳們加班沒有加班費的阿!我看著這些二十出頭的小女生,不懂為何要在公司蹉跎時間。忽然想到,我剛畢業的時候,也是這樣,為公司賣命,工作一直進來,我就一直加班。另外一方面,沒有人要當第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深怕沒有待到八點,就是不敬業,會被另眼相待。連特休都很少人請,每個人都是以工作為第一燃燒著。

回想我過去爆肝工作的慘痛回憶,我真心覺得:工作沒作完不會死。我們作到死對其他人來說,毫無感激也會覺得理所當然,常態性的加班,只會讓老闆覺得現有編制就已足夠,無視大家已經超時工作到無力負荷。

所以我只要工作做完,我就打卡下班,有特休碰到連假我就請假出去玩,常常我是最早離開辦公室,也常常是部門內唯一一個請特休的菜鳥。


但最後,我還是從這間公司急流勇退了。

因為我受夠了主管的情緒化和聽不入耳的無端謾罵。


之前提到的主管A,個性強勢,掌控慾強,每天每天都有新的規定從她口中產生,像是工作日誌早上交一次,下午5點前要回報各項工作進度,只要5:05分之後寄出的日誌,一律算妳沒交。工作line群組只要主管丟話出來,妳超過三分鐘沒回應,準會被她潑婦罵街,罵到臭頭。


她每天情緒化的反應,讓我們總是要視她的心情,來決定今天一天是否會烏煙瘴氣,我一度覺得她是否要去找專業的醫生,但所幸我和其他小妹妹們相處融洽,主管B也傳授了很多職場小眉角。所以爲了錢我還是咬牙撐著。


但同時間,剛新婚的我們,婆婆時不時的關心肚皮的動靜,先生再怎麼擋,也無法改變他是家中長子的事實,還有婆婆多想抱孫的盼望。



所以,就在我工作一切都上軌道的時候,我懷孕了


當我先生看到驗孕棒的兩條線,高興的把我擁在懷裡,但我卻盯著無盡的黑夜,惶恐著。

我不斷的想該怎麼辦,要瞞著大家嗎?不可能,肚子只會越來越大。這麼忙碌的工作,我身體受的了嗎?寶寶沒問題嗎?所有的問題忽然往我身上拋,我每天都想著,我該怎麼辦。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就在懷孕滿三個月之際,我向幾位主管報告自己的狀況。主管們臉上並沒有驚訝的神情,想必我微微隆起的小腹,大家心裡已早有想法。主管A淡淡的說:「這段期間如果有型錄要出貨,妳就請別人幫忙,但相對的,工作該要求的我還是會要求。」

我依然每天辛勤工作,這段期間,我們還買了預售屋,想為未出世的孩子,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園。在公司廝殺完後,我們一有空閒,就是不停的看設計圖,計算下一次要繳工程款的時間,看系統櫃,作新手媽媽的準備,看家具,和設計師討論,購買育兒用品,幾乎沒有一秒鐘是放鬆的,被時間和金錢追著跑,連正視自己內心疲憊的餘力都沒有,我們只能一直不停的向前跑。

全員到齊的壓力?

有一次一位日本客戶於假日來訪,主管希望大家能盡心規劃一個知性又有趣的行程,並且希望大家能「全員參與」。我看著行程都是一些知名景點,人多,我挺著七個多月大的肚子,實在怎麼樣都不方便吧?!難不成同事還要分神照顧我?我婉轉的向主管A提出,這類行程我實在不方便參加。主管A悠悠的說:「這次行程我並沒有強制大家一定要參與,但如果只有妳不出席,難免不會讓其他美眉覺得,妳利用孕婦身分迴避這次公務,這對其他人不公平。」

我聽出了主管A話中有話的刁難,我頭一次感到孕婦在職場的弱勢,也不免覺得是不是刻意為難我。我硬著頭皮去了,日本客戶看我挺著大肚子從車上下來,一臉驚異的看著我。

就在行程結束的隔天,記得是元旦假期,我高燒不退,跑了趟急診室,發現是得了A型流感。想必是昨晚人潮洶湧的逢甲夜市吧。我虛弱的坐不起身,渾身畏寒發抖。

在產房檢查胎兒的胎心音時,婦產科醫生忽然迸出一句:「孕婦得流感的致死率比一般正常人高出二十倍,妳知道嗎?」聽完我不知道該說些甚麼,一個孕婦為了保全自己的工作,需要作到什麼地步?吃這些藥,對寶寶會不會有危害?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有一次我出了包,只有主管B和我一起被責罵。我對這些出事了只會躲在小辦公室出一張嘴的主管們感到噁心,每次只要出貨發生了甚麼問題,被客訴,永遠只是我們這些小螺絲釘的錯,反正撐不下去永遠還有年輕美眉會進來。我挺著近八個月大的肚子,對著這些也已經為人父為人母的主管們,對他們來說,發生事情,解決人就好了,不是嗎?


同天晚上,回到家中,我一進門,先生一臉焦慮的看著我,我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我從頭到尾只有一句,我好累,我好累喔……我到底要先顧好哪件事?孩子?房子?錢?工作?婆婆?媽媽?妻子?深深覺得已經超出界限太多太久,也覺得全世界能保護腹中孩子的只有我而已,便遞出辭呈,離開了這間公司至今。


姐姐出生後,美眉們和B主管還有來家中探望,與這些美眉們依然保有連繫,之後頂替我位子的人,一連走了好幾個,美眉們也都已紛紛離開,另尋出路了。


如果我們努力了卻無法改變現況,那最好的辦法,或許就是離開。

姐姐4個月的照片,好不容易找到的XD



歡迎訂閱塔拉拉想什麼 https://liker.land/talalala1251/civi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徵文活動】職場定心丸,救救社畜的靈丹妙藥!

3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