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希
德希

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人在旅途

那天實在越過太多的山,遇到太多人,有偏執的愛國者;也有迷茫找方向的年輕人 ;也有夜中哭到不能呼吸的孩子 ….

我們都在這個美麗的城中相遇。

我曾獨自漫步在這條金黃的河邊小道上 ,迷戀它的色彩 ,特別是那深紅的爬山虎,是我看過最美的植物了,於是我在花前自拍了好久。

黃昏時分在路的盡頭遇到一位年輕的男孩 ,模樣樸實,舉著價值不菲的相機。(過後覺得他的確很有攝影的才華)於是我請他幫我拍了好幾張照 ,然後我們就分開了。之後我忙了別的事好久,又去別的地方。然而夜晚,我在一座橋上又遇到他 。2人都很意外 ,也好高興 ,於是我說「走吧 ,阿姨請你吃飯。」他也大方的來了。

言談之中 ,他說他大學畢業 ,做過幾份工作,又辭了,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內心非常憂鬱,於是不顧父母的反對 ,拿著積蓄到外面來旅遊已經半年了,但還是沒找到自己的路。我說「其實人生最重要的事,是知道自己從哪裡來 ?到哪裡去?比如我是個基督徒,我知道自己是天主的孩子 ,我有靈魂的家,人在這世界不過是旅居。時間到了我們都要回到我們永恆的家中去。而我們在這裡做什麼都是一種生命的體驗,如果你知道上帝是你的父親 ,然後不論生命中有何難處 ,你都會有一種踏實和篤定」我和他談了好久 談得比較深…

到大漠來的一路上我遇到很多年輕人,我甚至覺得,我來,是為他們。人的靈魂是如此寶貴,天主打發我走了萬里路,只為把迷茫中的這幾個孩子帶回祂的家,聖神要親自在他們心裡動工。

吃完晚餐我們一同散步 繼續談話…

路過一家小店 突然一位年輕、怒氣沖沖的母親在我們面前把她不過3,4歲的兒子扔到黑暗、路人很少的街上 。孩子站在那裡無助的嚎啕大哭。因爲就在我面前,下一秒 ,我已經蹲下身把這孩子抱在懷裡 ,溫柔的安慰他、拍著他的背心 ,他都哭得岔氣了。而他母親依舊厲聲呵斥他、威脅他:「還哭,就把你扔了」隔著玻璃門 ,我對她說 :「無論他有多淘氣 都請對他有耐心,」又對孩子說 「你要好好和媽媽說話 ,你可以講自己的意見 ,但不要和麻媽耍脾氣。」在那裡調停了不知多久 我的腿都蹲疼了,總算孩子不哭了 。母親也不厲聲罵他了。這是位很剛的母親,認為孩子不懂事 一打就好了,😮‍💨。然後我把他抱起來 ,還回他母親。母親揮著他的小手說 「說謝謝阿姨」

我身邊的那個年輕人耐心的等著我 ,看著我覺得好奇。

終有一別的時候 ,黑暗中我上了計程車。和這個大男孩也告別了,我們加了彼此的微信 ,不怕分別萬里。臨別時我再三囑咐他無論去哪裡 都一定要常常向父母發消息問候 「不要寒了愛你的爸媽的心」

上車後 ,司機問我「去那裡? 」這是座小城,我說「您就帶我在街上 、在您覺得好的街景處逛逛吧。」好滿的一天 我想鬆弛一下。

我喜歡他車裡的音樂 ,是哈薩克的新民謠 ,非常非常地優美,在別的地方聽不到的。司機大哥的聲音也非常輕、非常柔和,他說:「好啊…..」一想到今早遇到的那2個慷慨激昂的愛國者,我仍不住誇他的聲音很柔和,他笑著說他在家和老人們講話聲音都這樣。

……於是我感謝天主 阿拉 ,給我了最完美的一天結束的時分:可以欣賞美麗夜景 、可以在如此美妙的音樂中陶醉。回酒店時我給他十倍的車價 ,司機大哥卻說太多了 ,只收了他該收的部分。

阿門 感謝主。

(圖1-5都是小竹的作品)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