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0 articlesIn total 228025 words

文明抗疫还是蛮干 ——再谈入室消杀

AI XIAOMING

疫情期间在小区大范围喷消毒液,这种行为逐渐被称为消杀,或许它也是一个语言陷阱:消毒一直在失败,毒一直在。为了不共存,就要让杀毒行为持续不断。而且,明摆着它又不是虫,不是细菌,死而复生,几次转型 。所以,消杀这个词变成对一种大规模持续性战斗行为的概括。强制入室消杀场景一定会深深铭刻在人们的视觉记忆里……

1

囤粮不如囤个瓜

AI XIAOMING

看到各种囤粮贴,都是把希望寄托在个体自救一途;我认为有点带偏方向了。人是有社会力量的,人是需要连接的,人们连接起来是有规则的。这个规则系统要来提供社会保障,社会保障要通过良好的制度来运作。抗灾要有想象力,想象力的出发点在于我们是人,不是动物。

2

陪同孩子隔离,必须感染新冠吗?

AI XIAOMING

批评和监督是抗疫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此,我们要特别感谢那位“A徐师傅建筑垃圾装修垃圾清运”的帖子,正是通过他的实地拍摄,这么多读者看到内情,掀起舆论旋风,还有专家发声,促成了今天的改变。

铁链下的八孩母亲:自我认定与答记者问

AI XIAOMING

回想到铁链母亲的自我表达以及她在医院里的表情,我想就她对自己处境的定义与《答记者问》里给出的事实做一分析;且看她的命运如何被她自己界定和官方陈述。

5

在无耻的情人节,感谢值得感谢的人们

AI XIAOMING

文/ 艾晓明 图/ 摄影家恭一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是情人节,写下这三个字,感觉太可笑,也太无耻了。那些纸面上承诺着爱与要我们爱的东西,字面上比爹娘更亲,实际就是那条铁链那把锁。徐州地狱里一个女疯子在爬行,一个八孩妈说出了天机:这个世界不要俺了——一语道破,世界与我的隔绝、我与...

5

昨日的身影 ——痛悼张青

AI XIAOMING

如今,张青荣归主怀,她的灵魂当会遨游在神的世界,成为挚爱人类的天使。我们怀念她,也感恩她的付出。我们还要把绝望的心情收拾起来,像她生前那样看到远方,如她曾说……

4

昨天的月光 —— 致未来的你们

AI XIAOMING

今天晚上 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 已经六十多年 一个名叫国栋的人 那夜独自走到井边 他不管自己的名字叫国栋 不管举国的欢闹 擎天的宏愿 不管他的妻子还在哺乳 那个叫亮亮的婴儿 从今夜 永不再见 今天全没月光 我知道不妙 早上小心出门 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你熬过1960年的冷月 ...

2

有个叫妞妞的孩子要回家

AI XIAOMING

图片来自微信朋友圈从此天下人都要记住你的名字 从此每一滴雨水都是泪珠 从此爸爸每天都在这里等你 从春到夏 从今夜到白头 妞妞是个上学的女孩吗 她很独立很爱笑吗 她喜欢唱歌还是爱画画 她穿着校服还是花裙子呢 爸爸骑车从很远的地方过来 爸爸记得今天是头七 第七天的魂魄要回家 ...

1

死亡诗社(武汉版)

AI XIAOMING

艾晓明 死亡被风干了一年 失去水 空气 颜色和重量 单调 苍白 不再回来了吧 一本扔掉的旧年历 白昼蝼蚁 死亡始终难以言述 怎么数也数不出数字的意思 一千、一万、一百万、三千万…… 你随便,从一数起,数到明天、明年…… 死亡沤在心里 在梦中崩溃 死不悔改 名字碎成弹...

