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希
德希

1989的德希 ,喜歡活在真實,活在美中, 希望自己活得真實 、寫作真實 、有真實的生活 、真實的情感 、真實的信仰,能為這個世界帶去一抹別樣 一抹溫暖。 德希是神的孩子,穿戴著神所賜的盔甲。那就是 以公義為護心鏡、 神的恩典為頭盔、 神的道為寶劍,信為盾牌️ 平安的福音為靴,在這個世界戰爭。為神家護衛和平, 尋找迷途的神兒女把他們帶回家。

每日遇到的人

(edited)
每天都會遇到很多人 有的人遇到了就成為一段故事

一 隨風而逝的她

每當遇到一個讓我很感觸的一個人 ,我就想寫寫她的故事。然而安靜是多麽難得的時刻,每一個寫作的人 我想都喜歡安靜,如果沒有安靜,思緒太亂,就無法專註,寫出自己想表達的東西。我很羨慕畫家盧梭,他在銀行工作,只能在周末作畫,但依然能很快進入繪畫的狀態中。而我們因著工作,因著日常的瑣事,把自己弄得很散亂,所以無法真的去從事自己的愛好,那件很需要專註的事。而時間就像一艘在水上開著的船,你無法讓它停頓下來,讓你好好留在那裡,把你喜歡的東西看個仔細。

好吧 回到我想講述的故事上,那是11月的最後一天,教會的日歷在這個月為過世的人祈禱。這天我遇到了一位母親,在一個小商場我們不期而遇,我們詫異地打量著彼此,然後我說了那句在我心裏壓了很久的話:「我聽過您女兒去世的消息了,一直想問候您卻沒有聯系的方式, 希望您一切都抗過來了。」她說:「謝謝您的安慰,是的,還好了,是的很多事情不容易讓它走。」

我認識A女士大概有10多年了,大概因為有共同的購物興趣 ,我們時不時會在某商場的室內裝飾部遇到。 每次遇到,40多歲的她都會和她女兒在一起,那時她女兒正值青春年華,膚白貌美,笑起來甜甜的,一看就是母親年輕時的樣子。每次看到她們 ,我們都會閑聊2句。過了不久,聽說她女兒和一個政治世家的公子結婚了。

其實2人都好年輕,那一年男孩21,小A才20歲。有一次我參加一個派對正好和小A家坐在一張餐桌上,她婆婆和我家也是世交, 都認識的。我早聞她婆婆M女士對這樁婚事不滿,派對大家在一起時,她的臉色還是難看,不過2個年輕人很相愛,M也沒辦法,不過她臉露高傲和冷漠讓她兒媳有些手足無措 面露不安。但她愛人小M卻暗暗伸出手在餐桌下握著她,給她打氣。她已經懷孕了。

一會2個年輕人去取餐,M女士和我閑聊,她對兒媳的不喜歡真是無法隱藏 她說:「我告訴我兒子,你不必要為了她懷孕結婚的,可他不要。」

婚當然是結了,小A 稍後生了三個孩子,應該說在夫家穩立腳跟。但是2年前我聽說她去世了,原因是因長期服用保持苗條的藥物,其實就算她生了3個孩子她都並不胖。A女士說:「我很多次告訴她不要用那種藥物,但她就是不聽,她都不胖,胖的是⋯⋯」

小A死了,他先生如今在權力的高處,有了新女友,聽說也懷孕了。M家如今如日中天,連M夫人都選上了某長,一家人當真手握重權。但又怎樣?這一切和小A也沒有關系,她的心只在她丈夫而已。我在想如果她顧忌孩子,會不會不會吃保持苗條的藥?

小A最大的孩子也快成年了。

A女士說:我常夢見她,她都對我笑嘻嘻的,問安我 媽媽,只是我們面前隔著大海⋯⋯」她一邊說著,一邊試圖控製她的眼淚,然而淚早已濕了整個張臉。這張臉50多了,看起來還是有她的風華。好在 她有4個孩子,走了一個 還有3個支撐著她。她接著說「我現在一想起小A不會崩潰,但是很難好像什麽也沒發生過,你知道他都有新女友了。」「是的,可是他也很年輕,不過30出頭。」「是的小A的老大都是叛逆的青春期孩子了,我得花很多註意力給他。謝謝你ter,她說。」

「好的 我為她祈禱, 」我說

「是的 我也在天主面前為她祈禱,從沒間斷過 」A女士說,「如此最好 妳沒什麼特別為她擔心的了」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