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微笑的彭帅与维吾尔火炬手

迪妮格尔的火炬和彭帅的微笑里,是细思极恐的真相。当人们不能反抗也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他可以保持沉默;当沉默也不被允许、只能被迫微笑的时候,你可以想象这种恐怖和荒谬。
镜子里有一名年青男子,正在监视着彭帅;而彭帅的每一次公开露面,都有人陪同,也就是监控。彭帅所面临的情况,是一种更复杂、更微妙的“电视认罪”。她承受了恐怖的威胁、遭到全天候的监控,别无选择,只能配合着出场、谈话、微笑。我称之为“强迫失踪期间的强迫露面” 。

(一)

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20岁的滑雪运动员迪妮格尔把最后一棒火炬嵌入大雪花形状的主火炬台中。她说:“我想的是国家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我一定要很好地去完成它,心里无比自豪和骄傲。”

的确,这个任务比看起来来要重要的多。 奥运点火仪式经常选择代表一个国家精神风貌的人物,比如杰西·欧文斯和拳王阿里。中国政府选择了迪妮格尔,因为她是维吾尔族。北京要传达的信号再明确不过:你们西方敌对势力以侵犯人权尤其是维吾尔问题为借口来抵制奥运会,现在全世界都看到了我们是如何对待维吾人的,都看到了维吾尔人的微笑,你们的谎言难道不是不攻自破吗?

迪妮格尔所参加的这场奥运会,因为中国严重践踏人权而受到美国、加拿大、英国、立陶宛、澳大利亚、丹麦等国家的抵制;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直接称之为“种族灭绝奥运会”。在迪妮格尔的家乡,她的同胞——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民族——正在遭受极为恐怖的人道灾难。至少一百万人被关入集中营。中共声称要通过这些“再教育中心”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但事实上实施的是国家恐怖主义,被关入拘禁营的理由包括了留胡子、带头巾、超生、点击境外网站、曾经在斋戒月关闭自己开的餐馆、手机里存储“反动照片”,等等。迪妮格尔经常出国参赛,但她的很多维吾尔同胞因为曾经出国留学或旅游、与境外的亲友联络、甚至试图申办护照而被关入集中营。我的好友、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因为他的政治观点而被判无期徒刑,而就在2015年北京获得冬奥主办权的时候,他的25岁侄女在购物途中被警方在检查手机时,查出有叔叔伊力哈木的照片和一篇自由亚洲电台的相关报道,被乌鲁木齐市法院判刑10年。

1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也有一位维吾尔火炬手,当时17岁的卡马蒂尔克被选中传递奥运圣火。但在北京第二次获得奥运主办权的第二年,他的父亲,维吾尔文学编辑、作家亚尔昆-罗兹被逮捕,并被扣上 "颠覆国家政权 "罪名而被判处15年监禁。卡马蒂尔克现在成了抵制奥运的人权活动者。

集中营的关押者受到系统性的洗脑、酷刑、强迫劳动。在向外传递信息极为困难和危险的情况下,仍有数以千计的关押期间死亡的案例得以记录。一些女性受到集中营看守和中共官员的轮奸和性侵。维吾尔人被强迫绝育、强迫放弃信仰,儿童被强迫与家长分离、上百万汉人干部强行入住维吾尔家庭。就在运动员们在“一起向未来”(“Together for a Shared Future”)的冬奥口号下欢聚的时候,所有这些暴行都在持续。未来没有共享,未来已被屠杀。

(二)

我不想责备迪妮格尔。回顾一下1936年希特勒奥运会。 纳粹党高调宣称,犹太人和黑人不该被允许参加奥运会,因此美国等西方国家考虑进行抵制,希特勒政权只好做出妥协姿态,公开宣誓将遵守奥林匹克宪章,让所有种族都有均等机会参与。柏林奥运期间希特勒试图营造出一个开放、宽容的德国形象:仇恨犹太人的言语和运动暂停,原本随处可见的“犹太人不受欢迎”的街头标示被撤下,最激进的反犹报纸《前锋》临时下架,而且找来一个犹太运动员海伦·玛雅(Helene Mayer)来充点门面。国际媒体报道说,“死神放假了”。

海伦·玛雅接受了柏林奥运会的邀请代表德国参赛,戈培尔要求新闻界 "不得对海伦的非雅利安人血统进行评论"。 她赢得花剑银牌后做出了引起很大争议的举动——在领奖台上行纳粹礼。但是后来她说,这是为了拯救她的关在集中营的家人。

迪妮格尔或许没有家人关在集中营,但她很可能有亲戚朋友在集中营里;几乎每一个维吾尔人,都有认识的人正在被关押或曾被关押过。维吾尔人要么是囚徒,要么是人质。迪妮格尔是习氏奥运的海伦·玛雅。她十分清楚,假如她在点火的时候突然做出抗议举动,她和她的家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三)

