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forbole 的聯合創辦人,愛比特幣但不是 maximalist,愛百花齊放但對 shitcoins 零容忍。亦請關注我們的區塊鏈資訊平台 @bigdipper 及去中心化社交網絡 @desmos

Crescent, Osmosis 與流動性挖礦

近一週,我已完成將部份在 Osmosis 上的約三分一的 LP 資產轉移至 Crescent,令組合更加健康。雖然我不認為 Osmosis 會被動挨打,但 Crescent 至今有一些結構性的優勢,令我認為要將部份資產轉移。有一些因素已在上篇說過,我就不多重複,我當大家已看了亦已明白。這篇主要想表達我轉移資產的思考過程,及補充一些上文的要點。

  1. DEX 的 LP 回報的確是不能持續,但不能單憑此點否定做 LP 的誘因。例如,Osmosis 至今已運作了十個月,它的一些最大的 pool 例如 ATOM/OSMO,UST/OSMO,LUNA/OSMO 等,仍有逾 70% 的 APR,雖然 OSMO 幣價走弱,但流動性亦有顯著下降,所以整體 APR 的下跌幅度已較平台上線初期緩慢,我暫時認為這是流動性挖礦的發展規律 - 即 APR 在一開始時很高,因為流動性低,少競爭對手攤薄 APR;然後隨著更多人做 LP,平台幣 (如 OSMO,CRE) 的幣價升幅跑輸 LP 的增長幅度,APR 就會下跌得較快,然後當平台幣的幣價已連續下跌而跌幅開始少過 LP 的跌幅,APR 跌勢就會放緩甚至止跌。
  2. Crescent 目前只有幾款大幣 (LUNA,ATOM,UST) 加上 bCRE 自身所互相組成的六個 pool,目前流動性只有約 $5,000 萬,其流動性挖礦加上 liquid staking 的回報總體約為 APR 125%。簡單數學上,如果流動性變成十倍至 $5 億的級別,APR 就會變為十分一至 12.5%。但實情不會這麽簡單,因為多了 $4.5 億的流動性,按目前比例計,有四成即 $1.8 億的流動性是 bCRE,按 $1.6 相當於逾 1.1 億 bCRE,我先假設 1 bCRE = 1 CRE,而每年釋放的新的 CRE 才只有 6,800 萬,不足以提供上述的流動性,所以最終是會推高 bCRE/CRE 的幣價。
  3. 從估值上 (不是幣價,因為兩者目前的 token 供應並不相等),CRE 是值得對 OSMO 有溢價,因為 Crescent 有兩個非常大的優勢。一,Crescent 並不設不同的 LP 綁定期的要求,劃一採用 epoch 計算。簡單點說,epoch 是由 UTC 開始計,即香港時間08:00, 如我現在 (5 月 7 日 17:00) 在 Crescent 上做 LP 然後開始 farm,這些流動性挖礦並不會立即生效,而是在排隊的狀態,要到 5 月 8 日的 08:00 才生效,然後到 5 月 9 日的 08:00 才會看到第一筆的流動性挖礦的奬勵。即,其實我現在  (5 月 7 日 17:00) farm,還是在 5 月 8 日的 07:59 farm,都是要排隊等到 5 月 8 日的 08:00 才生效。若我不是在 5 月 7 日 17:00 farm,而「不幸」睡過了頭到 5 月 8 日的 08:01 才 farm,我就錯過了 5 月 8 日的 08:00 開始的 epoch,要排隊到 5 月 9 日的 08:00 才正式開始 farm,然後到5 月 10 日的 08:00 才會看到第一筆的流動性挖礦奬勵,即花了大概兩日時間。
  4. 所以嚴格上來說, Crescent 的綁定要求只是 24 小時多一點,你就已享受到目前大部份逾 100% 的 APR,舉例,LUNA/bCRE 的 APR 是 166%,而 Osmosis 上的 LUNA/OSMO 的 1/7/14 天綁定期的 APR 是 38%,61% 及 92%。
  5. 另一相關的重要分別是「綁定」的性質,兩個平台是採用完全不同的理念。在 Osmosis,你是要先決定綁定期然後享受相對應的奬勵,那怕你只選了 1 天,你要 unbond 就要等一天才能自由移動你的幣;在 Crescent 做 farm,你毋須「決定」綁定期,你可以隨時 unfarm 並立即自由移動你的幣,只是當你在未完成排隊然後 farming 的時間就 unfarm,你就會失去奬勵,我會說 Crescent 的理念是「逆綁定」。你聽起來可能完全摸不著頭腦,但我可以說這是翻天覆地的不同理念,Crescent 提供的這樣的彈性,在波動甚大的幣市來說,是殺手級的設計,單憑這個設計,它已值得比 Osmosis 的估值有 50% 以上的溢價。
  6. 當我進一步考慮 Crescent 及 Osmosis 所提供的 APR 的分別,加上上述的的剎手級設計,我大膽亂估,Crescent 的市值較 Osmosis 值得有一倍溢價。
  7. 當然,兩個項目的 TVL 仍差接近 20 倍,直接以現況比較意義不大,我就假設 Crescent 在半年後能達 $4.5 億 TVL,即是 Osmosis 的一半,已能令 Crescent 享用與目前的 Osmosis 一樣的估值 ($13.4 億),假設半年後 CRE 的供應上升至 2.41 億,CRE 幣價目標為 13.4/2.41 =$5.6,以此推算,屆時的整體流動性挖礦 (+liquid staking 流動性質押) APR 仍有 48.6%^,聽起來亦算是合理的水平。

    (^ 可能是充滿漏洞的計法:125%/9 * ($5.6/$1.6),125% 是現在的 APR,/9 的意思是 TVL 成為了 $5,000 萬的 9 倍即 $4.5 億,$1.6 是現 CRE 幣價,$5.6 是經上述 (7) 中分析得出的目標幣價)
  8. 這些只是簡單分析,幣圈天天在變,不知道 Crescent 之後再有甚麽規劃,但無論是 Crescent 還是 Osmosis,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雖然 OSMO 幣價由高位跌了很多,應該有七成了,但想想過去 10 個月的挖礦回報,其實總回報仍然非常好,尤其考慮到現在其實已是熊市中段甚至末段。
  9. 我不會將全部資產由 Osmosis 轉去 Crescent,因為 Osmosis 有強大先行者優勢,而從風險角度考慮,適度分散在兩個平台賺取不同的幣作回報,然後又再換成一些 ATOM 或 LUNA 進行挖礦,是我覺得較為理想的組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從 Crescent 談 Cosmos 的恩怨情仇

再談 Crescent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