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
GH

在感覺大海中游泳的人。老土的依然相信「團結就是力量」,是生存的意義。憧景無論身在何處,也有一起游泳的伙伴。 喜歡音樂、遊戲、生物、人、性/別、寫作, 就是超懶的很少碰文學和電影。 要一起游泳嗎?

【創作】火車總站的機場巴士閘口|相簿裡的小秘密

(edited)
「既然都是甜蜜的,當然要把幸福感延長。」

在馬特市的Discord中看見有徵文活動,感覺好玩就來參加寫一下。這種隨意練筆的活動真好呢,期待有更多不同模樣的徵文!

感謝@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辦這次活動!活動的緣起可奇妙了,不過這正是人與人的連結,所締造的奇蹟啊。就是不經意和不經意堆疊,蝴蝶效應的結果無法預計呢。

相片真的是隨機挑到的,當時在瑞典旅行,怕忘記車站位置就拍下了。故事是,一半創作,一半旅記啦。廢話不說,去文去文。


H坐在白色瓷板上,盯著電話相簿微笑。電話上方下降通知:📷 Photo。G說「這是待會要去的閘口嗎?我還在咖啡廳等你啊。我們要乘三時二十分這班,待你回來我們還可以坐一會兒到三時才慢慢走過去。」H回覆「好啊。」他瞥見廁格門外的腳踝:皮鞋聲來回敲打,腳踝有紋身的站著不動。他心想,「十克朗啊,我還不坐過夠本。」

二十分鐘前,H還是受不了瑞典的名產——肉桂捲。怎麼說呢,一定比香港的好吃,更甜,更鬆脆,更香,可是捲上頭有很粗大的白色糖粒。不用把甜的東西弄更甜吧。咖啡也是甜的,笑死。H的肚子是公主病,遭殃的是屁股。「我去一下廁所。」「嗯,那我把你的份吃掉啦。」H急步走,身旁走得很慢的北歐人,都不期然朝著他看。

H 走樓梯到火車總站的地下層,那裡有一排排的行李儲物櫃,旅客都像機械人一般,關上櫃門,又打開櫃門。沒法子,有一半的電子鎖都是壞的。剛到埗時,H也扮了十幾分鐘機械人。儲物櫃的盡頭是一個木色長櫃枱,光鮮亮麗,職員穿著制服向排隊的旅客淺淺微笑,他都累了。有時旅客會衝過隊伍,走到廁所門前,才醒覺大家都在排隊。然後旅客會不解的回到隊伍後,再醒覺大家拿著信用卡,往職員前的讀卡器拍。好比信用卡就是廁所的匙卡,確實也是。急上來,十克朗都會付。

好吧,排隊付錢後,啊,還是要等。不同人種,都在灰色黑色的瓷磚房間內等著。雙手抱胸,同時要大家互相打眼色,回憶從外面排隊進來的次序,要清楚知道自己的上一位是誰,才不會插隊。一小室內,不耐煩的人被迫玩某種默契遊戲。經過一番眼神的槍戰,H終於可以坐下來,嘆了一口氣,「哎十克朗呢。」他嘟囔。

G氣定神閒的用小叉子切開肉桂捲,他嗜甜,但正在痛苦地戒糖。他有天對H說「你知道嗎?糖份對大腦產生的作用,原來與毒品是一樣的!難怪我那麼喜歡,那麼難戒!」眼見遺下的肉桂捲,都是只有被扔的份。「怎麼可以!一份甜點!可貴的甜點!」G一邊想著,一邊小口吃著幸福。G有很多古怪又實際的律令,例如「既然都是邪惡食物,要吃就吃好的,不要浪費自設的限額。限額如此可貴,不能浪費。」「既然都是甜蜜的,當然要把幸福感延長。」H問「冷了不會不好吃嗎?」G答「一份甜點在不同溫度都有不同程度,不同重量的幸福。你懂個屁。」雖然H只懂上廁所,G慶幸H寵著自己,總是點了甜點但吃不完,所以G能以不可浪費為由,把幸福延長了。

盡管G把一半的幸福再切一半,彷彿是無限的,但終會消失殆盡。吃完了,又自然焦急起來。都十五分鐘了,快趕不上前往機場的巴士啦。不知道國內航班程序會否如國際航班一樣煩複,又不知道為甚麼H硬要兩人乘飛機到斯德哥爾摩,明明可以乘火車,而且火車站與機場巴士站是同一個地方啊!又不知道H為甚麼總要在重要關頭上廁所⋯⋯G把咖啡喝光了,終於忍不住,把當天到埗時拍下的閘口照片傳給H,提醒他盡早回來。

H在三時前回來了,急步小走的,他無視了G不耐煩的臉孔,卻用手摸G的頭髮說「好吃嗎?瑞典名物呢!」G才放鬆答他「嗯,好吃啊。」「唉要走啦要走啦,要乘飛機囉。竟然比火車票還要平!你相信嗎?啊跟你說,剛才上廁所的時候超搞笑的⋯⋯⋯」H拉著G的手,和兩人的行李,走往哥德堡火車總站,29號機場巴士閘口。G看H滔滔不絕,微笑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極中心化自辦徵文活動 | 隨機創作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