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秘密|原來我離她那麼遙遠

「你都不會想要談戀愛嗎?」我十分直白地問她。
「嗯..... 」
「偶爾會想但比起青春期少很多。」她自己想了一下也覺得好笑。
「談戀愛很容易,但進入一段關係不簡單,現在想花多一點時間在自己身上。」她說。

天氣好不容易放晴後我們約著又是某一間咖啡廳的行程。

她是個自己會去找事情做的女孩,這樣描述好像有些籠統模糊,但總是能看見她自己到某間咖啡廳坐著,或是泡在家裡附近的圖書館裡,如果再有空一點,就會聽見她又要去參加什麼課程看什麼展覽,即便是只想賴在家她也會把儀式感拉好拉滿,她是這樣的女孩。

我總好奇這樣的女孩身邊究竟會站著什麼樣的人。

「但我前陣子真的有點覺得我是不是要談起戀愛來了」她說。
「那為什麼最後沒有」
「嗯.... 大概是明白我不愛他,頂多有一點點喜歡,所以就覺得自己不要亂來了吧,喜歡卻無法構成愛,時間一久就感覺那是三分鐘熱度,只是有興趣。」她說。
「但沒有人受傷!」她說。

沒有人受傷這件事可能不是她說的算,總之在她的敘述裡,我聽見了理性和慾望的鬥爭,最後理性和夢想終究戰勝了慾望,我不曉得這個決定對她來說怎麼樣,只是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偶爾迷糊,但在面對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時是不會有過多的猶豫和怯步的。

「只是還是會覺得自己有點壞」她說。
「什麼意思?」我想這裡應該不只我看不懂吧))開玩笑
「就是總會偷偷想試探一下。」
「嗯... 剛開始是試探,明白自己的心之後就覺得自己的試探變成玩弄嗎?」我問。
「我不確定那樣是不是玩弄,我們只在工作場合講話,私底下也不會聊天,我只是擔心過去某些行為會讓人家誤會,然後現在又變得冷冷的。」
「嗯... 應該不至於,我也不曉得。」我說。

我還真的是不曉得,只是想,要嘛她真的做得很超過要嘛就是她把自己想得太超過,我想應該是後者,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想太多,不過她說現在她總覺得滿尷尬的,不曉得怎麼相處起來才好。但我想,既然她想清楚了那就足夠了,尷尬什麼的,人家不是說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也許聽完我一番謬論當下的她能笑一笑,但返回現實後還是同個樣子。

「就用你自己的樣子面對不一樣的人吧,該是什麼模樣,那就會是什麼模樣的。」最後我這麼和她說。

她的故事裡聽不見浪漫和惆悵,與前面幾篇的田秘密系列十分不同,不過這也是生活的一種模樣。而我只是一個愛聽故事的人,能與不同的人對話交流,將他們的故事用文字寫下這件事讓我感到十分幸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田秘密|不要問他為什麼不追上去,或回來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