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貓

@theowlhk

誰戀殖?

香港過去、現在有三權分立嗎?老實說,這是一場牽涉到政治鬥爭的文字遊戲,而不是單純的學術討論了。不過,如我自命裁判的話,我的判決會是「打和,Super!」為什麼呢?喂!香港又不像英國,是由立法機關選出行政首長。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的產生方法幾無交集,行政和立法就是分立嘛。

悲劇的成因

二零一五年造成三人死亡的黃大仙車房爆炸案剛宣判,案發時為車房技工的被告誤殺罪名成立,被判入獄八年。我沒有去聽審,也不知道案件內情。但根據報道,這場悲劇之所以出現,是因為車房東主叫被告維修石油氣的士。被告本身無相關牌照,而當日亦不是第一次接受這樣的命令。

紀念廣島長崎大屠殺

近日貝魯特的港口大爆炸,至今做成158人死亡,超過6000人受傷,有30萬人無家可歸。貝魯特省省長Marwan Abboud在被訪問時提到:「這像是二戰時廣島和長崎的原爆,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程度的破壞。」 諷刺的是,剛好幾天以後就是原爆紀念日(6/8廣島;9/8長崎)。

延期選舉:玻利維亞篇

多名報名參加立法會選舉的參選人被取消資格後,立法會選舉到底有多重要?大家自己的判斷。同時,立法會選舉將會延期一年的消息近日甚囂塵上。如果疫情是當局所擔心的問題,那麼延期幾星期或兩、三個月已經足夠。假如真的是延期一年,疫情是理由還是藉口?願意思考的人都明白。

家人支援非必然

香港疫情大爆發。早前張竹君提醒長者,最好不要外出買菜飲茶,不如由子女代勞。張竹君所言,當然是善意的。我也絕對不是要批評她。疫下高危社群的需要如何被滿足,也不是張醫生的權責範圍。我也不是在反對盡孝。但當官方的政策是鼓勵長者要留在家中,要有效達到這政策目標,就肯定不能只靠子女和家人。

陽光沙灘與人間地獄︰青山灣羈留中心

因為示威而行到一世人都未行過的地方,好像已是常事。上星期日是我廿幾年人,第一次去到「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那是一棟普通地光鮮,大幅座地玻璃的政府大樓,位置偏僻卻頗為山明水秀,旁邊就是黃金海岸,沙灘、酒店與遊艇,還有珠海學院。玻璃大樓後面有一棟不知用途、黑漆漆的建築,如果...

淺談結構性種族主義

甚麼是種族主義﹖身在香港的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太多的認識。不是說香港沒有種族或族群歧視——far from it。事實上,就筆者看來香港人在這方面的意識相當薄弱,最少要比歐美地方弱得多。但香港始終是相對種族單一的社會(16年統計:少數族裔佔8%),所以哪怕族群壓迫明顯存在,它始終在香港政治議程的邊緣位置。

六二六釋法廿一週年的胡言亂語

今天,是六月二十六號。今天的香港或者沒有多少人記得這個日子。1999年人大常委就居港權案釋法,形同推翻了香港終審法院的判決,就是在六月二十六號。這件發生在二十一年前的事,至今還有什麼可說的呢?對我來說,它是一個人權問題,也是一個歧視的問題。

六月節

上星期五,六月十九日,是一個重要的日子。那是一年一度的美國黑奴解放紀念日,又稱六月節。哪怕在當今的政治氣候,全球的Black Lives Matter依然如火如荼,香港的圈子還是近乎沒有人談起這個,實在是令人又驚嘆又遺憾。先說點基本歷史。自美洲成為當時西歐列強的殖民地開始,奴隸制就一直存在。

金融資本市場同抗爭點樣扯埋條大纜?

早前看過一篇分析。作者認為,隨著美國加強防範中國概念股,將吸引更多中國概念企業來港上市。十八號那天,京東在香港第二次上市了。京東在港掛牌意味著什麼,暫且不論。但香港在這個時勢,金融市場以至是房地產市場好像有同大眾情緒不一樣的演化邏輯,真的令我有點心寒。

在BLM運動期間想起家駒

日前是黃家駒的生忌。我不是他或者Beyond的擁躉但每年六月都不會不知道家駒的生忌和死忌又到。這足證他的影響力。今年他的生忌,發生在Black Lives Matter(BLM)運動大爆發之際,令我更覺家駒的偉大。那個年代,接觸世界新聞的方式就是靠報紙和電視新聞上那些零碎的影像。

略談美國的抗爭

因為 George Floyd 遭美國警察殺害而引發的大型抗爭和騷亂延綿至今,一切仍未見平息。一直想寫點東西,但牽涉的細節太多太廣,一直未能下筆。我想寫的多是一些少有在港被提及的觀察,沒有太多意欲和精力提供各方向面的證據。我不想花太多時間糾結於那一類的爭論,不然很容易就會見樹不見林。

香港人應該支持BLM

美國近來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引起不少香港人關注。我以為這本身是件好事,畢竟香港人經歷了這一年來的police brutality,應該可以更同情黑人的情況。但不少人,包括香港人share的東西和香港人的說法,都令我覺得極其嘔心,不吐不快。

何謂國際?何謂世界?

美國警察針對非洲裔人士的暴力,引發多國的抗議行動。相關消息似乎也是過去一星期最受關注的新聞。顯然,關心美國這件事的聲音,比起關注香港警暴問題的聲音要大。這似乎令到一些香港網民不是味兒。美國的事大受關注,而且能夠牽起跨國共鳴,有很多原因。種族壓迫在包括西方世界內的各國都還是嚴重問題,當是原因之一。

無條件基本收入:由Deliveroo罷工說起

手指觸及鍵盤之時,香港Deliveroo的工業行動仍在進行中。這次工業行動的成因,各大小媒體已有報道。但令我印象最深刻是讀到組織行動的Eric說的一句:「以前做袋鼠(Deliveroo) 就係好自豪可以做返自己。」所謂「做返自己」,應是指往日外送員有不接單的權利。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