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forbole 的聯合創辦人,愛比特幣但不是 maximalist,愛百花齊放但對 shitcoins 零容忍。亦請關注我們的區塊鏈資訊平台 @bigdipper 及去中心化社交網絡 @desmos

再談 Crescent

https://crescentnetwork.medium.com/a-star-is-born-the-crescent-story-525bc3640b6a

(本欄不提供投資建議,大家務必衡量風險。)

這幾天 CRE 由高位 $3.6 左右急跌至 $2.1 附近,去掉了一些 FOMO,都是合適時機說幾句。不過先賣個廣告,希望大家幫手 Follow 我系列的一眾 IG:

https://www.instagram.com/mclaren.tee/ (我吹水 all things crypto)

https://www.instagram.com/tsflam (我的 foodporn)

https://www.instagram.com/terence.profile (我吹水 all things non-crypto)

https://www.instagram.com/coinqueror (我團隊負責,給 Crypto 新新手)

https://www.instagram.com/forbole (Forbole 官方 IG,未有內容,還在想要怎樣搞,哈)

https://www.instagram.com/desmosnetwork (Desmos 官方 IG,正佈署大搞 :)

這文是基於 IG 的文章再作補充,所以看了 IG 後仍要看此文。另外還有些前提:

  • 我不追求精確,無謂浪費這些時間,我只講一個方向性的論述,大家自行鑽研就好啦 :)
  • 持有 bCRE 就代表了正進行 CRE 的流動性質押挖礦,1 bCRE 的兌換比率會一直多於 1 CRE,因為 bCRE 內含挖礦收益,為簡化理解,我就先假設兩者是等同。

若單純看市值對比 #TVL,無論用任何定義的市值,$2.1 的 CRE 仍然是貴的。但,有些項目,是可以永遠在一個較貴的水平,因為它們總是有個「最低消費」,例如 #Crescent 這個 #Dex

OSMO 市值約 $18.6億,TVL $13億,市值對 TVL 比例 1.43x。Crescent TVL 僅 $0.6億,CRE 供應 2 億枚,若說它的市值對 TVL 比例要與 OSMO 看齊,那麽 CRE 僅值 $0.43。

但每個項目都有最基本的價值,這不只因市場對它未來的憧憬,亦因為供求關係,這有點複雜,我盡量簡單解釋。

現在其 TVL 僅 $0.6 億,每天釋放的挖礦回報是 186K CRE,目測 #流動性挖礦 (LP) 的 APR 大概在 200%,這水平非常不錯,但又有可能有人會覺得,$0.6 億的 TVL 才只有 200% APR,萬一 TVL 升一倍至 $1.2 億,LP 的 APR 理論上就會攤薄一半至 100%,若TVL 再升一倍,LP 的 APR 就會跌至 50%,但 $2.4 億的 TVL 仍只是 #Osmosis 的五份之一,Crescent 這 APR 看來實質上並不能持續。

它的確不能持續,但上述的猜想亦過份簡化情況。現在在 Crescent 上只有六對 LP 的 pairs,四對是 bCRE 的,它們佔了總 TVL 的四份之三,APR 亦遠高於其餘兩組沒有 bCRE 的 pairs。若 TVL 如上述般持續流入,他們除了要提供 ATOM/LUNA/UST 外,亦要同時提供 bCRE,若 TVL 立即增一倍,流入這新增的 LP 的 bCRE 可能都值 $2,000 萬以上,按現價計是接近 1,000 萬 bCRE。

那麽他們的 bCRE 從何來?要由 CRE 轉換或直接在市場買。每天以挖礦回報釋放的 CRE 才只是 186K,若要單從這裡釋放的 CRE 來滿足上述需求,就要 54 天。

但當市場為了要做 LP 而買進 bCRE 並進行 farming 時,因為供求關係,bCRE 的幣價不會站著不動的 - 市場不能忽然間想買 $2,000 萬等值的 bCRE 而期望可以用單一價格 $2.1 來買的,當市場一路買進的時候,bCRE 幣價就會開始上升,若有一巨鯨想短期內以 $2,000 萬等值的資金買進 bCRE,他要分很多次買進,到他最後的注碼時,bCRE 就會升至天文數字。所以這亦非符合現實的,正常的市場規律是他買到一個 bCRE 已過高的時候,他就會停,然後等潛在賣家善價而沽,最終令市場回復平衡。

雖然 TVL 上升會攤薄現有 LP 農夫的以 CRE 計的收益,但當 bCRE 幣價上升,這些收益折算為美元計價又會升值,部份抵消了因 TVL 上升帶來的攤薄效應。簡單點說,即有可能 TVL 的上升幅度會大於 APR 的下降幅度。這會產生一個向上的螺旋 - TVL 一直上升而 APR 又能持續保持吸引力,尤其對比 Osmosis 而言,舉例,目前 LUNA-bCRE APR 達 222%,而 Osmosis 上的 LUNA-OSMO APR (一天 bonding) 只有 37%,只要 APR 差異保持如此大的水平,就會持續吸引流動性進入 Crescent,再帶動對 CRE 的需求,Crescent 亦有可能吸引在 Astroport 的 LUNA 的流動性進場。

為何我以 Osmosis 上的一天 bonding 的 APR 來與 Crescent 比較?因為 Crescent 的做法是一種逆向的 bonding 需要,其內置的 bonding 要求是一個完整的 epoch,即香港時間早上 8 點開始計的 24 小時。所以我認為若要較公平比較兩者的 APR,就應該用 Osmosis 的一天 bonding 的 LP 來比較 (你可能聽不明白,因為你未明 Crescent 的奬勵是如何發放,你可以先參考他們這篇文章)。

我不能說 $2.1 的 CRE很吸引我,但我實在無力預測它會否繼續跌以及跌多少,而因為我會從其他方面一直有 ATOM 及 LUNA 的收益,所以我只要有 bCRE 就能進行在 Crescent 上最高回報的兩個組合 (Atom-bCRE 及 LUNA-bCRE) 的 farming,平均 APR 200%,我認為回報已非常足夠短期可能會出現的 bCRE 的價格波動風險,還有上文提到的 Crescent 的發展背景,所以就算 $2.1 附近仍不便宜但我亦會持續用 DCA 方式用 30 天時間去建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從 Crescent 談 Cosmos 的恩怨情仇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