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滕彪:香港廢青與中國小粉紅

這是多麼吊詭的事情:本來應該和港人一道反抗暴政、爭取民主的大陸人,這一次大多數站在了專制一邊。而命運多舛的被詛咒者,站在了拯救詛咒者的最前線。

1、厲害國

2019年6月9日香港百萬人“反送中”的遊行隊伍裡,有一位大陸獨立記者黃雪琴,她紀錄了遊行過程併發在網上,當天深夜,廣州警方便找到她父母、哥嫂、男友、男友的父母進行騷擾和威脅;黃雪琴回國後不久,被以尋釁滋事罪名拘留。7月7日,一個叫“自由小陸”的人去香港參加示威,舉著自己手寫的一小條標語:“我來自大陸,謝謝你們,香港人,絕不放棄爭取自由”,他回深圳後立即遭拘留十天。維權人士衛小兵、全世欣也因為支援香港的言論而被關押。類似的例子除了被披露出來的20例左右,肯定還有不少。

但這只是一小撮“反動分子”或“賣國賊”。絕大多數中國人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情和前因後果。而在國內和國際舞臺上大放異彩的,是厲害國的小粉紅。

“厲害國”的說法,它來自宣傳習近平和共產黨的電影《厲害了我的國》。中共一直把煽動民族主義當作加強專制的一把利器。“百年國恥”,“落後就要挨打”,超英趕美,韜光養晦,國家統一,“中國可以說不”,中國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一而足。中共把中國塑造成前後兩個形象:國力衰弱時是時刻準備報仇的受害者形象,國力強大後則是“沒想到老子也有今天”的暴發戶嘴臉,急不可耐地四處挑釁。一帶一路,千人計畫,大外宣,反美反日,反法反韓,武力恐嚇臺灣,軍事演習,南海造島,新疆集中營等等,加上党國一體、個人崇拜、高科技全面監控社會,具有中國特色的納粹主義迅速崛起。《厲害了我的國》、《戰狼》、大閱兵就是中共極權美學的叫囂之作。

一個國家的屈辱歷史可以凝聚人心、激勵國民鬥志,這本來是好事。但中國被中共反人性的極權體制所劫持,國民認知和情感被一步一步引向邪路。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技術進步並未帶來開放和自由,政府對信息、言論、信仰和民間社會的控制卻變本加厲。幾代人生活在以血腥暴力為基礎的洗腦環境中,資訊被控制、歷史被剪裁、教育被扭曲、新聞變成宣傳、獨立思想被制裁、反抗性的表達和行動要付出自由乃至生命的代價。毫不奇怪,這種環境培養出來的絕大多數人,只能是腦殘、狂熱分子或小粉紅。他們缺乏愛與寬容,缺乏自由精神與獨立人格,無力進行批判性思考和行動,內心空虛卻充滿暴戾之氣,易被煽動、易走極端,卻自以為是真理和正義的化身。

“槍桿子裡出政權”的強盜邏輯、跌破底線的歷次政治運動、制度性的腐敗、壞人當道而有良心者悲慘入獄,這都導致整個社會彌漫著仇恨、犬儒、奴性和虛偽。到處是對權力和金錢的不加掩飾的貪欲,不擇手段的官場惡鬥,小人得志的暴發戶心態,勝王敗寇、弱肉強食的社會達爾文主義,“今朝有酒今朝醉”、“我死後哪怕洪水滔天”的享樂主義、機會主義和無賴主義。以勝負來代替是非判斷,以權力崇拜來代替獨立思考,以精緻的利己主義來代替獨立人格,以狂熱狹隘的民族主義來代替自由和人道主義,以極權美學來代替真正的審美。這些正是小粉紅得以茁壯成長的精神土壤。

2、 小粉紅

小粉紅們大概是這麼一群人:党國不分,愛党愛國,狂熱的大一統、大漢族主義思想,歧視甚至仇恨藏人、維吾爾人、穆斯林等,排斥普世價值,相信中國已經強大,而西方國家一直想通過顏色革命來分裂中國、推翻中共政權,非黑即白,盲目排外,總之他們接受共產黨灌輸給他們的一切資訊、思想和情感。從08年奧運火炬傳遞時的紅海洋,到圍剿家樂福,從帝吧出征攻佔蔡英文的Facebook,到砸日系車、日本店,抵制肯德基、麥當勞、NBA,小粉紅一路走來,高歌猛進。

來自河南南陽的泥瓦工蔡洋,是他們當中的一個優秀代表。他最愛看“抗日神劇”,每每出現殺“小日本”的鏡頭時,“他特別興奮,有時一邊看還一邊說打打打。”2012年9月15日,中共煽動反日遊行,很快發展到打砸搶,大量的日系車被砸被掀翻,一家索尼店被砸毀,連門口的矮樹都被拔起來扔在地上。一些人在路邊搜尋身著日本品牌服飾和拿著日本品牌相機的人,一名外國遊客的「尼康相機」被砸。一位大學生因身穿川久保玲的針織衫,被扒光衣服,只剩一條內褲……此時蔡洋手持U型鎖,朝一輛豐田車的車主頭上猛砸了數下,造成車主重傷。

