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光傾

關於自己總是最難的話題。 [email protected]

最末班離去的車,時間催促才捨得離開。

雖沒有來時那般寒風刺骨,但我覺得現在的自己滿目瘡痍。

戴了一整天都隱形眼睛乾得就要剝離,所在的月台雖沒有來時那般寒風刺骨,但我覺得現在的自己滿目瘡痍。

遠方高速公路上行駛的,是載我到站,現在離我而去的媽媽,五分鐘前我和她打了一通不到三十秒的電話,因為我把車票的目的地和出發地訂相反了,又已經過可以退票的時限了。

那一刻,我發現自己好像沒有人可以求助。我要自己回去自己的租屋處,回到我自己選擇的地方,只有我自己,對,也只能這樣。我只能這樣告訴自己。

終於坐上了車,真是歷經一番波折,主要是在心裡。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下一秒,我已全身癱軟,因為我搬了三天的家,在我難得的假日。

明明沒有特別去想,但今天發生的一些事情已經自動徘徊在我腦裡。我在家人的車裡打翻了水、在家裡打破了玻璃瓶、買錯了車票.......,我是應該樂觀一點,至少我的狗狗今天似乎終於明白牠要和我分離一段時日,牠在離別時和我撒嬌,一屁股坐在我身上,大概是為了留下牠的記號。

媽媽還幫我準備了好多吃的,其中好多都需要冷藏或者冷凍,導致我現在在擔心租屋處的冰箱已經塞不下了,還買了一盒巧克力和一個可愛的袋子,只為讓我選要和朋友交換的禮物,偏偏,她買的東西都很對我胃口。

完蛋,好想哭。

最末班的車窗外,能看到的景色少之又少。一盞盞的電燈往後奔去,即便是因為我在向前,睡意已經足夠,但我閉不上眼。

我可以一直衰運連連,但能不能告訴我,會有好運的那一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