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旅人

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To Comfort Always.

互联网难民

偶然看到Digital Nomads的概念,想到身处墙国的人们其实是Digital Refugees。
难民是指因战争自然灾害政治迫害等不可抗的原因而被迫迁离原本的居住地、放弃原国国籍的人。摘自维基百科。

一提到难民,想到的都是叙利亚,因为战乱。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难民都是来自这五个国家:叙利亚、委内瑞拉、阿富汗、南苏丹和缅甸。其中有4570万流离失所者,还有420万人无国籍或者即将失去国籍。

国籍是什么?身份?护照?这些解释更多是法律和政治层面上的。

國籍是政府和個人之間的法律聯繫,允許個人能擁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經濟、社會和其他權利,並界定政府和公民雙方的責任。

如果从精神上思考,我觉得国籍更多的一种身份认同和文化归属感。拿美国护照的移民是美国人么,是,也不是。对比一下没在美国出生的第一代华人,和经过好几代人已经完全融入美国的华裔,虽然政治和法律上来说都是美国人。但是,身上的标签和对于自我的感受应该是完全不同的。

回到正题,对互联网来说,好像不存在国籍一说。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互联网拉近了距离,促进了交流。各个国家互联互通,以毫秒来计算的通信延迟,海量的信息构成了这个数位矩阵。

左下角

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数位矩阵的一个入口,

一名公民失去國籍是基於很多原因,包括:主權、法律、技術及或行政層面上的決定和疏忽。《世界人權宣言》中規定「人人有權享有國籍」。

作爲一個大陸的網民,在經過一些複雜的操作后,能夠繞開GFW,進入國際互聯網,即翻墻。翻墻操作的類型繁多,主流技術的核心原理是利用加密協議鏈接境外服務器。

Across the Great Fire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成功爬墙以后的“国籍”取决于所选择的境外服务器的位置,可以是香港,是台灣,是新加坡,是美国。随意切换,自由翱翔,难得的能体会到成功人士手握多本護照的快感。然而,想要在国际互联网上显露真面目,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好像有些困难。或许赵立坚华春莹之流,奉旨翻墙,才能够享有“国籍”的特权吧。

此“国籍”的取得从技术上來講,只是ICANN分配个ISP的一串数字所帶來的標簽,大陆的網民受制於GFW,自己的IP無法獲得國際互聯網服務。不知是否有人统计过網民人数与在线IP的数据对比,試想一下,因爲大陸互聯網難民的存在,東亞這些人口較少的國家的網民人數可能偏差很大,大到可能會影響 Youtube 和 Netflix 這些大平臺的數據分析結果。

中國大陸,克里米亞,朝鮮,俄羅斯,敘利亞

從Netflix説起,節目資源因國家和地區而異。如果大比例的大陸網民使用香港IP訂閲Netflix服務,觀看流媒體内容。基於大數據算法,香港地區的Netflix内容的變化會因爲大陸網民的喜好起變化。排除版權因素,内容的投放甚至新内容製作偏好由算法決定,算法由用戶點擊/停留/觀看時長等等一系列因素生成。

當然,可能部分爬墻用戶使用的代理工具沒有原生IP,無法觀看主流付費流媒體平臺,爬墻的目的只是爲了在推特看福利姬等等下體需求。沒有高下之分,各取所需罷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