打著愛國的旗號,大義凜然地進行著邪惡的犯罪。義和團和紅衛兵的心理結構和行為模式深入小粉紅的骨髓。

反送中運動爆發後,中共先是嚴格封鎖資訊,假裝香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7月中旬後開始選擇性報導,極盡歪曲之能事。中共媒體其實不應被稱作媒體,它們不僅掩蓋真相、顛倒黑白、煽動民族主義,而且還傳播恐懼,對抗議者進行污蔑和恐嚇;既是宣傳機器、又是鎮壓工具。他們輕視港人要求民主的勇氣和決心,不敢承認港人的身份認同已發生深刻變化的事實,也不敢面對中共一再背棄一國兩制承諾的黑歷史。“使人們寧願相信謬誤,而不願熱愛真理的原因,不僅由於探索真理是艱苦的,而且是由於謬誤更能迎合人類某些惡劣的天性。”(弗蘭西斯•培根)

小粉紅不分男女、不限海內外、不限於年輕人,而是整整幾代愛國賊的化身,他們的活動也不限於網路上的攻擊、謾駡和暴力威脅,只要有機會,就會走上街頭表現愛國熱情。不過沒有中共的明示暗示,小粉紅在國內絕不邁出家門一步;愛國也要聽政府的統一口令。在海外就自由多了,打標語、喊口號、舉國旗、唱國歌、撕海報,對支持香港的人士進行侮辱、威脅乃至人身攻擊。

在南澳洲大學,面對香港女生喊出Hong Kong stay strong,小粉紅們則齊刷刷地喊著不堪入耳的四字國罵,重複數次,響徹雲霄!

在澳大利亞街頭,出現了大陸留學生毆打香港學生及ABC記者的事件。

在多倫多,愛國賊們開著貼著國旗的豪華跑車、罵支持香港的人為“窮B”。

在倫敦,一位小粉紅打出英語標語Kneel Down And Lick Your Master’s ASS(跪下,添你主子的P)。

在臺灣,大陸遊客和陸生多次撕毀連儂牆的海報,並多次引發肢體衝突。破壞連儂牆的事情也發生在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很多地方。

在悉尼市政廳,小粉紅們高喊:“你們不喜歡香港,就滾她媽的蛋,留島不留人!”這和習近平說的“任何人想分裂國家,一定是粉身碎骨”異曲同工。習近平和小粉紅的共同努力,讓“赤納粹”這個詞流行起來不是沒有道理的。有評論說,一百多年前,中國留學生將現代文明帶回中國;一百多年後,中國留學生把野蠻與卑劣撒向世界。

3、 香港廢青

“小粉紅”們跟著中國政府的腔調,把香港的抗爭者稱為港毒、暴徒、恐怖分子,一個在雨傘運動流行的詞「廢青」,又再度火熱起來。“廢青”被認為是這樣一群人:窮、頹廢、沒出路、不愛國、受到西方的洗腦或收買、不務正業整天上街抗議、打砸搶……。香港的抗爭者有學生、教師、律師、會計、公職人員、醫生護士、基督徒等,有十幾歲的孩子和80多歲的老人。在小粉紅眼裡,上街抗爭的每一個人,都在“廢青”之列。

看看廢青們到底有多“廢”:

在6月9 日之前,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能預料到“送中條例”竟在抗議聲浪中被撤回。在重大政治議題上幾乎不向人民妥協的中共,這一次也不得不讓步。香港人完成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使命。香港感動和鼓舞了全世界。沒有港人的巨大勇氣和堅韌抗爭,香港問題不可能引起全球主流媒體的持續關注,以及西方政府和民間的堅定支持。

一次又一次地上街抗議,最多的一天達200萬之眾。整個抗爭基本保持和平理性,沒有傷及無辜群眾,沒有衝擊普通商店,沒有走向無序狀態,並依然得到大多數市民的理解。而本次運動中,合理非與勇武派的不割席,恰恰是運動能夠引起國際關注、能夠實現五大訴求之一、能夠持續下去的最重要策略。

香港的抗爭極具創意,體現了成熟的鬥爭經驗以及互聯網的雲智慧。集會遊行、快閃、靜坐、佔領、手牽手人鏈、流水集會、靜默遊行、燒衣祈福、逛街、罷工、罷課、罷市、連儂牆、創意標語、合唱、漫畫、電影放眏、擁抱路人、接力絕食、汙損政治象徵物、議會鬥爭、全球遊說……合法抗議與公民抗命交會一起,本土勇武和“合理非”形成默契,“be Water”,水可以柔軟、流動、滲透,也可以洶湧澎湃。香港是社會運動的教科書。