2

一伊的水仙

AI XIAOMING

2020年1 月 23 日,星期四,农历廿九 离大年除夕还有一天,当日,武汉封城 武汉人故事 她们计划去三亚度假3天,结果待了整整100天…… 侯一伊, 武汉设计师,以下图片都来自一伊。印象中,一伊第一次到我家来,就是送水仙。

“我还不是到处说!” ——律师尚满庆的封城时光

AI XIAOMING

写在前面: 武汉封城一周年即将来临了,但在感觉中,这个主题早已不再时兴。生活在继续,“封城日记”没有继续流行。活着的人背负各自的压力、困厄、失去和希望,在外地零星疫情的消息中,从冬月走进腊月。我这篇文章是去年6月写的,也没发过。我总想知道更多的事情,但是与我之所想,只是有少无多。

1

今天,在丁香路611号上班 (外一首)

AI XIAOMING

艾晓明 今天 很多人去了丁香路 大上海的浦东新区 特别安全 警察成群结队 左胸标志:辅警 右胸标志:专业 搞不清楚专业的为啥是辅警?难道正式警察不专业?张展的辩护律师张科科进入法庭 图片来自现场志愿者今天科科律师去上班了 他被告诫 不要接受歪煤采访 正媒到场了吗?

2

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关于张展

AI XIAOMING

今天是平安夜,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句“圣诞快乐”。因为,今天,在此地,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格外地想到一个人、一位女性、基督徒:张展。她在受苦,从夏天六月里开始绝食,持续地被鼻饲而维持生命。她被施以脚镣,两只手被约束带束缚。她所受的折磨,用前律师李和平的话来说是“一秒钟等于一万年”。

4

在历史的夹缝中

AI XIAOMING

——读吴定宇《守望:陈寅恪往事》中有关档案史料的笔记 艾晓明 前排是答辩委员会老师们,吴定宇教授(右一),后排是研究生们,摄于2012年 吴定宇教授是我在中山大学中文系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的老同事,从1994年到1999年,大约五年的时间里,我们不仅从事同一科目的教学,也...

疫情袭来 我们还蒙在鼓里 ——庚子年武汉大疫追忆之一

AI XIAOMING

写在前面: 今天是 12 月 5 日,昨天我整理出这篇长文,给朋友的公号投稿,因为我自己的公号早就被永久封禁了。朋友说,有关武汉大疫的一律不发,会炸号。今天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发出,也被封了,读者还是看不见。我也转发了若干小群,附言: 大疫迫近、席卷、渐远,武汉一年将尽。

最深的爱就是爱正义 ——红岩志士周居正及其妻子儿女的生命悲歌

AI XIAOMING

艾晓明 2019年7月11日,新华网上登出报道:《“中国强大,人民幸福,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专访渣滓洞、白公馆脱险志士》;这日,我访问的白公馆脱险志士周居正先生的女儿周复甦还活在这个世界,但是,没有记者去采访她;这是永远的错过。那篇报道的开头是这样的:重庆渣滓洞监狱,24岁...

1

语言的缝隙与社会抗争——九年前艾晓明与徐坦对谈关键词

AI XIAOMING

2011年1月26日,在对话现场说明:2011年初在深圳,我和艺术家徐坦老师有过一场对话。近日校对后,他们的公众号却无法推出,据说第一、二段就有十一个敏感词,两个违禁词。这么说来,我好像看见了一道道栅栏,这是语言被囚禁的状态。我在重新审校记录稿时,不断地发现遗忘不仅发生在社会,也发生在自己身上。

2

死亡就是千言万语(代序)

AI XIAOMING

图片来自群友郁金香,在病房中拍摄写在前面: 我的写作几乎追不上死亡的步伐,数日来,一位群友因父亲蒙冤难伸而自杀身亡,让我深陷不安。朋友、小妹,我承诺了帮你整理出你的申诉,还有很多事情我们计划去做,可是,你为什么不等了?秋光正好,数日的连阴雨带来的抑郁又被扫空。

2

舞者 ——寄语

AI XIAOMING

舞者 ——寄语 (艾晓明) 牵马的被马牵了 挡枪的被枪挡了 收尸的被尸收了 潇潇嘶鸣 敢怒者无言以对 男子汉多是垂目低眉 好一个峻武刑天 女舞者天眼如炬 子夜时分 单挑帝国 九月 头颅轰然坠落 一万重青山若渴 二士同心 春风剪裁白雪 不弃不舍 十...

