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光傾

關於自己總是最難的話題。 [email protected]

我把想念留在夢裡。

好像在拆散自己現實裡的感知,把夢和現實用力拉扯,才能分辨。

發現,原來自己是個容易做夢的人。

近來的生活不再像之前那般忙碌,也許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便還是多夢,惡夢的成分卻少了些。

畢業後的這段日子,認真算起來,也就兩週的時間。明明算是假期,身邊的大家聚在一起的時間卻一點也沒增加,聚會的邀約反倒被拒絕的居多。

可能有些不太適應吧,因為和說好的不太一樣。走的走,散的散,完美地驗證那句老話: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她大概是我認識的朋友中,最早進入下一個階段的。就在昨天,大概晚上十點多,收到了她傳來的一張照片,是關於她現在所在的新環境。她剪了短髮,很短很短。和幾天前見到的她已經不太一樣了。

突然,想起一些片段的記憶,隨後又突然意識到那其實是前些日子做的夢。有些奇怪的感覺。好像在拆散自己現實裡的感知,把夢和現實用力拉扯,才能分辨。

夢裡有她,有我。她給了我一樣東西,但我至今還未想起是怎麼樣子的。和她在學校裡閒晃了一陣子,有一段路我們都沒有說話,記得那時的感覺,我知道我們即將迎來分別。

感傷一陣子後,我嘲笑自己竟曾笑著和身旁的朋友說這些分別,總是讓人無感。但事實是,在分別前,早已逼迫自己淡然處之;在分別時,告訴自己還能再見,害怕自己的眼淚栓不住;在分別後,默默學會在沒有任何人相伴的地方,努力成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