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日常|獨樹一格的瘋子

看了=沒看

經過了10天,其實生命都一樣。

有幾件事我覺得在我達成目標後一定要做,去幾個地方旅行、拍一套屬於自己的寫真,然後離開。我覺得這是我要做的事。

在把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放水流後,我又回到原點了,而且放了還不只一個是兩個,不過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至少我沒有因為自己的等不及和想要而逼迫自己,我想給自己一些鼓勵。但這也代表,我只剩下一條路,而這條路必須是通的就算不通我也得把它打通!所幸身邊總是有走在我前面的pioneer,他們總是能帶給我力量和希望,我十分感謝。

從來沒有好好在這裡介紹過自己,但我依舊不打算這麼做,一是為了守護我自己和我的文字,二是覺得沒必要。我覺得看我文字的人可以描繪不一樣的我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被不理解我也覺得沒關係,反正我說我想說的你想你所想的,不互相傷害,這很公平。

昨晚睡前想著下週有個對我來說不重要的“重要面試”,我擔心自己會“口出狂言”所以反覆想著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我擔心,早已不如過去聽話的我、自我意識極高的我如果面對邏輯上有缺失的問題可能會跟面試的上司來個論辯,例如我覺得穿著褲子或裙子和能不能服務好客人是兩碼子事,我明白公司有公司的規定,但如這類中心很薄弱的規定為什麼不能被打破?於是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人家說『槍打出頭鳥』,我肯定就是先被打到的那隻鳥,但那也算了,反正被打之前我也自由自在的飛過,何況這對我來說“不算重要”。

我明白自己想要的。也許有人會好奇我為什麼去面試這個“不重要”的面試,我只是想,如果有人願意給我機會,那我何必打從心底的排斥,一次面試機會能給我累積經驗我沒有理由說不。只是升不升這個職位對我而言可有可無。有了不會改變什麼,沒有,我也是依然如此。

其實這只是很瑣碎的一些近況,看起來沒頭沒尾沒重點儼然已是我的風格,無法帶給讀者什麼的文章自成一格,也好,我從來都覺得自己怪異,像查拉圖斯特拉說著沒有人理解的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