教師節,請你不要說什麼快樂

AI XIAOMING

教師節又到了,可是,又有什麼意思呢?作為曾經的教師,並不覺得因為這個節日受到了更多的尊重;好像也沒有什麼實惠。如今來當教師,不知有多少難處。你打算跟學生說實話嗎?說多了你自己就算完了。再說,學生要信了你,自己被整的時候,你可救得了他/她?救不了。

3

时间的逆行者 ——漫谈封城日记及其异议叙事

AI XIAOMING

武汉解封日记之一 2020年4月8日星期三——4月10日星期五小区四月天,春光满园2020年4月8日星期三,武汉解封第一天写在前面:这篇文章拉拉杂杂写了十多天,现在我决定收尾。它是对这一向比较流行的“封城日记”的一些思考,我从3月下旬开始写起,因此,以下也标注了写作时间和当日的简短记事。

2

武汉封城日记14:记住涂国能,他用生命敲响了警钟

AI XIAOMING

武汉封城日记14 2020年3月22日,武汉封城第60天图片来自《财新》专题报道昨晚休息前看了一部BBC的一部的故事片《余波》(The Aftermath)(2019)),想到几个问题,有关尊严、伤痛和个人命运。影片是在二战之后,英国军官的妻子瑞秋来到德国汉堡与丈夫路易斯团聚;他们住进了德国建筑师斯蒂芬的房子。

武汉封城日记13:他去了宋朝,我去了洮河

AI XIAOMING

2020年 3月17日,3月27日补充发布写在前面:这是十天前写的一篇随笔,因为插图很多,所以没有及时传到matters 。今天我的微信公众号被永久封闭,因此想到在matters 这个不会被封的平台,应该保留下这篇图文。武汉封城近55天,全国其他城市也陆续封闭;其中包括重庆。

武汉封城日记12: 回望黑暗——先看电影,再看笑话

AI XIAOMING

2020 年 3 月 20 日 武汉封城第 58 天 今天是周末,适合看电影。以前在广州, 最喜欢逛老张的影碟店。在东山口地铁站 弯道进去,就到了一个热闹而隐秘的场所, 那里,有时可以遇到朋友,诗人或者哲学 家,大家都在这里干一份地下勾当:淘碟。

武汉封城日记11: 经此一疫,我们会变得更坏吗?

AI XIAOMING

2020年3月15日星期日,武汉封城第53天 早上起来,打开冰箱,手在饺子那里停了一会儿。春节前夕,老家的侄儿儿媳给我们姐弟两家包了一千个饺子送来。家里阿姨回乡过年前也包了上百个饺子留下。这些饺子,现在只剩了二、三十个。按理,我吃掉也没有关系。

武汉封城日记10:封花噱月又一日

AI XIAOMING

3月13日封城之51天 被一种无意识冲动裹挟,或者说感染了某种强迫症,我觉得每天也要写点宅家抗疫的感想,记录一天如何过的。一早上,我的朋友长江先生就说,那个武汉人的小群又crazy了。果不其然,亦不知何故。早上第一件事,先拉群友,咸鱼翻生。

筛子角(guo)里的死死生生

AI XIAOMING

最近我写文章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涌出武汉话。所以说,这篇文章的标题不能念角(jiao,角落的角),而要按武汉腔念guo(这就变成一语双关了,你懂的)。正如昨天那篇“老子到去克说”,一删激起千层浪。各行各业的写手进行了汉语开打、错字大比拼。

封城日记:“丈夫不感恩,感恩宁有泪”——隔离不收钱,洗马镇退费

AI XIAOMING

2020年3月9日,武汉封城第47天昨天我在微信公号上发了一篇《封城日记:你们到底想看什么》,其中提到洗马镇收退工人隔离费一事。发出两个小时后,我收到浠水朋友的私信,他指出了我文中的误解之处,这样,我就马上到公众号后台,自己先删了那篇文章。

封城日記:你們到底想看什麽?

AI XIAOMING

上篇 日記前世今生有關方方的封城日記,最近頗有一些爭論, 這些爭論,我基本不看。看官可能要說,你都不看,還好意思寫評論嗎?那當然啊,我就問你:什麼叫日記?日記,原本是一種極為私密的文體,一般用來和自己對話。日記也是我們個人隱私的一部分,因此也可以說,屬於神聖不能侵犯的一種權利。

哀乐拼团

AI XIAOMING

图/文: 艾晓明 【手语话剧】 布景:某城小区,高楼林立,灯光渐亮,手机刷刷屏。封闭中的汉口老城区 江夏小区菜场关门 我帮你找货源,你卖便宜点,小区草鱼13一斤还是死的,还要抢,我也不想联系社区,到时候他们又推来推去。我有萝卜,又冇得鱼。请大家减少团购外出频率,取货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