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son

|田心事|我寧願是那個Маргинал

 要越過停車擋桿走進去與另一間看上去新潮年輕的衣服店的那間咖啡廳,平房。第一天坐在最靠近對外落地窗的位置,第二天坐在最靠近窗外裡面的位置。俄文裡有一個詞是作「Маргинал」,翻譯作「邊緣者、脫離社會的人」。不過課堂上老師給的解釋是「介在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的人」。

|田秘密|因為我是那麼一個愛演戲的人

這到底算什麼呢?不知道像是有什麼因噎在食道一樣,堵住了所有的出入口。我不知道自己的複雜來自於哪裡出自於什麼,一切都太過度了,好像不是應該給我承受的,我著實不曉得。這麼說又有點不太對因為沒有什麼應該不應該。我想起基督徒的朋友,她說對她來說就是神要給或不願給而已,給了就給不給就也是他的安排。

|田秘密|你會趕不上飛機的。我知道。

2402178.04050905

|田心事|跑吧,目中無人的跑。

短短的一些廢話

|田心事|我願是一塊佈滿抹痕的璞玉

有點寫不了另外一個平台的文章,所以逃到馬特市來。看了一下上次發文的時間是一月中,現在都已經是二月初了!時間啊~歲月啊~ 最近和朋友決定要開始在這裡發展新事業,也不是什麼大生意啦,但就是做做看。倒是沒有想過未來會怎樣,也沒想過要怎樣,只是一股腦地做,想出辦法來做,說好聽一點是純粹。

|田心事|八年後我出生了

外面正在下著暴風雪。暴風雪是說來就來的,來得時候你以為它只下得比較沒耐性的雪,等到真正意會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其中。除了在這裡面走得更快更急好像沒有其他的事可以做了。如果十天內沒成,就不如轉到這裡來吧?又或是另外一個地方?公車亭是挨著莫斯科河的,莫斯科城也是挨著莫斯科河的。

|田心事|既然它是生命中的無可避免

總之就是覺得得上來寫寫字心裡會舒服一些。。。最近書看得又比之前少了。昨天朋友和我分享她覺得自己來到俄羅斯之後沒有特別顯著的成長,和自己原先想得不太一樣。我一方面好奇所謂的『顯著的成長』是什麼,二方面疑惑『原先的想像』又是什麼模樣的?和與自己不同形式的人相處是生命中的必然和無可避免...

|田心事|這不是願望,是期許。

每天太貪心,但就是想一週過一次的日子

|田心事|新年新希望

混亂的過渡,停不住的往外走,之後呢?工作還沒找到,生活不算穩定,如果這就是放下一切的模樣,那也沒有我想像中的美好是嗎?相反的也許還有些令人不安。我盡量讓自己不要太著急,確實我很討厭那種很競爭的畫面出現。我討厭自己會在那種場面出現,一點也不美麗。

|2023 Matters 年度問卷|愛心不落人後,凡事都要沾上邊

孤獨萬歲,傲慢有理。今年的我,一樣沒有長大。

|田心事|我沒有力氣了

嘿!

|田心事|只開一盞夜燈

煙隨著第一爐香裊裊焚起的時候早就都知道了所有人『我愛你,關你什麼事?』 想念有太多種,寫想念的人也不少,坊間各式關於想念的形容詞和意象更是不用多說。既然如此,那我又為什麼要寫?我寫,是因為只有一直寫才能把想念熨平、把你的身影從我的文字中抹除,就是還沒有想到從腦袋裡移除的方法而已。

|田心事|雪堆裡的煙火

我還記得迷茫之間寫在記事本的那些字,像是.....「我尋著依稀去拼湊你的模樣,只尋得一幅抽象畫。」 原本我在疑惑你的出現究竟是為了留下還是準備要消失,只是隨著時間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回到原本平靜的日子,但我還是很喜歡那些心情有波動的日子。增添了樂趣。

|田心事|稱職的角色

不對,應該不是這樣。小提琴拉的第一下就會讓我忍不住往美麗的地方想。因為難得演了一回電影,所以覺得很珍貴。應該是說除了應該要會演也要懂得怎麼收。我不是個好演員。但突然覺得還好,因為意外的插曲,所以讓自己更好的動力又有了。只是當然不是很強烈。最近看的幾部作品,不管是文學、電影還是影集。

|田秘密|浪漫愛情故事

科幻小說

|田秘密|小火慢燉

少女漫畫

|田心事|你也許會看見

總覺得時間不是一分一秒的過而是一天一週的過。前幾天和班上同學去了充滿聖誕節氣氛的紅場,覺得那種自然流露的快樂有一點回來了,可是心裡卻又要忍不住想到如果我的朋友們都在的話一定更好玩!最近總是在想自己是不是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喜歡一個人和孤獨?應該說,我的喜歡是有前提的。

|田日常|圖書館的人雖然臉跟天氣一樣冷,實際卻像壁爐一樣暖。

今天來國家圖書館辦卡囉~然後又是一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田心事|沒有精神的時候最好不要寫字

可是我忘不了那個眼神。在把萍水相逢寫得很浪漫的時候,那雙眼神打翻了池水。總是要忍不住去想那是什麼、忍不住想去懷疑是不是在想什麼。我也許忘了,但忘不掉。學語言的人不要玩文字遊戲,所以我是也不是。那些我獨有的情懷被遺忘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之時也許就開始了。

|田心事|Free Will

如果你不讓我在夜晚寫字是有原因的,那你告訴我。如果那個未來的家是應該有窗台的,那你應該知道!我就是會想起來那天抬頭看向天空的那天。接受是不是也就是表示我相信了,我相信了就也表示了我不相信了對吧?那你怪我嗎?我不曉得他們同我要什麼。巨人都是人變來的,你明明知道我害怕的難道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