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是我太過處心積慮

(edited)

忘了具體是多久,可能是真的好久了吧,所以才覺得真久沒有以這種狀態出門走走了,就是那種為了某個目的但又不為了什麼的出門走走。覺得也挺好的,意外的舒心。
等待再過幾分鐘就進站的火車時想著,還在校園生活的那時候世界總是那麼遼闊,寬闊的不得了,可怎麼離開了學生身分後世界漸漸狹隘了?是因那時做夢能做得無邊無際、毫無顧忌的緣故嗎?

前幾天媽媽突然說了一句話讓我深刻的反省,正好那時我內心動蕩不安。

她說:「人不要總說自己沒有什麼,我就覺得我很富有。」當然這邊不是指物質或金錢上的富有。於是又想起那天下班和店經理閒聊時,她說:「我現在活到這個年紀啊真的覺得最重要的是讓自己開心。」都是同一天發生的事。
其實我不是馬上痛定思痛很嚴厲的檢討自己,只是我知道自己錯了。
我不曉得也沒察覺到,我是怎麼讓自己變成這樣了。

我不曉得該怎麼說明,因為我不清楚自己現在的模樣,只是不禁去想,為了自己的夢想和目標,我好像從沒去關心過自己這樣好不好。好像追求過頭到像在對現實發脾氣,因為我要的東西我一定要得到,我認為自己已經努力追求了就該得到,我抵擋不了總差一步的失落也承受不住內心的恐懼。
那天,我怨懟、我墮落,我成了我害怕有不願見的我。

如果現實的本質就是真實、純粹、自然,那人們總說現實殘忍,難道不是因為現實不合自己的心意所以才給它冠上的罪名嗎?而如果我是那麼喜愛真實和純粹,那我又為什麼不愛這樣的現實?即便它『殘忍』?那我又憑什麼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呢?
真不曉得我還能多愚蠢。現實何其無辜啊!

一直以為給自己該給的就好了,卻忘了只有當自己能真心享受的時候才能真正休息,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以至於我認為我努力了,然而我的努力只是在安慰自己而已。真正的努力要能達到目的,而我選擇了輕鬆的努力來努力,也因此我感到的絕望更是深刻。

我一直認為我失去了機會,覺得我能做得都做了還是失去。的確,我在失去,但我失去是因為自己放棄和膽怯,並不是我沒走機會。我想在給我機會的人眼裡,我一點也不尊重他們,也根本沒有自己所說的那樣愛學習,那是事實擺在眼前,他們從不認識我,而我也沒能說服他們,扎扎實實是我的問題就是這樣簡單。

在這短短幾天內隱約察覺到自己原生的缺陷。我總是後知後覺,而更多時候是即便知覺了,也難以改變,因為善忘。

今天用『出去走走』作為開頭,是因為好久沒有為了自己本質上沒有目的的出門,當下想做什麼,就照著自己心意去做,不去想出門會少存到一些錢、不煩惱應該買的東西沒買到、不去懊惱怎麼當下沒有去吃性價比更高的食物,也不去想定要搭得上哪班回家的車才好。
好像當一切都不那麼執著的時候,一切反而都順著前行。

看到這裡,肯定也是茫茫然的。
就是想當生活總算不那麼生活,總算像日子了點,因為對自己不再那樣苛求。而我總是自相矛盾,與自己說過的話,恐怕要成種病了。
其實我不太曉得快樂是什麼,我很少感覺到快樂,因為快樂總是簡單的廉價,而我飢不擇食(好倉狂的言論)。雖然我自認不怎麼理會他人或與他人比較,但肯定淺意識中的我並不這樣,否則怎麼時不時的提醒著自己呢?

事情總有轉圜的餘地,轉圜則需要空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