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日常|廢物

(edited)
年輕廢物之言論

內心有一股哽咽,猛然的,又被我吞了回去。

我不確定這樣剎那間的情感澎湃是不是因為我活在自己的浪漫裡。其實我明白自己的能耐在哪裡,我不是年紀輕輕就能有一番作為或是帶給人影響啟發的人,即便我也夢想過,但我明白我不是,即便我其實還是會幻想這種偶然,我知道也許可以,但是是也許,倒也不是不可能。

我沒有偉大的抱負,過去的時代裡要問能為國家做些什麼,可如今不需要,即便需要也不需要我做,我是這麼想的,不是我不愛自己的家,而是總覺得一切趨近於自以為的平緩,問題永遠在那,要解決需要時間和頭腦,我沒有,更重要的是我還沒解決自己。

可年代那時的青年也不見得把自己解決好了,他形容是為自己闖了大禍,對那個時代之後的人,應該都滿感謝他為自己闖了禍,因此才能享一些福。也因為是那時代的青年,所以我才能那麼自顧自的哀怨和自私吧。

於是我想,在追尋自己有興趣的東西的那個過程,或許不稱為『求知』,但我隱約地感受到自己的悸動,覺得有趣,雖然探尋某一種層面來說也象徵一種重新開始,而我討厭麻煩又懶惰,重新開始需要大把力氣,很累,但我還是會做。

70、80年代的感性,比起現在的流行,總是意外的更吸引我,流的比較漫長比較實在。

衣櫃裡外公的西裝和輕便外套,我不是總是想到他的,我知道這世界上再也不會有人待我如此,不是他待我多好,而是他從未待我不好,他會做到他答應我的事,他也許愛我,但我相信他有更愛的人,但他對他身邊的人負責,一輩子都在為了別人負責一樣。小的時候我沒有明白這些,只知道那是「好」。

雖然今天到圖書館去借到了昨晚沒借到的馬奎斯,但覺得適合自己看的楚辭沒找到,不曉得是自己脾氣硬、經不起人家直言直語還是真的是圖書館阿姨過於苛刻,覺得第一次在圖書館受了氣的借書回來。我也不過是想看看林老師也看過的那本悉達多太子的故事而已。

也許我不明白她的明白,也也許是她不懂,但不管如何,最後都是以謝謝收尾。

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