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XIAOMING

AI XIAOMING 艾晓明、 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女权主义学者。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女权议题和社会行动。

在无耻的情人节,感谢值得感谢的人们

文/ 艾晓明

图/ 摄影家恭一作品,图片来自网络

今天是情人节,写下这三个字,感觉太可笑,也太无耻了。

那些纸面上承诺着爱与要我们爱的东西,字面上比爹娘更亲,实际就是那条铁链那把锁。徐州地狱里一个女疯子在爬行,一个八孩妈说出了天机:这个世界不要俺了——一语道破,世界与我的隔绝、我与世界的对立,绝对的孤独,孤独中的自我意识:权力下的绝望与冰冷的存在。

八孩妈带来的视觉冲击胜过千金造景的盛世繁华,搅黄了一个春节、一个情人节,眼看那个三八节也要崩盘。小花梅,隔壁那个爬行的女疯子是你吗?你在地上爬来爬去,尿里屎里,衣不蔽体,猪狗不如……这丰县,这徐州,这江苏……这原来如此频繁的女子失踪、拐卖,一个案子是关了十七年,拐卖了四次,还有的是娘母子一块儿被卖,甚至女人贩子也被倒卖。

感谢恭一,让我们直面这赤裸裸的暴力、虐待、愚昧和非人的普遍性。感谢现代舞大师皮娜·鲍什,她用被绳子束缚的女性在空屋中来回狂奔而无法挣脱的舞蹈语言诠释了这种精神的和肉体的困境。感谢谭维维,她唱出了无数遇难者生前被肢解冷藏死后被隐身匿名和妖魔化的情状。哦,我还要感谢一个人,她是章诒和。

她说春节出门,竟然被人跟;十分气愤。我说章老师,这种情形,那不是很普遍的吗?狗链不仅在丰县八孩妈身上,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有一条无形的狗链锁住的。限制人身自由是悲惨的,被人拐卖被砍掉半个肩膀是惨无人道的;可是被阉割思想,被禁言禁足,被人肉身尾随回去好汇报行踪,难道不是另一种拐卖牟利吗?他们拐卖了我们如骨在喉的意见,把它汇报给主子,表示了自己的效忠,又表示了此等知识分子的腹诽被有效地钳制着,犹如一剑封喉……丰县两个女子,为啥满地爬的女疯子引起的关注不如八孩妈妈,那就是那把锁啊。那把锁,击中了所有受压迫者的命运。一眼望去,你固然还没有到满地觅食或找牙的地步,可是谁脚上、脖子上没有那把锁?继续感谢章诒和,因为她写了那么多锁链下的女人们,敢爱敢恨,在黑暗世界里燃烧自己,玉石俱焚。继续感谢恭一,看到这些伤痛无比的照片,不禁要问:一千年、两千年也过去了,还要多少年,女人们可以自由行走在此国土,女孩可以笑靥如花?

爱女人的女人们、男人们,做父亲、做母亲的人们,既然今天是情人节,拿出一点情人的样子吧,为自由、为砸碎锁链,喊一嗓子。对,自由,就是真爱所在。就算你不是被锁者而是锁人的头目或者帮凶,你也可以在今天想想,照片中的世界是不是足够丑陋和血腥。这个被刀削肩膀的女人、这个被锁在黑屋子里满地爬行的女人、这些个已经无法发出人的声音的疯女人,她们本也是人的女儿,是梦中的情人和母亲。

2022年2月14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