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秘密|越辣越涮嘴(紲喙)

(edited)

她說他帶她走過那片了無人煙的草原,大草原裡有分散四處的花。
我說,那樣美麗的地方在哪裡?
她卻說「我不知道。」,她說她只記得草綠得青翠,花一朵一朵的像森林裡的仙子嬉戲。

她說他帶著她走,一路上就只是走路。
我說,那樣不無聊嗎?
她說「我不確定。」,她說她只記得整團空氣都是幸福的,甜到都溢了出來。

我說妳不是那麼輕易就墜入情網的人,不是嗎?
她說「是啊...... 」,只是聽見她小小聲地也不知道是對誰說「是啊,怎麼那麼輕易就呢?」
那他呢?我問。
她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走的那片草原中間有一棟木屋,裡面很簡單,該有的有了,屋子前面是一條潺潺的小溪,不疾不徐的溪水不知道流向何方,遠處的山像一幅畫掛在名為天空的牆上。」

我問她真的有這個地方嗎?她說有,只要你找就會找到的。
那你們在那待了多久?
她說「我不記得了,我不曉得怎麼計算這種日子。」

什麼日子?我問。
她說「能忘記時間的日子。」

除了散步你們還做什麼?
她說「偶爾坐在屋子前面發呆、看看書、一起做飯或做各自想做的事。」
感覺還滿不錯的,像是電影裡會出現的!我說。
她說「好像是,可是他卻是我生命的某一個部分。」

我不再繼續往下說,那個他也已經不曉得在哪,有些疑問還是留著不問,等解答的人想說,自然就有答案了。

那天她穿著黑色套頭衫外頭套上一件白色編織背心,我們兩個坐在咖啡廳裡頭,我讀著張愛玲她喝著她的咖啡寫她的日記,瞥見夾在日記本的那張舊照片,黑色套頭衫白色小碎花背心和復古西裝褲,長髮飄在那團幸福的空氣裡,即便看不見表情,我都能感受到當時她是多麽的幸福。

他鏡頭底下的她就像那些小花一樣,可憐可愛,隨風飄逸在草原裡,那大概是她在奔跑時他拍下來的瞬間,我想起今天早上她朝我走來的那時候,也是一樣的樣子,只是少了點自由奔放。

她說「那裡真的很美。」
我說「還會想再回去嗎?」突然覺得自己很不識相。
她說「想,只是沒有他的話我不曉得那裡還是不是一樣。」

頓時不曉得怎麼接話,替自己的爛問題收拾。

「他真的很賊,把自己留在讓人家如此難忘的風景裡,好像自己是其中的一部份,讓人家想欣賞都不行。」她說。
是拼圖的概念嗎?我說。
「大概吧,真的有夠壞!」她說。

但我知道她還是念念不忘,因為她說「這種模樣,只有他讓我見過。」
雖然具體的什麼模樣我不清楚,但我想大概是在說那個人是獨一無二的一個吧,也情願讓這個古怪到極點的她分享自己的一半。

「我不曉得他是不是真的知道我要什麼,但他做的剛好都是我想要的。」她說。
難怪你那麼難忘,我朝著她微微一笑。

她瞪了我一眼,然後拿起杯子喝一口她的咖啡。

我想,有一種電影就是會讓人即便看的時候會淚流滿面但還是會想一看再看。
那個人對她來說就是那種電影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玫瑰花饒舌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