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我居無定所

今天太陽終於在莫斯科露面了!被陽光照拂的莫斯科簡直就是最惹人疼的小寶寶。

我有點忘記過去的我,過去那個我不喜歡卻也不討厭的我。不曉得為什麼到了這裡變得更容易接觸不認識的人,我不討厭但也不喜歡。

上週五學校舉辦給本科學生一個類似語言社團的活動,讓參加的人們分組討論練習說俄語。當時我沒有猶豫的就報名了,卻在活動開始半小時後落荒而逃。不耐和不適到達高點。當天的反省和教訓就是:「和讓自己感到舒服的人待在一起比認識新的人要來得更好。」

我原來以為自己是可以handdle住陌生場合的,有時候確實可以,但當天我簡直痛苦到不堪。

/

今天和班上來自敘利亞的同學去學校附近的圖書館辦卡。這間圖書館是我每天上學路上都會經過的,當時就想著要進去看看,終於在今天決定下課後要去辦卡。來自敘利亞的A說她能不能和我去?我說好。於是今天我們一起辦好了卡也參觀了一下圖書館。

雖然不是特別熟,但在班上甚至是說到目前為止認識的人中,她和我所保持的距離和尊重是讓我覺得最剛好的。我們有時候會聊得起勁,英俄交雜。有時候又好像不認識對方一樣的只是微笑點頭。但所有的一切都不表示我們交惡或怎麼樣。

今天原本說好一起去之後,她又跟我說如果我想自己去也可以,她說她知道我喜歡一個人。我說沒事我們可以一起去的!
她不曉得如果我對某人下意識的關起門,那是連『誠實』的說自己要去哪都不會的!

通常我不太愛說自己要去哪,因為怕會跟。因為通常我想去哪我就是去哪愛怎麼逛怎麼逛,有人一起去不是不好,但跟著去的人會跟著我的模式,我也就不能太過自我。

A很善良也很照顧別人的心情,我覺得這樣的關係很舒服。
她會在週五令人崩潰的聚會上說,如果妳要走我就在咖啡廳。讓我覺得很安慰。
偶爾會說要一起去哪然後她和我都會對彼此說如果有時間、如果妳想的話、不要太在意。
這些都讓有時候不好意思拒絕的我覺得很感謝。

她說覺得我是一個很Calm的人。我不太能理解,因為我覺得自己不是。
拿不定主意的我很漂浮很膚淺很像沒出過社會的大嬰兒。偶爾我也很情緒化、口出成髒,我想那應該不是Calm的人。

今天搭公車回宿舍的路上在想,我從未想過自己生命中會出現這些人,這一切好神奇。他們和我一樣來自不一樣的國家,然後在這裡相遇了。也許我可以從來都不認識這些人的,但我卻遇見她們了。

身為基督徒的好友告訴我,她將一切結果歸於上帝要給她什麼,不管好與不好,都是上帝給的。

不曉得為什麼想到這個,也許是因為自己從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告訴自己這是上天要給我的功課,雖然我沒有信仰,但我一樣有一個“上天”。

為什麼我正在過這樣的人生呢?究竟是不是我選擇的這一切?還是這一切選擇的我?
五年前我告訴自己:相信一切會好的,一切就一定會好的。也許從那一刻起,除了對未知的恐懼和不安外,我就習慣這麼相信著了。我知道沒有事事順心,但只要活著的話,就得好好的努力活著才行!

我究竟成為了,不!我究竟變成了什麼樣的人呢?現在的我即便想好好的檢視自己也好像辦不到,不管寫再多字、看再多書都一樣。是不是只有當我打開這條路的另外一扇門後我才有辦法好好的看清楚現在的我?

我不想總是當好人,好太容易被濫用。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