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奥运洗白与运动员的自由

习近平上台后倒行逆施,屡屡使国际社会感到惊愕和愤怒。但习近平当局打压异议人士、全面监控社会、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很多做法,都可以从2008年前后找到线索。而中共政权正在用奥运会为自己洗白,每一个参赛运动员成了中共宣传的棋子。如果运动员保持沉默,良心当受谴责。


(一)

如果运动员在北京冬奥会期间就人权等敏感问题发表看法,会有什么后果?针对这个问题,北京奥组委对外联络部副部长杨舒回答说:“任何符合奥运精神的言论,我相信都会受到保护。而任何行为或言论违背奥运精神,特别是违反中国法律规定,也会受到一定的惩处。”他还补充说,取消运动员的注册有可能是违规者受到的一种处罚,将有"专门部门 "调查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言论。

这就是对运动员的赤裸裸的威胁了。

2015年起,国际人权组织就一直抗议国际奥委会允许人权状况不断恶化的中共政权再次举办奥运。 在中国异议人士被大规模抓捕、西藏人自焚、自由香港被摧毁、维吾尔种族灭绝正在发生的背景下,让北京主办奥运会,是对奥运精神和普世价值的严重亵渎。过去一年里,国际社会发起了一波又一波抵制北京奥运的倡议活动,美国、立陶宛、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丹麦、荷兰等国家,都宣布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

中国在申办2008年奥运的时候,郑重做出改善人权法治的承诺;但事实证明,那完全是对国际社会的公然欺骗——北京奥运期间和之前之后,中国人权状况明显恶化。遭遇侵权而长年上访的杨春林因发起“要人权不要奥运”的联名呼吁,被重判六年并遭受严重酷刑。因奥运场馆建设,叶国柱的房屋被强行拆毁,之后因为上访维权行为被判刑并在狱中遭受酷刑。两位年近八十的老年妇女因为申请游行而被劳教。在奥运期间,对上访人士、人权工作者、异议人士的威胁和控制骤然升级;对民间基督徒、法轮功和其他宗教的迫害变本加厉;对西藏的镇压升级,2009年至今有150多名藏人自焚抗议,这是人类史上从未见过的惨剧;严密的安保措施给市民带来诸多不便,秘密警察迅速增加,网格化维稳体系得以建立,奥运成了中共打造“高科技极权主义” 的契机;临近奥运的2008年7月底,中国媒体就得到了三鹿牛奶可能导致婴儿肾结石的线索,但为了不影响奥运,中宣部发令禁止报道任何与食品安全有关的负面新闻。三聚氰胺奶粉的丑闻被强行压下,致使数十万儿童继续食用毒奶粉。中共的奥运本来时为了粉饰太平,不可能考虑什么民众的自由和福祉。

2008年至今,中国对人权的践踏变本加厉。习近平上台后倒行逆施,屡屡使国际社会感到惊愕和愤怒。但习近平当局打压异议人士、全面监控社会、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很多做法,都可以从2008年前后找到线索。

(二)

运动员的自由和安全不能保障,也是一个抵制北京奥运会的理由。最近中国奥委会官员的讲话也验证了这一点。据多伦多大学 “公民实验室”的报告,应用程序“冬奥通”(MY2022)关于传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出行信息及其他个人数据的部分,没有对数据进行加密,政府可以轻而易举进行监控,而且该应用程序的代码中还包括一个含有2422个政治关键词的清单,包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词汇、常见的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以及习近平的名字,还有藏语的达赖喇嘛、维吾尔语的古兰经等。参加奥运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的隐私可能处在巨大的危险之中。荷兰、英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奥委会建议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将手机和笔记本电脑留在家中,甚至提供临时设备供比赛期间使用;保护记者委员会(CPJ)敦促去中国的记者们使用干净的个人设备,开设新的电子邮件账户,"假设你的酒店房间处于监控之下","避免安装中国的微信应用......因为它可能会收集大量数据,包括消息和通话"。

加拿大人更有理由担心他们去北京参赛的运动员的人身安全。为了报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 中共在境内迅速绑架了两名加拿大人作为人质,他们被关押了接近三年、 在孟晚舟登上回国的飞机之后,才得到释放。没有人知道,中国政府会不会在奥运期间因为政治原因把外国运动员控制起来当做人质。

中国政府热切地举办奥运会和其他国际赛事,不是因为他们对体育的热爱,而是因为他们要把体育赛场变成捞取政治合法性的舞台,变成掩饰和洗白专制暴行的工具。国际特赦组织专门发布报告警告说,中国会利用冬奥会来转移对维吾尔种族灭绝和香港人权问题的注意力,研究员阿尔坎-阿卡德说,"不能让北京冬奥会成为中国当局的一次单纯的体育洗白(Sportswashing)机会,国际社会也不能成为宣传活动的同谋。”

