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光傾

關於自己總是最難的話題。 [email protected]

我和租屋處的那隻蜘蛛

想著也許是我先離開。

蜘蛛在我的天花板結網
想了幾天我還是沒有清除
想著也許是我先離開這裡
好好共處也不是件難事

幾個月後牠擴張了牠的網
我挪移所有家具
還是沒有清除牠的存在

床已和最開始不同
原本孤立在空間中
現在靠在一個牆角
和牠一樣
只是一個在上在下
然後沒有相對望

再幾個月我會帶走自己的所有
搬去必須事前找好的落腳處
開始一段不長不短的生活

不知道牠還在不在
新的人是怎麼看待牠的
可能我會被說骯髒
但無所謂
就連在同一個空間裡待過將近半年的我和牠
也從不相識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