示威者們向受到影響的國際乘客、商家市民鞠躬道歉。每次遊行結束後,大量志願者留下來清理垃圾,把街道廣場打掃乾淨。8.18大集會,滂沱大雨中,170萬人占在擁擠的街道上,寸步難行。多架救護車經過,人流自動分開,如同「摩西分紅海」。9月1日,为营救困在机场的“和你塞2.0”行动者,香港网友发起「backhome」运动,约有5千部私家车赶到现场接送示威者,被称为港版「敦刻尔克大撤退」。一曲“願榮光歸香港”,聽了無不為之動容,像極了未來的國歌。

迄今為止約有2000多人被捕,最小的被捕者只有12歲,至少兩人被打瞎眼睛,十多人自殺和死因不明,受傷者多到難以統計。廢青們面對的,是警方的催淚彈、布袋彈、橡皮彈、電棍、高壓水槍、乃至實彈,是黑社會、便衣特務的無差別暴力,是禁面具法等扼殺抗爭的舉措,是被捕和牢獄之災,是“化整為零的屠殺”。

廢青們並非沒有缺點或過錯;運動的走向也難以預測。但讀過《烏合之眾》等著作的人應該都知道,在群體心理的激發之下,在激情澎湃的群體行動中,不走向極端、瘋狂和非理性,是多麼困難!何況是通過互聯網組織起來的無領袖、無大台的運動,何況香港抗爭者遭受了這麼多的鎮壓、襲擊和羞辱,何況抗爭隊伍裡混進了大量便衣、特務!

4、兩種力量

全世界都佩服港人的素質之高,唯有中共和小粉紅污蔑他們為暴徒和廢青。中國小粉紅和香港廢青幾乎是人性的兩極,也象徵著當今和未來數十年內世界舞臺最重要的兩種政治力量:一個是想要以專制模式塑造國際秩序的中共紅色政權,一個是不屈不撓捍衛人權、爭取民主的全球自由力量。

對籠中之鳥來說,飛翔是一種病。《人民日報》批判香港教育使用“毒教材”、“泛政治化”、“缺乏是非標準”,還有官方文章把責任推給“愛國主義教育”的缺失、“不設標準,自由思考”的開放式教育以及一些教育者“別有用心”。這真是賊喊捉賊。中共體制下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洗腦和毒化教育,“政治掛帥”、顛倒是非,整齊劃一、集體主義,摧殘審美、自由和獨創性。和所有極權體制一樣,中共新聞教育出版事業的主要宗旨,是使人民變得愚昧、盲從,“既沒有自我治理的能力,也沒有自我實現的意願”,從而使統治者更隨心所欲地統治。愛國賊們可能也去香港買奶粉,可他們從沒想過或者說沒有能力去想:放著家門口的奶粉不買而跑到香港去買奶粉,這背後的制度原因是什麼?愛國賊們也愛看香港電影、聽香港歌曲,可他們從未想過,彈丸之地的香港為什麼可以成為如此繁榮的電影、音樂原產地?人口不及瀋陽市、面積不如北京市密雲縣的一半,如何創造了全球豔羨的東方之珠?

1980年代之後中國大陸出現了有限度的自由化,從而產生了少數的覺醒者。可惜的是,習近平上臺後,這有限度的自由空間也幾乎被扼殺殆盡。中國產生覺醒者的數量和速度都在大大降低。

只靠央視、環球時報、微博、微信來獲取資訊的人們是多麼可憐?上不了Google、twitter、facebook、Youtube的人們要被時代甩出多遠?沒有投票權、甚至也沒有自由去爭取投票權的制度將蹂躪人們多久?但最可怕的專制,不是讓人無力反抗、不敢反抗,甚至也不是讓人不知被奴役、習慣了被奴役的專制,而是讓人崇拜壓迫者、詛咒反抗者並希望成為壓迫者的專制。

“你害怕被逮捕嗎?”“我更害怕失去自由。”面對記者提問,一個普通的香港“廢青”這麼回答。

被小粉紅們謾駡和攻擊的香港廢青們,正在為自己爭取民主和自由,也在為改變生產小粉紅的專制體制而流汗、流血、冒著失去自由和生命的危險。他們深知:中國不民主,香港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和自由。他們深知,小粉紅們也是專制的受害者,因為專制讓他們無法獨立思考和自由行動。

這是多麼吊詭的事情:本來應該和港人一道反抗暴政、爭取民主的大陸人,這一次大多數站在了專制一邊。而命運多舛的被詛咒者,站在了拯救詛咒者的最前線。

原载《苹果日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