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习近平
末代皇帝习近平

网络品论员

梁家河文明 -- 缔造新世界秩序的野心


有时候很难想象大陆看上去那么光鲜(至少大城市基础建设看起来还行),可领导班子却如此充满蛮荒气息。

有时候普通民众不知道当权者的背景与学历,或者说知识水平,那是在消息封锁下的正常现象。可是,领导班子也居然推这样的人上去。 2012年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开始执政。其实,在这之前,或许很少有人能听到这个名字。毕竟,领导班子有那么多人,那是怎么选上习主席的。小道消息声称,江泽民需要一个比较好控制的傀儡。从目前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习近平已经完全脱离了理性派的控制。虽然在大陆理性派也只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低配群体而已。

但上面只是分析一些造成该现象的原因,重点是目前这样的体制已经不仅仅关于大陆的民生问题,也不仅仅是关于大陆的内政问题。从贸易战与疫情来看,这真的是触及了全世界的利益。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快要坠落的星星,那就是香港。

这里有个小小的值得高兴的地方:如果一直是江泽民派控制国家,那么低调几年,或许真的可以与美国一战。 不过从目前看,修昔底德陷井并没有完全跨入,至少对抗还没有升级到需要发动战争。这一年多,大陆国家外交和经济策略以及对外一系列措施着实恶心了美国,今年连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都受到了波及。

或许梁家河已经是大陆发展的必然现象。群体无意识是政治疯狂的核心驱动力。如果该群体的无意识是指向“战狼外交”以及“铁腕”,那么现在的疯狂就可以合理解释了。一人执政权力达到一定程度,必然会伴随着极权主义的种种气息。 国家普通民众盲目崇拜,不辨是非,完全随着掌权掌权者的无意识而动。而盲目崇拜也会反向促进极权者的盲目自大。

或许国家主席习近平根本不了解真实的国家数据。这种数据包括诸多方面,例如:外汇,财政,就业等。假使习近平主席真的不清楚国家的一系列数据,那么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当权者都受到信息不对称的蒙蔽,很类似于大陆古代政权的当权者一叶障目现象。这其实可以用国民性解释:层层欺诈,从低级行政单位县局到高级行政单位省厅,最后到国家部级。每一层向上汇报的数据或多或少存在着水分。在很多时候,甚至不需要国家统计局修饰美化数据。因为呈现上来的数据已经很“美”了。

大陆新的群体无意识来源于来源于梁家河。那么梁家河又是什么?追根溯源,或许你能寻找到大陆上个世纪60年代的文化革命。那么,下面这种说法不无道理。文化革命的发起者 -- 毛泽东,精神遗毒依然影响着国家。在改革派等诸多低调洋务者们辛苦积累几年后,还是出现了传统的“皇帝”式国家主席。或许这是必然的,如果你从文化角度来看。这里的文化主要涉及国民性,而不是外来简单的科学技术。

如果认为这种问题是掌权者一个人的事,那么就无法很好的认识国家全貌。掌权者的意志要么强加给国民,要么靠虚假个人形象让国民自己吸收。从大陆当前思潮看,或许二者兼有之。年轻人中存在很大比例是随着习近平主席的大国野心思想形态而动。如果从大陆互联网上看,那些比较幸运的言论(未被言论审查屏蔽或者删除),普遍呈现出强硬与过度自信的样子。由于言论审查,这也给外界抛出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获得真实的大陆民意? 悲观者认为,就算大陆民众中存在自由派(无法在网上发声),那也是很小的比例。而且,比例越来越小。随着中小学的政治洗脑加强,可想而知,新一代的“后浪”几乎不知道国家真实的历史,习近平思想完全成了他们心中个人发展与国家主义的最高奥义。

大陆的国家主席上台后,完全成了国际上除美国总统外最耀眼的政治明星。但这种强行输出意识形态是不明智的。除了一带一路与亚洲投资银行等项目失败外,香港问题也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国安法彻底终结了香港的特殊贸易区地位,在这可以听听国务卿彭佩奥的发言。

香港的未来是黑暗的。如果香港真的失守,那么已经几乎完全了民主转型的台湾似乎也岌岌可危。不过,未来不完全掌握在大陆。或许美国以及欧洲国家会出手制止,会以某种方式。

民间对台湾的各种声讨以及敌意甚至超过了高层当权者。因此,当香港之火熄灭后,于台湾发动军事打击是有着很强的民意基础的。就算大陆存在一些对共产政权不满的人,也潜意识里默认台湾是国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有人认为,台湾人需要大陆人解救。在大陆版推特(weibo)上,时而出现“留岛不留人”等强硬字眼。

大陆共产执政党将自身与民众完美融合。除了上亿执政党本身,非党内人员也存在大量想加入的现象。这种情况部分源自于,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有更好的选择,或者简单来说,其实有其他选择。民众对共产政权存在不满,但是无法想到还有其他选择。大陆政权和普通人存在一种意识形态上的高度契合,这种契合主要表现在国家主权完整上。大一统思想根植于大陆民众中间。例如,每当大陆出现群体事件正要达到民众群体抗议点的时候,一旦把台湾问题,南海问题或者香港问题放到大陆推特上,那么群体的愤怒,或者说大陆仅有的社会公义就转移到了内政不可受到国际势力干预,领土需要完整等国际争议问题上。

共产政权在习近平主席执政后,也开始了大肆对西方的外宣工作。不管是孔子学院等常驻机构,还是美国之音等新闻媒体,一直在向国际社会宣传这一种中国崛起,中国愿意缔结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信号。措施是很多的,包括经济利益渗透,也包括拉拢合作等。

在多次国际政务中,似乎欧洲,澳洲,加拿大等国家并未明确表现出反对大陆政权,以及想在将来减少与大陆经济往来的信号。这一方面,欧洲这些国家面临着经济饱和衰退现象,他们需要与大陆的合作,来振兴经济以延续高福利社会优势。另一方面,随着大陆政权在联合国的地位进一步巩固,西方没落国家也会主动靠拢。在国际上,仅仅和一个美国这样的强国合作,并不是最佳选择。由此可见,大陆缔造新世界秩序的野心能走多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美国这一个国家。

但是,究竟取决于美国什么。大陆政权的野心扩张很大一部分得利于美国奥巴马之流的左派执政者,随着川普团队右翼势力在美国占主导地位。保守派或许会给予正在狂妄扩张的共产政权以迎头痛击。

国际局势瞬息万变,但并不是无规律可行。随着产业高度依赖的消失,或许中国等低人权优势在将来会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老龄化与失业潮。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能找到比较适合产业链完整运行的国家,那么,去赤旗化将是未来5到10年的不可逆转的风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