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拉拉

兩個女孩的全職媽媽,持續服役中。

原汁牛肉麵

此時,我無需面對旁人三三兩兩一起吃飯的歡樂場景,任憑霧氣爬上我的鏡片,無視黏膩潮濕的地板,我只想好好享用獨自一人的晚餐。
這不是牛肉麵


我一直鍾情於某連鎖店家原汁牛肉麵的味道,拜資本主義所賜,從我年幼營業至今,已超過二十個年頭,仍然屹立不搖,店面舊了又翻新,商品不停推陳出新,唯一不變的,便是原汁牛肉麵,這個長年不墜的熱銷商品,座落在每個城市的巷道間,持續散發出濃郁鹹香的香氣,餵養每個城市的人們。


店家有時會位於大賣場的美食街內,小時與母親去大賣場採買時,每每經過總是眼巴巴的望著點餐的吧台,看著大人或是學生呼嚕呼嚕的吃上一碗牛肉麵,我央求著母親中午不要再吃菜市場的便當,我想坐在這裡,坐在雖然昏暗,但至少桌子寬敞的美食街上,看著服務人員用沉重的瓷碗,端著熱呼呼的湯麵,享受難得不是便當的食物。


但不知是母親太挑嘴,還是價格對當時的物價來說太昂貴,常常斷然拒絕我。好不容易,某個假日,父親坳不過我的苦苦央求,終於同意讓我吃上一碗原汁牛肉麵。


我緊張的看著服務人員手上的號碼牌,不停與自己桌上的號碼相互對比,深怕服務人員漏了我的麵。好不容易,朝思暮想的牛肉麵終於上桌,深黑色的瓷碗映照著咖啡色的湯頭,麵條軟硬適中,牛肉不太過硬柴,稍稍軟嫩卻也帶著嚼勁,點綴著翠綠的小白菜,我沉醉於品嘗食物帶來的幸福感,母親卻冷不妨蹦出一句:「好難吃!」從麵條、牛肉、到湯頭,開始大肆批評。年幼的我不斷想著:「是不是自己不懂得吃?還是自己是井底之蛙?」活在這小小的城鎮,被未來的世界和大人們嘲笑著,笑著我不懂,我愚昧,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嘎然而止,不斷向上喧騰的煙霧,似乎也勾勒成一張嘲笑的臉,笑我未經世事,還敢隨意沉浸於幸福?


記憶不斷的更迭著,我再也不是當年的小女孩,當我一腳踏進台北車站南陽街周遭搭建起的補習叢林時,也像是宣示我三餐至少可以順從自己的意志。沒時間時,超商的飯糰豆漿就是一餐,有的時候,會跟著教室瀰漫的食物香氣、跟著不認識的同學的腳步,在台北車站錯綜複雜的小巷中,尋找大家口耳相傳,物美價廉的晚餐。但一來我不習慣在教室捧著油膩的便當,二來短短二十分鐘,看著秒針滴答滴答的走,我緊張著囫圇吞棗,深怕超出休息時間還無法解決手上的食物,根本沒有餘裕留心嘴裡的食物到底美不美味。


當我漫無目的的在重慶南路上尋找心中合適的餐點,遠遠的望見那熟悉的橘色招牌,裡面雖然沒有幾位客人,但我還是鬼使神差的踏了進去,點了熟悉的原汁牛肉麵加滷蛋,看著向上飄散的熱氣,先喝口熱湯,鹹中帶甜的牛肉湯頭,咀嚼著略帶Q度的白麵,再來點帶有肉汁的牛肉塊,吞下去的每一口,都溫暖著我的胃,瞬間回到我與它相遇的起點。從此,只要有時間,我便會熟門熟路的踏進去,叫上一碗麵,偶爾比較奢侈就搭配著小菜和飲料,偶而月底口袋快見底,便只會點個湯麵,一解口腹之慾。此時,我無需面對旁人三三兩兩一起吃飯的歡樂場景,任憑霧氣爬上我的鏡片,無視黏膩潮濕的地板,我只想好好享用獨自一人的晚餐。


這些年我在不同城市間流轉著,相遇的人事物,多多少少也因此改變了自己的味蕾。我已從當年的學生,轉變成兩個孩子的母親,時間在我臉上多少留下了痕跡,但當我獨自騎車,穿梭在車陣中,熟悉的橘色招牌兀自映入眼簾,綠燈亮起,在我經過店家的瞬間,用餘光瞄著店內,心裡想著,我又有可以獨自享受牛肉麵的時光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塔拉拉想什麼

塔拉拉

主要分享育兒筆記,身為女性的內心戲,不定期更新,歡迎進來打屁,聊天,講八卦,純抱怨。

011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