运动员的自由和人权不在中国政府的考虑之列。就像乒乓球国手何智丽遭遇的那样,在举国体制下,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领导甚至要求运动员故意输掉某场比赛。曾为中国国家体操队队医的薛荫娴揭露,中国在1980、1990年代,包括足球、田径、游泳、排球、篮球、乒乓球、体操、举重等几乎所有比赛项目的运动员都被强制服用兴奋剂。“如果运动员拒绝服用兴奋剂,就面临被勒令离队的命运,任何敢于发出反对声音的人都面临坐牢的命运。” 中国官员明知这些药物会造成对运动员身心的巨大伤害,但对中国政府来说,运动员的身体和生命,也不过是实现政治目标的工具而已。

中国足球的后起之秀维吾尔族球员叶尔凡·哈兹姆(Erfan Hezim),曾被关押在“再教育中心”达11个月之久,在此期间,国际职业足球联合会(FIFPro)和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叶尔凡。他只是新疆集中营被关押的上百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之一。 美國籃球員哈柏(Jeff Harper)2020年初飛往中國深圳參加賽事,期間介入一對情侶的激烈爭吵,為了保護女子而將她的男友推開,他在未被控任何罪名的情況下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長達8個月。在中国的法律实践中,这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实际上是没有任何人权保障的一种黑牢。

世界网球冠军彭帅因为一条揭露张高丽的微博而被禁言、被失踪,至今没有自由。在彭帅事件上,国际奥委会扮演了极为可耻的角色:一再地帮助中国当局掩饰,成为中国政府危机公关的工具和强迫失踪的帮凶。

即将举行的北京冬奥,将是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个无法清除的污点。美国运动员、两届奥运滑雪金牌得主米凯拉(Mikaela Shiffrin),对国际奥委会强加给运动员的这种两难境地公开表达不满,她说,"奥运会很重要,你不希望错过它。你当然不希望被置于不得不在人权、道德和能够做你的工作之间做出选择的境地"。

(三)

如果运动员不愿意公开抵制北京奥运,他们是否应该在北京参赛的时候自由地表达他们的想法呢?风险会有多大呢?

《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规定:"在任何奥运场馆中都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或种族宣传。"这条规定限制了运动员利用奥运会的机会表达政治观点,实际上是对运动员自由权利的不当的约束。但是这一政策已经有所松动,允许在尊重选手和不影响比赛的情况下做手势表达意见,而且在东京奥运会之前增加了一些例外,运动员在接受采访时、在社交媒体上以及在比赛开始前的赛场上,都有 "机会表达自己的观点"。针对中国政府的警告,澳大利亚体育部长理查德-科尔贝克(Richard Colbeck)说,澳大利亚政府反对中国政府对运动员言论的限制,并坚持认为运动员有权在奥林匹克舞台上自由发言。

中国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行为是最严重的践踏国际法的暴行,跌破了任何人应该容忍的道义底线。而中共政权正在用奥运会为自己洗白,每一个参赛运动员成了中共宣传的棋子。如果运动员保持沉默,良心当受谴责。

那么运动员公开表达真相的法律风险有多大?中国宪法虽然规定了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但在中国,党大于法,在任何涉及党的利益的事项上,宪法等同于废纸。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言论监狱,每年关押的记者、作家、网民的数量几乎都居于全球榜首。很多人因为表达政治观点而被随意逮捕、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煽动分裂国家”、“扰乱公共秩序”或“寻衅滋事”等罪名。中国运动员的任何批评当局的言论都会遭受打压,我们不应该鼓励他们振臂高呼。

但来自海外的、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运动员,如果在接受采访时、比赛前后、管看比赛时,或者在社交媒体上表达看法、做出某种手势、穿戴某种表达性的服饰、打出某些旗帜或标语,并不会有太大麻烦。中国当局不得不进行政治和外交方面的衡量。“打倒共产党”、“习近平下台”这些口号风险太高,但呼吁释放某个良心犯、问一问彭帅在哪、在采访时谈及新疆、西藏或香港,这不会导致可怕的后果。——从道德伦理上,我们不能鼓动他人做有风险的事情;但一个人主动选择去参加一场残暴政权用来洗白自己的赛事,应该知道,“沉默即是共谋”。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从天安门到香港/滕彪

种族灭绝、天安门屠杀与词源谬误/滕彪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