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以數字編出故事|過敏(11894)

「這症狀多久了?」
松柏嶺受天宮

「這症狀多久了?」

我坐在診間,回想著醫生的問題。


秋冬時分,逢換季之時,正是我皮膚過敏的時刻,我會不由自主的抓,抓出一條條紅痕(11),帶點微微疼痛感,但我停不下來,像是上了發條的猴子,在某些位置,像是胸前,肩膀,抓的發紅一片。


「是這一兩年開始發生的。」

「有什麼特定的因素促使妳會癢去抓呢?」


我努力回想,皮膚覺得不適的時候,周遭的人事物。我想起了許多變幻的臉孔,許多置入的話語,聲音與光影在我腦海不斷切換播放,企圖尋找。


是什麼呢?


是孩子執著的哭鬧尖叫?是老師訊息中的沒說出口的不屑?是上司慍怒的口吻?還是同事躲在耳後的竊竊私語?

啊,應該是丈夫質疑孩子的複習方式,責備孩子就像在拐個彎責備我一樣,讓我慌亂不安,急於爭辯的當下,我下意識的把自己抓的發紅。

不,應該是上司辦公室的空調(8),轟隆轟隆的運轉聲,搭配帶有霉味的冷空氣,裡頭的空氣沉悶到讓人窒息,無法呼吸,壓迫感讓我不得不往自己身上找尋空隙,不停的用雙手扒抓。

還是之前和朋友聚餐,當大夥聊的熱絡的時候,因為我的一句話,讓氣氛瞬間瓦解,那短暫幾秒的尷尬,幾秒鐘的靜止,所有眼神轉而投射在我身上,像是怪罪妳的不識趣,灼熱的眼像冒出光束,逼的我往內躲去,躲進我抓開賁張的毛細孔裡。

嗯,有可能是每晚在洗澡的時候,浴室䙚䙚往上的水蒸氣(9),以及奔騰宣洩的熱氣從四面八方向我襲來,濕黏的貼附在我的肌膚,堵住我的感官,我想旋開冷水的開關(4),冷卻我焦灼的心。著急的想開窗,讓滿間盛滿的煙霧向外逃亡,而我緊跟其後。但我等不及這些,只想在我身上鑿出一個出口,讓我頭一個逃出。


不,都不是這些。


是我在電腦前,絞盡腦汁想堆砌出華麗優美的語句,想創造出百轉千迴的小說情節,卻只能愣在螢幕前,看著閃鑠的游標苦思。看著空洞的話語,我恨不得把自己抓出破口,抓出傷痕,想憑藉著這些,作為接點,多些靈感,多寫出一句也好。


「醫生,好像沒有什麼特定的因素耶。」

「是嗎?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醫生的眼神對上我的,我讀出他眼神中的猜疑。

「那我先開一個星期的症狀藥給妳,妳觀察看看有沒有比較好.....」


醫生的話語我充耳不聞,只是坐在診療椅上,不停的到處抓著。


11:抓痕
8:空調
9:水蒸氣
4:開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以數字編出故事(2)!數字推理,以數字尋找創作靈感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