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聖誕文字市集|逐漸成形的儀式感

各種哭聲此起彼落,但仍不減孩子對聖誕派對的喜愛。每年都問我,今年還有聖誕派對嗎?

我一直以為聖誕節是商人的手法,尤其在信奉道教信仰的家庭中,聖誕節爸媽總是嗤之以鼻,對年幼的我來說,就只是一個尋常一般的日子。

到了國中、高中、大學、研究所,各個求學階段,身旁的同學們都用不同程度的疲勞轟炸,像個小蜜蜂一樣,每到了十二月,在我身旁辛勤且開心的準備面臨這一切。

國高中的我們,去文具店挑選精美的聖誕卡片,用著五顏六色的螢光筆,認真的勾勒出Merry Christmas, 即便大部分的我們,都不太清楚這幾個英文字母的含意,只知道這是個互送卡片的日子,這是個讓我可以光明正大寫一些真正心裡的話,而不是「勇敢」、「我最喜歡的一本書」這種看似有標準答案的題目。我開心著寫著一封又一封,像是躲在教育體制下,撇開滿桌的參考書,只為寫出自己真正的意志。

到了大學研究所,開始存點小錢,開始離開父母監視的雙眼,我們可以去吃聖誕大餐,可以夜唱,可以交換聖誕禮物。我以為和大夥一起聚餐,大笑,交換禮物,拍照,我以為我應該是很認真的度過這個節日,但現在的我,對於這些回憶,只剩下難吃的餐點,尷尬的笑容,還有每次都假裝興高采烈的參加,但每次到了現場,卻都無限後悔的我自己而已。我只記得,難得幾次缺席的我,晚上十點去巷口買鹽酥雞,追劇配啤酒,和親人邊看邊吃著消夜,這就是最棒的慶祝方式阿!

就是這樣的頓悟,當了媽媽之後,對於聖誕節總是興趣缺缺,不想再落入這種惱人的循環中。但不知哪一年開始,先生不知哪根筋不對勁,忽然想要送姐妹倆聖誕禮物。看著先生繪聲繪影的描述聖誕老公公怎麼送禮物的,雖然很想戳破這一切,但想到平常我們是不太買玩具的,藉著節日送一個禮物給孩子,似乎也不是太壞的事。每年為了探孩子的口風,總是要偷偷摸摸的下單,收到包裹還要躲過孩子的法眼,找個空間藏好,還要在聖誕夜不被孩子發現,放禮物和糖果在床邊,每年都覺得為了這種事情實在太耗時間與腦力。今年已經成功請聖誕老公公去隔離十四天,改由爸爸來送禮物,希望明年可以直接進階到因為covid-19的關係,聖誕老公公都委託爸爸來送禮物就可以了!

雖然我對這樣的節日總是無感,但身旁總是有一群厲害的媽媽鄰居,為了孩子不遺餘力,每年聖誕節都認真規劃,從設計活動,準備餐食和蛋糕,我只能很弱的乖乖繳錢。看著孩子們玩的不亦樂乎,雖然整場下來,有的孩子因為無法和其他孩子玩在一起,有的孩子沒有換到想要的禮物,有的孩子沒吃到心愛的蛋糕,有的孩子玩一玩就吵架生氣,各種哭聲此起彼落,但仍不減孩子對聖誕派對的喜愛。每年都問我,今年還有聖誕派對嗎?

這只是截圖,小孩太多要碼了,只能找一張背影的


我仍然對於這種歡愉的節日沒有太多感受,但這幾年費心準備,努力不潑冷水,不翻白眼,倒也漸漸感覺儀式感悄然成形,是一種凝聚的感覺,即便只是一家人一起吃飯,窩在電視前看第101遍的冰雪奇緣,邊吃著消夜邊等著午夜時分,看著孩子們熟睡的臉龐,悄悄的放下禮物,隔天早上看她們興奮的拆開禮物,我想我還是會逼迫自己喜歡上聖誕節的:)

巨城聖誕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聖誕文字市集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