另一位中国女运动员牵动了更多人的心。世界网球冠军彭帅在2021年11月2日发出微博揭露前副总理、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之后,她的账号迅速消失,相关消息被清除,连韩国电视剧《总理和我》 也遭牵连。彭帅本人也彻底失踪,半个月后,中國官媒開始陸續釋出彭帥在公開場合現身的畫面,但这些信息漏洞百出,只能引发更多質疑。 眼看北京冬奥在即,被专家称为腐败专制的国际奥委会赤膊上阵,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屡次配合中国政府进行拙劣表演,成为压制自由的帮凶。最近,彭帅曾在冬奥会现场观赛,并对法国媒体说,自己从未指控任何人性侵她,还说微博帖子是自己删除的。在媒体公布的照片上,彭帅轻松地微笑着,似乎告诉世人她是安全的,而且自由。

但是真相在细节之中。在这张照片里,镜子里有一名年青男子,正在监视着彭帅;而彭帅的每一次公开露面,都有人陪同,也就是监控。就像迪妮格尔在点燃火炬之后,刻意回避或者不被允许与外国记者交谈,她只出现在中国的官方媒体上,表达她的喜悦、骄傲和感激。

彭帅在2021年11月份自由的时候,和被失踪之后的说法,已经相当不同。哪一个更可信,是不言而喻的事情。民主国家的人们恐怕难以想象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权力有多大,难以想象法律在政治局面前如何不堪一击,也难以想象一个身处中国的人指控政治局常委或揭露他的丑闻,可能面临多么可怕的后果。


中国当局越来越多地使用威胁、酷刑来强迫人权捍卫者、异议人士等被拘押者认罪,证词是由秘密警察提供或进行审查,强迫被拘留者背下来,一遍一遍地彩排,直到效果满意为止。“

要理解彭帅的处境,我强烈建议阅读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发布的研究报告《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它分析了45个被迫上电视认罪的案例,提示出中国当局越来越多地使用威胁、酷刑来强迫人权捍卫者、异议人士等被拘押者认罪,证词是由秘密警察提供或进行审查,强迫被拘留者背下来,一遍一遍地彩排,直到效果满意为止。“ 这些电视认罪被用作对国内民众的宣传工具,甚至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在中国获得奥运主办权3个月后,中国秘密警察在泰国绑架了持瑞典护照的诗人、出版人桂敏海,并将他带回中国,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肉体折磨和精神酷刑之后,他出现在电视上,声称自己自愿回到中国,放弃瑞典公民身份,拒绝国际社会的帮助,也否认自己的病情。在桂敏海所谓的忏悔视频中,他的衬衫神奇地改变了颜色,显示出他“忏悔”了不止一次。

在国际奥委会宣布北京获得奥运主办权的三个星期之前,中国展开了针对人权律师的大清洗,320多名人权律师受到波及。其中包括谢阳律师,他受到长时间单独羁押、脑袋被打肿流血、长时间坐吊吊椅导致双腿肿胀异常、被殴打至昏厥等等。酷刑的消息曝光之后,他在新一轮的虐待之下,被安排在官方媒体上声称,之前受酷刑的说法是他和另一位人权律师江天勇编造出来的。在北京冬奥会开始的两个星期前,谢阳再次被抓捕,并关押至今。

彭帅所面临的情况,是一种更复杂、更微妙的“电视认罪”。她承受了恐怖的威胁、遭到全天候的监控,别无选择,只能配合着出场、谈话、微笑。我称之为“强迫失踪期间的强迫露面” 。

(四)

2008年314抗议之后,中国外交部于4月9日精心安排外媒记者团到藏区参观,在访问拉卜楞寺时,二十多位僧人举着自己画的雪山狮子旗和写的标语跑出佛殿,用藏语呼喊“我们要求人权,我们没有自由,我们要达赖喇嘛回来”。37岁僧人嘉央金巴当时用英语喊“西藏要自由”,他于当晚被捕,拘押15天后放出来时,“不仅双目失明且全身骨头都被砸碎,站不能站、睡不能睡”,不到三年悲惨离世。至少另外两人被判无期徒刑和15年。 彭帅和迪妮格尔是否知道这些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清楚地知道这么做的危险。

在网络上评论彭帅和张高丽事件也是危险的事情,评论火炬手迪妮格尔也一样。有维吾尔人写到,“我怎么就兴奋不起来”。在开幕式之后的几天里,新疆喀什、阿克苏、库尔勒等地至少有二十三名维吾尔青年,因为类似这种评论遭到拘留和经济惩罚,最大的21岁,最小的仅15岁。

迪妮格尔的火炬和彭帅的微笑里,是细思极恐的真相。当人们不能反抗也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他可以保持沉默;当沉默也不被允许、只能被迫微笑的时候,你可以想象这种恐怖和荒谬。一个被迫说2+2=5的社会,比一个不能说2+2=4的社会,要恐怖8964倍。

本文的英文版发表于《外交政策》2月20日。https://foreignpolicy.com/2022/02/20/olympics-china-genocide/

中文版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北京的奥运会与种族灭绝

北京的人质外交能否惊醒国际社会/滕彪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